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最低工資
2011-05-01



前言:
香港首個法定最低工資於2011年5月1日實施。有基層員工望穿秋水,希望藉此改善生活;有老闆則批評,最低工資令經營成本大增,不利營商。臨近五一,工會與商界仍就飯鐘錢、休息日如何計薪爭論不休;
究竟,實施最低工資是剥削的終結?還是矛盾的開始?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一連七輯最低工資專題,讓你了解最低工資這個「硬幣」的兩面。

監製:林嘉瑜

編導:葉雅媛
採訪:林嘉瑜,葉雅媛


第一集:政府外判服務

芬姐是一個受僱於食環署外判服務供應商的清潔工。她今年64歲,每日朝七晚四,八小時工作,一小時無薪吃飯時間,每個月人工五千三百元左右。她寄望最低工資能助她改善生活。不過,芬姐可以獲加多少人工、休息日及飯鐘是否計薪都要視乎政府的決定。現時市面上有不少政府合約都是在最低工資未立法前候訂立,時薪不到28元。所以,5月1日僱員人工必須相應提升,才合符法例要求。不過,代表大部份本地清潔公司的香港環境衛生業界大聯盟副召集人甄韋喬表示,政府至四月初都未跟他們商討外判合約的安排。

播出日期:2011年4月6日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施城威希望政府支付飯鐘錢及有薪休息日,起帶頭作用。

第二集:舊樓業主的煩惱

最低工資實行在即,一些單幢式舊樓業主,仍在為保安員的工作及計薪安排而煩惱不已,我們訪問了紅磡區兩棟單棟式樓宇的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太。陳太說,為了符合最低工資法例要求,她負責的兩棟大廈要每戶平均每個月要加幾十元管理費。由她擔任法團主席的兩棟樓宇,樓齡分別是35年和47年,住戶都是以老人家多,數十元並不是一個小數目。有專門承接大廈管理的保安公司東主表示,近期業主為了應付最低工資,可說各出其謀,包括:減人手、減工時、以閉路電視代替保安員等等。我們向工會代表提出小業主的難題,工會建議保安三更制,希望小業主既合乎法例要求,又藉此提高服務質素。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2日

陳太跟法團委員開了很多次會,才跟管理公司達成最後方案。

第三集:如何評估我?

立法會於2010年7月通過《最低工資條例》,確立了殘疾僱員與健全僱員同樣受到法定最低工資的保障。為了顧及有些僱主可能因為要付28元時薪而不選擇聘用殘疾人士,條例為他們提供一套生產能力評估機制,作為特別安排。

不過,有殘疾僱員認為這個評估機制對他們未必公平。婉玲是失明人士,做了二十多年車衣女工,見證香港工廠北移,有經驗的工人已經越來越少。婉玲質疑那些本身是治療師、社工的評估員未必懂車衣,他們可如何評估她的工作能力?一直協助殘疾人士的團體希望政府盡快修例,容許殘疾員工可就評估結果提出上訴、不容許僱主因不滿評估結果而辭退員工、以及為生產力評估訂出下限。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8日

團體質疑:為甚麼殘疾人士只可在尊嚴與工作之間選擇其一?

第四集:專訪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 林煥光

殘疾僱員積極爭取合理和平等的待遇。林煥光作為平機會主席,較早前曾經講過,關注最低工資在五月實施後,部分殘疾人士可能面臨失業。對於生產力評估機制被指會對殘疾員工構成不公平,林煥光接受我們專訪時表示,平機會對評估持不反對態度,只是一種妥協。他指出,最低工資由最初討論到推行,都是充滿著協調和妥協,但當妥協影響到最弱勢的社群時,社會就應該反思。林煥光又認為,政府應盡快檢討最低工資條例的成效。

播出日期:2011年4月18日

林煥光:「如果你讓這一批最弱勢的殘疾工友,好無助地就跌到去…反而他們現時可能跌到最底,比婦女跌得更多,這樣的時候,就算人數是少,是否正正是這個社會,文明開放而相當之富裕的社會想見到的一個後果?所以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小心反思這個情況。」

第五集:安老業界如何應對最低工資?

護老院的護理工作一直都被視為厭惡性行業,工資低,體力勞動量大。工會發現,有私人院舍近日更改員工聘用條款,由月薪制改為時薪制,同時刪除了休息日及飯鐘的有薪安排;此外,亦有院舍削減當值人手去抵銷最低工資而增加的成本,更出現「假落場」情況。

另一方面,有安老院負責人就指,薪酬開支因最低工資而大幅上升,但院方因受制於社署規定而不可擅自調升綜援長者的院費;加上近期物價上漲,院內食用物資都在漲價,根本是慳無可慳。她說,業界現時是陷於一個既無法開源,又無法節流的困局,更預期有可能出現結業潮。

播出日期:2011年4月25日

工會到護理院抗議「假落場」。

第六集:社福界要求補貼撥款

透過社會福利署一筆過撥款營運的社福機構都有聘用一些時薪低於28元的工作員,他們希望社署會按情況補貼撥款。我們訪問了社聯服務發展總監陳榮亮,請他介紹社福機構的情況。

播出日期:2011年4月25日


 
第七集:專訪大家樂集團主席 陳裕光

去年11月,大家樂為應對最低工資而提出「加時薪,扣飯鐘錢」方案,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工會更一度發起罷食行動以示抗議。事件後來隨著大家樂主動收回「扣飯鐘錢」方案而平息,不過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就表示,事件是集團營運40年來,面對過最大的管理危機,比起沙士時的挑戰更大。事隔半年,社會至今仍就「飯鐘錢」及「休息日」如何計薪而爭論不休,曾經是最低工資委員會成員的陳裕光有何感想呢?

播出日期:2011年5月23日

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認為現時是推行最低工資的適當時機。
 

專題分類:最低工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