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支聯會常委、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 麥海華
2018-06-02

阿明:

你好嗎?自從媽媽去世後,這兩年我也沒有到加拿大探望你和各姐弟妹了!反而你回港的次數多了。記得去年,我們重遊石硤尾的老家,已重建成新型公屋,你就讀的小學則仍在作育英材。社區依舊,人面全非,社會的轉變實在太快了。慶幸在這個資訊發達的世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縮短了,只要一機在手,每天都可以見面和通話。

去年,我與你到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參觀臨時「六四紀念館」的展覽時,你曾經問我:永久「六四紀念館」被打壓,這一代年青人又不認同支聯會的綱領,甚至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批評支聯會六四集會行禮如儀,你哋呢班「老鬼」點走落去呢?記得當時我簡單地答:「堅持到底就是勝利。」你還笑我太樂觀呢!

事實上,支聯會的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提出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是經得起考驗的,也是值得我們堅持的。港獨思潮的湧現激發部份年青人將建設民主中國與身份認同連結在一起,認為支聯會六四集會行禮如儀,只為他們所口中的「鄰國」建設民主而無視香港獨立的訴求。

然而,去年聲稱杯葛維園燭光集會自行舉辦六四論壇的學生組織,今年已宣佈不搞論壇了。這說明了在六四這大是大非的議題上立論模糊是難以繼續的。我想問一句這些自認勇武的人,難道屠城的政權不應被追究嗎?

「搞散」六四悼念集會,其實最高興的是中共,因為全世界仍然視六四維園集會為對中共的控訴。作為一個悼念死去英靈的集會,以最簡單、莊嚴而隆重的儀式進行又有什麼錯呢?最重要的是能夠集結眾人的力量,顯示人民不會忘記,讓平反六四早日到來。

年青人有其不同立場及見解,同其生活圈子和信念有關。最近,我們訪問了幾位年輕人,有從事青年組織工作的何詩慧、有服務外傭團體的唐曉昕,和從事大律師工作的吳思諾,她們都因參與六四活動而有所堅持。雖然,雨傘運動後,各大專學生會拆大台,紛紛脫離專上學聯,以至失去了代表大專學生的聲音和力量。但維繫著八大院校社工學生的專上社工學聯多年來仍十分活躍,今年更發表聯合聲明支持平反六四悼念活動。亦有中大和浸會等大學學生表示會參與維園燭光悼念集會,証明學生對平反六四並未完全淡忘,更以行動表達其支持立場。

今年,人大修改憲法,增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有人指責叫結束一黨專政的人會被禁止參選甚或喪失議員的席位。一黨專政與民主是對立的概念,因此,連毛澤東在國民黨當政時,也要高呼「廢止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政治」。

我們提出結束一黨專政是提防中共由一黨領導走向一黨專政。又如何會違反憲法呢?支聯會綱領已清楚說明要建設民主中國,必須結束一黨專政,支聯會是不會停止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

阿明,你曾經問我,支聯會用這麼多的人力物力每年籌辦「六四紀念館」,有成效嗎?我想告訴你,每個人都會因為經歷不同的政治事件而醒覺,因悼念六四而政治醒覺從而關心香港的大有人在,種子是前人一粒一粒播下的,支聯會就是有責任擔負起這個角色,進行長期的民主教育。

雖然支聯會能力有限,我們仍希望能夠提供一個空間,將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的歷史如實呈現於市民面前,讓我們不會忘記這段影響中國政治發展的重大事故。

今年我們與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合辦「六四紀念館」專題展。今年以「六四解碼:改革開放40年與六四」為主題,介紹過去40年改革開放時期的發展和產生的問題,希望引起參加者思考。專題展覽還展出美國、加拿大和英國關於「六四」的解密檔案,佐證當年政府屠殺無辜民眾。

館內還有藝術家借出關於「六四」題材的作品,也與藝術家合辦活動,我們感謝各藝術家以不同形式表達對八九民運精神的傳承,使活動多樣化。

阿明,雖然你身處加拿大,未能回港參加六四維園燭光悼念集會,但你可以用手機上支聯會面書收看網上視像直播,讓你在地球的另一方與我們一齊祝願民主中國早日實現。下星期一晚上八時網上見。並代問候在加各人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大哥

2018年6月2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