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三十人—中國政府
2019-05-28

「六四」,纏繞不少人心中三十載的兩個數字。沈澱過三十年,有人繼續義憤,爭取平反;有人沈默對應,選擇遺忘。三十個於六四事件中舉足輕重的政府、民間、學界人物,現在過著怎樣的人生?「六四•三十」,《中國點點點》為你述說三十個人物故事。

當年置身政治旋渦中心的八個中國領導人,於六四中扮演何種角色?各家盤算,怎樣一步步將學生運動推向流血結果?三十年間,他們有為此堅持、反思、動搖、後悔過嗎?

 



胡耀邦

前中共總書記,被稱為改革派領導人的胡耀邦於1989年4月15日因心臟病逝世,引發多波悼念活動,以及學生集會。胡耀邦深受自由派知識分子及學生歡迎。全因他於改革開放後、他主政期間,平反了不少冤假錯案,大批曾被逼害的幹部、知識分子或者平民都能得到平反。所以無論官場或民間,他的聲望都很高。

因此,各悼念活動於他死後此起彼落,單是北京已經有幾千人集會,他們不滿胡耀邦於87年「被辭職」,要求恢復他的名譽,為他平反。加上當時的社會渴望改革。可以說,他的逝世引爆了知識分子於改革開放後,累積了的對民主改革的強烈欲望,結果引來六四事件。

中共官方一直低調對待胡耀邦,至近年起有變。2005年,胡耀邦90歲冥壽,中共官方第一次公開紀念他,時任總理溫家寶發表講話。10年後,習近平於胡耀邦百歲冥壽亦有紀念講話,但就強調他怎樣貢獻人民,不講他為何落台、怎樣看自由化思潮。

 

鄧小平

時任政府及中共軍委主席的鄧小平,於六四事件中可謂舉足輕重。

雖說胡耀邦逝世引來學生集會,但大部分學生於「426社論」出現之前已回校,六四事件理論上是可以避免的。根據鮑彤的講法,鄧小平將六四視為一場推倒趙紫陽的政變,但不論事實若何,可以肯定的是鄧小平定調了學生集會的性質。

1989年4月24號晚,政治局常委們於趙紫陽離開北京後,分析當時的集會是一場有計劃、有組織的反黨、反社會主義鬥爭,要盡快平息。鄧小平於翌日早晨,就表示完全贊同以及支持該說法。而《人民日報》便於其後一日,發表強硬的社論,定性集會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動亂」,刺激到本來平靜了的學生,令更多人加入示威。更重要的是鄧小平於5月17號的會議上,決定以軍管方式處理學生集會,才有後來的戒嚴。

 

趙紫陽

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為開明改革派。

他於六四學生集會中途前往北韓,出發前交待三個重點:除非學生有嚴重暴力行為,否則要以不激化矛盾、不動武為前提,恢復正常秩序。可當他從北韓回國時,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的「426社論」巳經推出。即使趙紫陽表示願意在不影響鄧小平的前提下,承擔責任、提出收回社論,但被李鵬反對,結果只能任由矛盾激化。

5月17日,趙紫陽等中央政治局常委與鄧小平進行會議,但7人中只有他與胡啟立反對軍管,無以阻止更嚴重的結果。兩日後,趙紫陽前往天安門廣場向學生道歉、呼籲他們停止絕食,又指政府不會因而關閉對話的大門。後來趙紫陽亦沒有出席官方宣布戒嚴大會。

結果趙紫陽被中共元老指責「反革命」,亦被鄧小平撤銷總書記、政治局常委職務,後來開展他的軟禁生涯。至作為一代領導人的趙紫陽去世,新華社僅發出62字電訊。

 

李鵬

時任政治局常委、國家總理的李鵬,雖曾到天安門廣場,呼籲學生盡快結束絕食,但目的是令他們

與政府合作,維護國家穩定。

李鵬趁趙紫陽身在北韓,連同楊尚昆約見鄧小平,將從北京市委聽聞的情況告知鄧小平:學生運動有領導、有組織、有綱領。他指。李鵬亦堅決支持用軍方力量處理學生集會,並簽署5月20日的戒嚴命令,其時仍有數以萬計的學生和民眾在廣場。

