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德日兩國對待二戰責任大不同?
2015-03-16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訪日期間,第一天就提醒日本:「正視歷史是和解的前提」。不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回應指「日本和德國在與鄰國關係問題上很不同,不要拿日本和德國做比較。」有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準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周年的官方講話內容,淡化道歉表述,做法可能導致日本與鄰國關係再度緊張。

同樣是戰敗國,但德日兩國在歷史認識和反省方面,可說是南轅北轍。美國政治學者珍妮佛.林德的《抱歉的國家》(Sorry States)就比較了兩國對戰爭罪行的道歉政治學。

日本首相的道歉聲明往往被批評曖昧不明,雖然日本領導人曾經至少30次在公開場合就二戰道歉,但都是口頭道歉,並多數以「不愉快事件」、「哀痛」及「反省」等字眼帶過,只有幾次真正用上「侵略」一詞。

德國方面,已故總統魏茨澤克在1985年發表的道歉演說,詳述了德國戰爭罪行,誓言德國會銘記暴行,永不再犯。1970年,德國已故總理布朗德更在華沙「猶太人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為二戰期間德軍屠殺波蘭猶太人贖罪,成為史上著名的「華沙之跪」。

還有,戰後德國第一任總理艾德諾擴大戰爭賠償對象,世界各地的猶太大屠殺倖存者都獲得賠償;但日本政府拒絕以官方名義賠償仍然在世的戰時慰安婦,只為他們設立民間基金。

 

另外,德國政治人物若想為納粹暴行找藉口,會遭受嚴厲的政治懲罰,像前德國國會議長葉寧格1988年在國會演說,試圖解釋德國人狂熱支援納粹主義原 因。當演說到一半,就有50多位議員離席抗議,後來他自己也被迫下台,所有德國政治人物都藉事件上了寶貴一課。相反,日本有不少政要及民眾堅持參拜供奉二 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每次都引來當年受害國抨擊。

至於德國和日本對二戰取態大不同的原因,波士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湯瑪斯·U·伯傑在《戰爭,愧疚和二戰後的世界政治》一書中指出:

第一,兩者罪行層次不同。日本干犯的是常規戰爭罪行,而納粹是針對個別族群的種族清洗;日本右翼可以找來很多藉口開脫,例如說太平洋戰爭是「對抗西方帝國主義的戰爭」,但德國就沒有任何藉口。

第二,戰爭罪行責任承擔者不同。德國可以清晰地歸咎希特拉及納粹;但日本沒有一個人物或組織可以負責。雖然日本的侵略戰是以天皇名義發動,但美國在戰後基於自身利益保護裕仁天皇免受追究,後來甚至讓戰犯重返政壇,讓日本不可以像德國與戰前政權一刀兩斷。

最後,亦可能是最重要的,就是兩國戰敗後的外交形勢非常不同。西德由於關乎到國家戰後生存,故無法不與法國等鄰國和解。而兩國的和解就成為歐洲融合的火車頭,西德經濟因此受惠。

而日本方面,戰後要顧及的國家,其實只有佔領日本直至1952年的美國。日本既受美國軍事保護,美國又為日本產品提供一大市場,日本缺乏動力及誘因跟鄰國和解,再加上中韓早年亦未有追究日本戰爭責任。所以,要日本所謂「效法德國」談何容易?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劉善茗、余皓懿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