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港科院創院院士 黃乃正
2018-05-26

尊敬的五叔:

近來好嗎?這幾天天氣轉熱,室內外溫差很大,您要多保重身體。

還記得上次我給您寫的香港家書中提及,我參與創建的港科院於2015年底成立,希望以團結香港科技界、推動香港科技發展為目標,這是香港科技界的重要里程碑。今天我又要向您報告另一個好消息: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批示,要加強內地與香港科研合作,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中央政府將推出五項重要措施,其中一項是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融合發展,您在江門市開設玻璃工廠,相信包括江門市在內的大灣區不久將有飛躍的發展,江門市各方面亦將有巨大改變,您當會樂觀其成。至於其他四項措施,包括加強科技創新合作的頂層設計、完善香港科研人員參與國家科技計劃制度化建設、支持香港科研人員進一步融入國家創新體系,以及擴大兩地創新創業合作和完善科研創新基地合作模式。

近來祖國經濟騰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央投放在科研發展的經費非常龐大,在港從事科研的學者,常常希望能申請到內地科研經費在香港使用。去年,中國科學院院士、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來港履新,與港區院士談起這件事,促成了我們二十四位在香港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聯署去信習主席,表達我們上述的意見,以及對國家作出貢獻的願望。今天,我們很高興獲得了習主席的重視和承諾。

 

香港學者在各方面的應用研究表現優良,例如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機械人、智慧城市、金融工程等,而在比較基礎的科學例如化學、 生物醫學、物理和數學等方面的研究更達到國際卓越水平。過去香港學者主要是向香港研究資助局申請研究經費,然而這些都只是短期的資助;創新科技署雖然向香港十六間國家重點實驗室提供每年五百萬元恆常資助,卻是不敷使用。過去我們也可以申請國家科研經費,但只能通過在內地附屬機構申請,成功後也只能在內地聘用人才、購買實驗室設備和材料等。經過習主席批示後,內地科研經費現在可以轉到香港,但這個措施也需要逐步擴大和深化,目前或許只有香港學者參與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工程研究中心,以及參加的國家重大科學研究題目,才可獲得資助。至於中央政府是否需要香港科研機構配合內地創科發展,以及把研究成果應用在中國的創科研發上,才可獲批經費。但所有科研都是千絲萬縷,息息相關,每一項研究成果都有它的價值,我相信中央政府不會如此短視,不會墨守成規、自我局限。

香港和內地都擁有雄厚的科研基礎及眾多高質素的科技人才,但礙於經費問題,兩地的科研很難團結一致,只能各自專攻自己專長的研究部分,這是非常可惜的事。如今通過新的資金安排,兩地的科研合作關係將更趨緊密,勢必成為一股驅動國家創新發展的重要力量。有些意見認為香港機構可單獨申請經費資助,會令香港與內地的科研機構由合作伙伴變成競爭對手。亦有擔心會吸納更多內地科研人才,對本港人才造成競爭,我認為如果一個科研人才害怕競爭,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科學家,因為只有競爭才會進步。此外,亦有人擔心中央要求科學家需要「愛國愛港」,科研項目變得政治化。我認為香港從事科研的人都只會專注研究,融入國家體制對他們的科研沒有任何影響。「愛國」或許對很多拿外國護照的科學家造成一些疑慮,但他們很努力於科研及教學,做出卓越的成果,不是很好的愛香港表現嗎!

雖然國家放寛了研究經費的使用,但這不是說香港就可以輕易獲得很多資助,內地的科研經費審批也非常嚴謹。申請研究經費必須經過好些程序和通過公平競爭,而且研究項目必須是既成熟,而且由比較資深的學者領導,才容易獲得資助。所有成功申領經費的研究項目更須接受監察,每年提交報告。根據規定,港澳機構牽頭承擔項目的過程管理和驗收評估等工作,可由內地專案管理組織開展,也都可以委託港澳特區機構執行。因為一國兩制的緣故,內地機構或不可能在香港監察。我的看法是香港研究資助局管理研究經費的運作已經非常成熟,如果由研資局監察,並且向中央報告,未嘗不是一個可行好方法。至於港府的角色如何需要把握機遇,例如提供哪類科研的配套或資助,追上其他地方的步伐,我認為每個科研項目都有各自的需要,如果經過本地和境外專家同行評核,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及大力支持,當事半而功倍。

我對這項新的安排感到非常樂觀和充滿期待,相信中港兩地今後的交流合作必定更加緊密,兩地的科研必定會百家爭鳴,蔚為大觀。盼望五叔賜予高見。最後,謹祝

生活愉快




 乃正敬上
2018年5月2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意見



看不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