李鵬嘗試於2004年想出版書目,解釋當年的決策情形,但最後未能通過審查出版。內容現於網上流傳,李鵬指當時除了趙紫陽,所有人都支持鄧小平的決定;又指自己出爾反爾無見學生,乃因不知道自己「被答應」與學生見面。

 

鮑彤

前黨員、時任趙紫陽秘書的鮑彤,為六四事件中被捕的中共最高級別官員。他今日仍活躍、敢言,要求平反六四。

作為領導人秘書,鮑彤負責文膽工作。當年趙紫陽由北韓返京時,鮑彤告之「426社論」激化學生對立情緒,建議他不要在青年大會提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後來他被指洩露國家機密而入獄七年,正因佢於5月17日為趙紫陽草擬辭職信。

5月28日,鮑彤已身在秦城監獄。本來他對六四事件一無所知,只是到6月10日,他仍未看到6月4日的人民日報,追問過後依然拿不到,才推測發生了大事。

 

陳希同

時任北京市市長、國務委員的陳希同,在六四事件擔當重要角色,原因有二:

首先,陳希同當年是在「426社論」前,向中央匯報集會情況的其中一員,後世人指他謊報了軍情;其二,網上流傳的《李鵬六四日記》寫到:「決定成立戒嚴指揮部,北京市長做指揮」,證明陳希同為北京鎮壓執行者之一。再者,陳希同於六四事件後的6月30日,向全國人大發表相關報告,其角色及重要性更不言而喻。

陳希同於98年因貪污入獄,但他堅稱該為冤案。後來鮑彤兒子協助陳希同,出版一本為他平反的書,由趙紫陽智囊撰寫。陳希同於書中否認自己在六四事件的重要性,並指所謂「謊報軍情影響鄧小平」可能性不大,因鄧耳目眾多,而他亦無私下見過鄧小平。至於被李鵬指為戒嚴的北京總指揮,陳希同就反駁自己作為小小市長一無所知,無可能指揮數以十萬計軍隊;如果六四事件處理得當,可能不會死一個人。陳希同又指事後的六四報告,自己只負責讀。

 

萬里

時任人大委員長的萬里與趙紫陽一樣,主張不能用「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思維方式看待學生的言論。

萬里在5月12日出訪北美前,曾提議取消行程。但趙紫陽認為學運局勢已緩和,故駁回建議,令他在關鍵時刻不得不離開北京。5月13日,學生運動超乎大眾預期,發展到絕食階段,故不少人建議萬里回國,召開人大會議,阻止局勢惡化。當時正在放假的趙紫陽亦以個人名義,要求萬里提前回國。

 

然而,由於全國人大是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倘委員長萬里返京,就可能影響鄧小平等人處理學運的方針。故當萬里在5月25日決定回國、途經上海時,前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就受命親自接機,並將萬里留住上海。後來萬里發表公開聲明,同意中央頒布的戒嚴令後,才成功回到北京。

喬石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喬石,為戒嚴命令投下關鍵一票。

喬石原贊成趙紫陽處理學生集會的方式,亦曾說過到了最差的情況,學生絕食至緊急關頭,也只會用救護車到天安門廣場帶出學生。但5月17日,五名政治局常委於鄧小平家中開會時,李鵬力主戒嚴,姚依林支持;胡啟立態度模稜兩可;只有總書記趙紫陽反對。在關鍵時刻,有指喬石投下棄權票,而趙紫陽就指喬石改變立場,「點頭表示同意」,最終鄧小平決定調動軍隊鎮壓。 

2015年6月15日喬石逝世時,官方新華社傍晚先以快訊方式報道,之後中共正式發訃告就形容他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
 

製作:梁鈺雯、林禧

編導:張鳳萍

 


中國點點點星期一至五下午三點至四點半

編導:張鳳萍

監製:鄭婉薇

【中國點點點】張鳳萍、王磊、陳顥之、劉銳紹、鄭漢良、呂秉權主持。每日話題由中國政情、至網絡熱話、旅遊、生活、閱讀,讓聽眾輕輕鬆鬆,每天對祖國知多一點點。

常設環節

星期一:最緊要識法;點點評論

星期二:對談中國

星期三:中國討論區;同聲同氣談天說地

星期四:點點評論;閱讀中國

星期五:漫遊中國;光影背後

專題分類:中國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