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社聯行政總裁 蔡海偉
2014-11-08

江少:

很久沒跟你聯絡,下筆之時,佔領運動已超過一個月,你在外地也有留意著事態發展吧。如果此刻你身在香港,在佔領區走走,必定驚嘆當下年輕人的堅定、睿智和創造力,但回到日常生活和工作,卻慨嘆社會撕裂無比嚴重。

究竟是什麼把我們推到臨界點?佔領運動是原因,抑或只是觸發點,把長久以來的撕裂表面化?

 

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早在2002年成立「社會凝聚力小組」,探討如何協助政府提升社會凝聚力,同時制訂策略。可惜,十多年來,特區政府在凝聚社會方面不但沒有寸進,更是每況愈下。歸根究底,是政治、經濟和社會三個層面都出現問題,令市民對政府失去信任。

 

在政治方面,民主政制遙遙無期當然是佔領運動的主要起因,不民主的政治制度被視為鞏固「行政霸權」的工具,令特首及議會更缺乏認受性及政治合理性。而特區政府未有提升制訂政策的透明度及諮詢程序,亦令政府施政舉步維艱。

互聯網及社交媒體的發展,大大改變了青少年以至成人的生活及社交模式,不少人每天在網上論壇就各種社會時事、政經政策發表意見,已逐漸形成一種自主、直接 參與的文化。但政府的政策諮詢過程仍然停留在十多、二十年前的思維。更甚的是,在一些重要及具爭議性的政策上,更往往吸引一些團體以各種方式鼓勵市民遞交 樣板式的意見書,嘗試以數字取勝,但道理卻說不清,結果令正反雙方愈加撕裂。

事實上,在香港這個多元社會,不可能單單靠數人數,硬要少數服從多數,相反在決策過程中,應吸納最多人的意見,讓不同意見的人感到被尊重。

有政黨提議在不同諮詢架構吸納年輕人,但重點在於當局是否真正樂意接受不同意見。我在不同場合亦多次聽到諮詢架構成員埋怨政府不重視他們的意見,淪為橡皮圖章。

這群朋友皆是社會精英,在專業領域均有成就,如其意見也不獲重視,可想而知,公眾,尤其是年輕人又如何信任政府會廣納民意?

 

在經濟方面,經濟成果無法惠及每個巿民,貧富差距拉闊,甚至造成市民與財團對立的局面。近期有關取消強積金抵銷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的討論,本來取消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因為商界反對而束之高閣,進一步加劇勞資雙方的張力。

 

在社會方面,除了貧窮問題嚴重外,很多市民對教育及醫療制度亦十分不滿,房屋價格飈升造成不少怨氣,而福利服務不足,令弱勢社群如長者及殘疾人士須長期輪候服務,亦是社會不公義的象徵。

社會、經濟和政治失衡,造成了今日的社會撕裂。解決方法,不離切實履行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讓每個人有均衡參與的機會,分享社會和經濟發展的成果。

歐洲議會在2010年通過一項推進社會凝聚力的新策略,提出社會凝聚力是實踐人權、民主及法治三項核心價值的基礎,而分化及不公平的社會不但屬於不公義,亦令社會穩定受到衝擊。

佔領運動發生後,翻看這份文件,令我們更能領略箇中意思。社會凝聚力、民主、人權、法治及社會穩定,互為影響,缺一不可。

有人批評,殖民地時代,香港人沒有公民意識,對社會沒有承擔感,大家最好不問政治,只做經濟動物。回歸十七年,如果當權者仍然以相同思維管治香港,就只會越來越遠離群眾,越難聽清楚人民的聲音。

 

今次佔領運動,對政府,甚至整體社會是當頭棒喝。社工的訓練,讓我在困難中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這幾個星期,我看到年輕人不但有夢想,更願意為理想而付出,公民社會未來發展將更多蓬勃,只要政府當局和公民社會願意成為真正伙伴,應該是香港的福氣。

有時間你亦來香港感受一下佔領運動的氣氛吧。祝你及Josephine身體健康!

 

                                                                                                                                                                  海偉 上

                                                                                                                                                       2014年11月8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