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我寫這封信的時候,人在旅途中,雖然只離開香港一個多星期,但已開始思念許多香港的事情,例如香港的餐廳和食物!我是唸建築和藝術史出身的,但二十多年來我致力研究文創產業,故此對文創和城市發展這個議題一直很感興趣,尤其是在旅途中看到不同城市與在地文創的互動發揮出不同的魅力,讓我不斷反思香港的情況,近年市道低迷,有部份商場遊人冷清,是我們的城市發展出了問題,還是我們的文創走到了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