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葉劉點都有位入
2014-12-12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facebook留言,質疑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違背「公民抗命 無畏無懼」的口號及精神,沒有陪伴戰友一起被捕。學民思潮黃之鋒和學聯張秀賢今早在【千禧年代】回應。

黃之鋒說,多謝對方提醒,但成員有不同分工,若全部處於前線,便沒有人負責發言、聯絡及善後,又會被人指學生沒有瞻前顧後,直言葉劉「點都有位入」。

黃之鋒表示,佔領行動以來,有人認為示威者是暴徒,又指雨傘運動是顏色革命,但在昨日的清場行動中「沒有流過一滴血」,可見運動的開始與最後都恪守和平非暴力原則。

黃之鋒又說,留守者在金鐘被捕,有人卻被送往屯門警署,質疑警方是否刻意留難,阻礙他們提供法律支援。

學聯常委張秀賢說,對葉劉淑儀的評論不感意外,但認為她作為立法會議員,應盡其職責,而「不是做軍事評論員」,談什麼「放棄戰友」,「因為她根本就不是戰友」。

 

葉劉淑儀「佔領行動結束感言」Facebook 全文:

「據新聞報導指,截至昨晚大約上十時,警方於金鐘的清場行動已大致完成,金鐘夏慤道亦已全線恢復通車。

金鐘佔領區早上第一階段的清障行動,大約花了兩個小時,由跨境全日通公司的代理人,與及執達吏的協助下執行禁制令,將禁制令範圍內的障礙物清除。

其後警方昨天下午逐步拆卸路障,並拘捕多名現任議員、資深前議員、以及學運核心領袖及成員,包括學聯周永康、鍾耀華、羅冠聰,學民思潮鍾禮謙、多名大學學生會成員等 ; 佔領行動亦正式宣告落幕。

拘捕人士之中,卻不包括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據黃同學表示,他若在法庭保釋期間再被拘捕,便需即時扣押至1月14日,故表示抱歉「不能走在最前線」,只是在晚上到在葵涌警署外聲援被捕的示威者。

我覺得黃同學此舉,簡直是違背了「公民抗命 無畏無懼」的口號及精神。為甚麼他不陪伴戰友一起被捕 ? 公民抗命就是要犧牲自己,用接受刑責的方法挑戰制度,如今他退居幕後,我覺得是拋棄戰友的舉動,完全沒有忠於其「公民抗命 無畏無懼」的精神。

另一個令我感觸的畫面,是看著學生們被捕時,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高喊「我要真普選」, 縱然他們是有理想與激情,但不禁要再問一句 : 整個佔領行動過程中,有沒有一位學生或示威人士,能正確及有條理地講出何謂「真普選」?

何謂真普選,沒有人能界定它的定義,包括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先生在美國《紐約時報》撰文,表示香港要有「Full Democracy」至於何謂「Full Democracy」?他完全沒有解釋。

我對參與佔領行動的年輕人及示威者,始終有一個問號,到底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爭取甚麼 ? 真的令人不禁感嘆。他們付出了兩個多月的時間、精力,甚至冒上負刑責的風險,到底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 ?

我個人認為,今次佔領行動的結束,並不等於政改的爭議就此完結。我相信由現在這一刻開始,直至到明年立法會休會「終極」表決政改方案之前,仍會出現有不同形式的抗爭行動,直到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完畢,方案通過與否已塵埃落定後,屆時所有的政黨、政治人物都要投身選舉,抗爭行動才會暫告一段落。

這正正是選舉的好處。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皆是一人一票的普選,過程競爭激烈,市民大可以透過選舉,用手中一票來表達你的意願。屆時不論你是黃絲帶、藍絲帶、佔中還是反佔中,皆可運用手中的一票,文明理性地表達立場。何必要從事非法行為,傷害他人的權益呢 ?

總結今次的清場行動,整體上相當成功,可見警方在策劃及執行方面,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同時亦感謝執達吏一如既往勇往直前,與警方以及跨境全日通公司的代理人通力合作,充分發揮團隊精神,協助清障工作,令主要的交通道路得以恢復暢通,在此再次感謝一眾公僕的努力,讓市民大眾得以重過正常生活。

題外話 : 得悉一名於金鐘清場執勤時帶病上班的中區組警長,可能因為工時太長,於昨晚執勤期間在旅遊巴內昏迷,心臟一度停頓,現正在律敦治醫院深切治療部搶救中,情況嚴重。希望這名警長能夠度過難關,早日康復。」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佔領行動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