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兼任講師 梁恩榮
2016-09-04

Hi, 永達、Raymond:

  剛剛開學了兩天,身為通識科老師,有沒有同學找你們談「港獨」?有否感受到壓力?今天,我想根據我長期研究公民教育、通識科、身份認同和教授爭議性議題的經驗,和你們談談對這議題的初步看法,請多多指教。

  對於學校討論這個跡近「香港一不講」的「港獨」議題,我一向的看法是,讓這爭議性議題,回歸教育專業。我相信教育專業是絕對有能力處理好這議題,並不需要官員的指指點點。面對困難重重的民主化前景和 2047年,港人必定會遇上更多爭議性的政治議題。我認為學校應責無旁貸,以教育專業的原則,來裝備青少年人,迎向挑戰。

  首先想談談相關的法律問題。在一個相關的研討會,有意見指出討論港獨是一個言論自由的議題。我同意這看法。雖然,言論自由一種基本人權,但是,它是可以被限制的,而國家安全正是一個限制言論自由的理據。不過,這些限制是要有「必要性」並合乎比例。根據相關的國際文件,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約翰內斯堡原則》 和 《鍚拉庫扎原則》,和平討論港獨是未達可被禁制的門檻。而香港現行的法例,並沒有「分裂國家」罪。而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9和10條,純粹討論、發表意見或評論,並不構成煽動叛亂。綜合上述的觀點,討論港獨是言論自由保障的範圍,沒有法律禁止。

  既然如此, 教育界應採取什麼立場?我認為應將討論港獨與討論其他爭議性議題一樣,根據現行的相關條例和守則進行。首先,從教學的角度來看,《香港教育條例 》84 (1) m提出「…. 管制在校內進行有明顯政治偏見的資訊的傳播或意見之表達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2.2.11指出老師「不應因 …….信仰、宗教、政見….. 等原因而歧視學生」,2.5.7指出「當公眾意見分歧時,老師應教導學生尊重不同的立場和觀點」,2.5.9則指出其目的是「致力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 、理性、民主等意識 」。從學生學習的角度來看,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4(1)條提出「締約國應尊重兒童享有思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權利」,第13 (1) 條提出「兒童應有自由發表言論的權利;此項權利應包括通過口頭、書面或印刷、藝術形式或兒童所選擇的任何其他媒介,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根據上述有關教與學的討論,在學校討論爭議性議題是理所當然的,這當然包括港獨,因為這是老師的專業責任,也是學生的權利。在教學時,老師要儘量保持理性、客觀和持平,以達到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 、理性、民主等意識的目的。 以教授港獨為例,老師可以與同學比較港獨與其他建議,包括各方案的理據、優、缺點及可行性等。

  其實上述提及教授爭議性議題的原則,也可應用於有法律後果的議題,因為,縱然是犯法的行為,仍有不少可討論的空間。道德教育學者柯爾堡所倡導的「道德兩難個案討論」,就是很好的例子,說明如何討論有法律後果的議題。簡單來說,在教學時,老師可暫時放下法律的觀點,先從其他角度來探討議題,輔助同學在深入反思及討論各觀點後,建構自己的觀點和論述。當然,老師一定要確保法律的觀點清楚呈現,以至同學清楚知道相關行為的法律後果。

  其實,近期有相關官員及親建制人士,不停以似是而非的論述,向學校施壓,要求禁止同學討論港獨。校方若因受壓,被迫強硬執行這些不合理的措施,一方面會引來同學更強的反彈,他們亦會將討論轉去地下,後果只會是進一步破壞學校與同學的互信,對教育專業帶來負面的影響。而我更擔心,此例一開,會否引入「香港二不講」,「三不講」甚至「N不講」!若是這樣,港人所珍惜的香港核心價值,如人權、自由、法治等,都會受到進一步的衝擊。

恩榮

2016年9月3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