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不屬於阿伯和阿哥

2010-07-15
《城市論壇》早前討論停車熄匙草案。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表明:每個人都擁有持守自己的主張及發表意見,並且不受干涉之自由。香港一直以來雖然並沒有健全的民主制度,但有十分自由的言論空間,讓大家可以毋須擔心人身安全,放膽批評政府官員、議員、公職人士,以至大財團,並就不同的社會事務暢所欲言,言論自由是香港人最珍惜的核心價值之一。

各路英雄公開辯論的平台
  真正的言論自由其實不僅是讓大家可以按自己的意願放膽去說,也包括讓大家有發表意見的機會和渠道。在極權國家,傳播媒介多操縱在政府手裏,但在資本主義社會,傳媒亦容易被大財團所壟斷。在香港,小市民可發聲的渠道其實不多,一些報章雜誌的天職本來應是為民喉舌的,可惜卻淪為老闆公器私用和發表老闆個人政見的工具,未能反映各方面 (特別是與老闆觀點和立場不同的) 意見;因此,香港電台的《城市論壇》節目,在某個程度來說可以說是香港言論自由的其中一個重要的象徵和渠道。每個星期日在一個人人皆可以前往的公園,就一些市民大眾關注的議題,邀請不同背景、政黨和立場的各路英雄公開辯論,大家可以即時看到和聽到現場觀眾的反應,是一種沒有事先審查,除了粗言穢語和誹謗之外,大家可完全自由發表和交流意見的方式。

學習批判思考的良機
  從積極面來看,《城市論壇》成為不少老師帶領學生學習通識的好機會;因為通識教育的目的是要培訓學生批判思考,通識教育的教學法包括了議題教學、體驗式教學及多角度分析。由於現時很多傳媒,無論是報章雜誌,以至電台電視,鼓吹式新聞學 (advocacy journalism) 抬頭。一些傳媒人由於利益關係,或是不甘於只當客觀的報導和分析者,而是想成為社會政策的倡議者,中立客觀的報導越來越難得。市民大眾若只看一份報章或接收一個電台或電視的資訊,便容易以偏概全,被傳媒誤導。而《城市論壇》正好提供一個真正幫助學生親身體驗、多角度地批判思考一些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以及學習公開提問、鍛鍊邏輯思考、組織能力和表達技巧的好機會。 當然,這個固定的公開討論平台,自然亦會吸引一些關心社會問題、喜歡向市民大眾發言或表演、有意投身公共事務、甚或預備參選人士曝光的好機會,只要大家肯尊重基本的遊戲規則,本來亦無可厚非,但《城市論壇》的秩序卻越來越惹人關注。

《城市論壇》的秩序問題惹關注
  過往我也曾經多次擔任《城市論壇》的嘉賓,親身看過「維園阿伯」拿著大聲公發表他們的高見以及責罵一些嘉賓;雖然的確很嘈吵,但一直以來,大家似乎都有一個默契,只是在論壇之前之後,以及廣告時間他們才拿起大聲公,台上一開咪他們就會很合作收聲。整體來說,除了節目時間略嫌短了一些之外,各位嘉賓和觀眾大至上是可以暢所欲言的。當然,亦曾有一些具爭議的嘉賓出席完論壇之後,被「維園阿伯」圍困、指罵,需要工作人員或警方護送離場的情況,有關情況絕對不值得鼓勵。不過,也許是出於對一些來自基層、較為固執的老人家的包容,只要他們仍停留在口舌批評,雖然惡形惡相,但沒有真正傷害人身的行為,大家都會較寬大地看待這批忠實支持《城市論壇》的長者,而《城市論壇》的自由氣氛仍大致保持得很好。

  不過,幾個月前由於一班由年輕網民及政黨成員組成的「維園阿哥」,在《城市論壇》先後圍堵來自功能界別的議員何鍾泰和方剛;向飲食界的張宇人怒擲廿元鈔票;以及有嘉賓投訴現場根本嘈吵得令他們聽不到其他人說甚麼,令一些建制派議員決定集體暫時「杯葛」《城市論壇》,不出席討論。當然,這個亦可能是他們順水推舟,想在《516立法會補選》(變相公投) 和六月底政改方案通過之前,為敏感的政治議題降溫的策略。大家可以批評他們不敢面對公眾,但很明顯,大家的言行越激烈,建制派便越有理由不面對面和大家討論問題。最近民主黨的劉慧卿及普選聯的黃碧雲亦在《城市論壇》被人狂轟。若果一些嘉賓的出席,只是不斷讓其他人訓話和「問候」,而沒有機會完整地表達自己的基本立場,那出席來幹甚麼?

  當然,作為議員及政黨的代表,長期不出席《城市論壇》只是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因為「維園阿哥」亦可以到立法會及其他公眾場所去滋擾這些議員,更可以如影隨形跟隨這些議員出席一些公開活動,然後透過語言及肢體暴力的方法去侮辱他們,務求令他們感到尷尬與難堪。較早前,特首和一眾問責官員落區推銷政改方案,以及民主黨在立法會討論政改方案和在七一遊行時被反對者「狙擊」,正是這種「維園阿哥」文化的延伸。

吸引傳媒的眼球
  畢竟「維園阿哥」其實主要是知識份子,而不是較草根的「維園阿伯」,議事的技巧和能力應該高很多。若果只是為了吸引傳媒的注意而將重點放在譁眾取寵的手法,只有動作、謾罵而缺乏實質的內容,除非越來越激,否則傳媒見怪不怪,便會失去報導的興趣,令「維園阿哥」與「維園阿伯」一樣漸漸被人遺忘,而《城市論壇》亦再難引起群眾的關注!因為市民大眾有拒絕收聽的權利,而言論自由本來就不僅包括說話的自由,也包括聽的自由,只有極權社會才會強逼他人必須聽某些言論,自由的可貴正在於市民完全有權選擇是否聽某些人發表意見,那管說話的是問責的高官、尊貴的議員、還是「咪霸」,若大家不喜歡聽可以隨時轉台。

  不幸地,若果「維園阿哥」想維持吸引力,「維園阿伯」亦不甘寂寞而越來越激,則絕不是香港之福。當年台灣的民進黨便是利用這種語言及肢體暴力來「侮辱」由大陸退守台灣的「國民大會代表」,最終逼使國民黨終止與時代脫節的「萬年國代」。目的雖然達到,但所種下的台灣式語言及肢體暴力和議會文化令人不敢恭維,希望這種文化不會移植來香港。

珍惜言論自由
  伏爾泰的名言「我雖然不同意你的意見,但誓死保衛你發表自己意見的權利!」香港的言論自由十分之珍貴,若果大家不珍惜,最終受害的只會是我們自己。大家若果不尊重他人表達意見的權利,將來大家自己的表達自由被無理剝奪的時候,又有誰會同情大家呢?維園不屬於阿伯和阿哥,而是屬於每個香港人的。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是市場太小還是競爭太少

李敬華
2019-06-06

從報章報導看近年香港大學生形象的變化

黃浿沂
王碩禧
鄭梓峰
鄭曉怡
莫浩廷
蘇鑰機
20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