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 扶貧委員會關愛基金專責小組委員 何喜華
2018-03-10

Dick,

前幾晚「落區」探訪居民後,見到鵝頸橋下人頭湧湧,方才想起又到「驚螫」。還記得「打小人」嗎?你定居加國多年,那裡應該沒有「打小人」的風俗吧?雖說香港是國際都會,但仍遺留不少傳統習俗。若果今年要市民在心目中,選出要「打小人」的公眾人物,大概剛公佈新政府首份財政預算案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會是不二之選。

政府財政盈餘及儲備屢創新高,各方都想分一杯羹。不少不能受惠或受惠比人家少的市民,似乎要「打財爺小人」。財政司司長在社會壓力之下,建議邀請關愛基金將津貼的受惠對象擴闊,包括剛大學畢業、投身社會而不用交稅的年輕人,年齡介乎六十至六十五歲、剛剛退休但未取得生果金的人士,未有申領綜援的公屋租戶、又或者家庭主婦,務求將預算案做到「全覆蓋」;做到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只要預算案措施沒有直接受惠,便應被定義為N無人士。難怪勞福局局長都說,以往N無人士的定義已成歷史!

能夠協助更多人似乎是好事,但亦要反思當年設立關愛基金的初衷。關愛基金自2011年設立,基金成立初衷,就是發揮補漏拾遺功能,為經濟上有困難的市民提供援助。基金亦也可考慮推行先導項目,協助政府硏究有哪些措施可考慮納入恆常資助及服務範圍。因此,關愛基金項目既有先導意義,同時亦發揮完善社會安全網的功能。基金成立至今年,已先後推出45個援助項目,當中12個項目更被納入當局恆常資助項目,涉及金額近84億元,受惠人次多達156萬人。

然而,關愛基金援助對象應該是經濟困難而需要照顧人士,是貧苦大眾的「應急錢」。政府若認為個別社群應值得支援,便應制訂相應政策或服務計劃,恆常協助有需要社群,體現當局對社會的承擔。基金在政策上只屬輔助角色,不應被政府用作為民怨撲火的「滅火筒」。為平息民怨便藥石亂投,豈會是負責任的態度?如今政府屈服於政治壓力之下,放棄公共理財原則而派糖,實為可惜。

就算以往推行的N無人士津貼計劃,亦要視乎受助對象的收入情況,並以整個家庭為援助對象;受助人收入須低於某一水平才可獲得津貼。現時建議僅以受助人士身份界定,但他們不一定有經濟困難,若完全沒有考慮其收入及經濟狀況,倒不如另設津貼計劃,而非由關愛基金「埋單」。

派糖爭議亦反映政府所謂將資源投放未來,但政策願景及具體目標均不明,令公眾對長遠政策存有懷疑。預算案並未有制定財政規劃、如何善用庫房逾萬億盈餘,間接令公眾有更大期望要求派錢。再者,就算在上一年度的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亦曾表示預留三百億元,加強安老和殘疾人士復康服務。然而時至今日,當局仍未交代如何使用款項;由此可見,縱使指定了款項用途,仍未見實效,難怪乎公眾不信任政府能落實完善政策,改善市民生活。

為求撥亂反正,政府應主動地檢視各項公共政策的流弊,因應社會發展,提高公共服務的水平及指標,讓公眾感受到公共服務水平有所改善,生活質素不斷提升。當局應訂定更清晰的政策目標,例如:縮短長者輪候安老院舍及社區照顧的輪候時間、改善社工照顧出院後精神病康復者的人手比例、增加醫院病床數目等等。假若生活有保障,沒有人要為棲身之所而憂心、沒有人患病時得不到適切醫療、沒有人因生活而終日徬徨不安、甚或缺乏教育及向上流動的機會,人人生活過得安穩,試問又怎會將政府當作「提款機」,連年要求派糖、派錢?

現時關愛基金已納入扶貧委員會,未來應進一步檢視各政策的扶貧成效,參照新訂立的扶貧指標,訂定服務質量,從而研究如何透過關愛基金達致更理想的公共服務水平;務求在不缺錢的年頭,身處弱勢的市民都能體會服務水平的提升。

近年社區重建處處,舊樓拆的拆、街坊搬的搬,早已面目全非。以往我們在籠屋認識的泉叔,月前終獲配安老院,兩鬢雖已斑白,但記性很強,每當憶起昔日,如數家珍;他更不時提起你。Dick,何時回港一聚,探訪泉叔,一起重溫以往組織居民行動的日子?

喜華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