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 何慶基
2018-08-04

阿正:

轉眼間你已經修讀了建築兩年,我知你很喜歡這學科。相信你現在已明白,建築不單是關於技術性的起樓起屋,更重要的,是處理人與空間的關係,如何令生活空間更人性化,更貼入個人以至社群的生活和文化需要。最近政府為杜絕街頭藝術對當地居民的滋擾,取消了已運作十多年旺角行人專用區,一下子幹掉那裡的種種街頭表演,令我想起空間和社群需要的問題。

我從來都喜歡旺角,它充份反映岀香港那繽紛雜亂、多元和有點古靈精怪的文化特色,而各式各樣的街頭表演,令旺角地區的文化特色更為燦爛,我也得承認有些表演我真的不敢恭維,但表演者投入、觀眾歡愉,又何必太精英主義的諸多強求呢?比諸花了無數金錢和時間,至今仍只聞樓梯響的西九文化區,這個不費納稅人分毫,卻製造了貼近群眾,性格鮮明的另類文化區,更具經濟和文化效益。

當然這類使用公共空間的表演場地,本質上有很多運作上的困難,例如最為居民咎病的噪音問題,始終這不是有隔音設備的音樂廳,何況公共空間原本就不是專為表演而設,不同人使用這空間時有不同的原因、要求和習慣。某程度上是藝術侵入了人家的生活空間,有人喜歡這突然出現的表演平台,也有人反感。在尊重藝術的自由表述之餘,也得理解居民的感受。即使是最好聽的音樂,整個週末被迫持續地聆聽,不惹人反感才怪。對於那些不按照規舉、沒有尊重公共空間其他使用者的感受的表演者,弄至今天的地步,實應好好反省。

不過,雖然街頭表演出現的問題,不是不能解決,不用重手至手起刀落把它殺掉。在官僚的思維裡,最重要的不給他們麻煩,出現亂子就把東西連根拔起,管它什麼地區文化特色和發展。其實只要作適當的規劃和管理,例如在空間分配、聲浪控制上嚴加管理、表演者的甄選等,很多現有問題是可以控制到的。

沒努力尋求解決方案,便即取消行人專用區表演空間,反映出政府在推動文化藝術發展背後有更大的問題。一方面是缺乏對全面文化發展的各種類可能性的了解和視野,官員委任以為是精英,其實是對文化藝術只有狹窄認知的決策者,思維仍停留在如何有效模仿倫敦南岸文化區,作為文化發展最高境界。對本土文化的特色和可能性缺乏興趣,加上公務員制度那遷職頻繁的通才訓練,導至未能建立專才和持久的興趣,以因應本地文化性格和需要,發展具視野的長遠策略。另一方面,即使有最好的策略,沒有決心落實行動也無用。政府對旺角行人專用區的運作,如能把持有效的管理和規劃,也不會出現那麼多足以殺掉所有表演的理由。

我參與規劃和推動香港文化工作已三十多年,由成立藝術發展局到設計西九M+的內容,所見的都是走前兩步,又倒退一兩步,有時候甚至三步。取消行人專用區反映出的,是這麼多年來我們的文化機制還未有半吋改善,有時候的確有點灰心。但這是我至愛的家,又怎可以對她輕言放棄呢?

爸爸

2018年8月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