奧運教室
奧運通識-禁藥
收聽
1904年在聖路易舉行的第三屆奧運中,興奮劑引起了大家的關注。美國選手希克斯在馬拉松賽事中幾次體力不支倒下,但在飲用過教練為他準備的飲品後,爬起來繼續比賽,並且最終戲劇性地勝出比賽,其他參賽者和教練群起抗議,但因為國際奧委會並無禁用興奮劑的規定,抗議無效,之後在二、三十年代,仿效者愈來愈多,但奧委會仍然久久沒有明確指引,以至1952年在奧斯陸舉行的冬季奧運會服用或注射各種藥物的情況,幾乎成了半公開的行為,1964年的東京奧運情況同樣猖獗。奧委會並非視若無睹,但實在難以和各參與國達成共識。今天我們或會意外,但當時並不缺乏支持服藥的人。他們認為規管比禁止好,亦強調適當使用藥物能提升運動員的表現,縱然1960年的羅馬奧運會中有丹麥單車手懷疑服食過量藥物以至暈倒並摔死於賽道,1967年又有環法單車選手死於賽道,到了1974年國際奧委會才正式宣佈類固醇為禁藥。之後,嚴查禁藥和服用禁藥的漫長對抗展開。大家當然希望可以公平競技,但名利引誘,商業利益以至國家尊嚴亦使大量運動員走上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