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汪洋裡尋覓立足之地:談里斯本公共廣播國際聯盟年會

2010-11-12

  公共廣播國際聯盟(Public Broadcasters International, 簡稱PBI)創辦於1990年,會員機構超過80,遍及全球各地。2010年10月28至29日,一連兩天,來自全球各地40多國共50廣播機構超過120人,雲集於葡萄牙里斯本西部小鎮辛特拉市(Sintra),探究公共廣播的未來走向。遠在15世紀,葡萄牙人投向海洋,南征北討,建造龐大帝國,辛特拉市地靠岸邊,天廣地闊,自然成為遠征的起點及開發新大陸的橋頭堡。今昔對照,資訊世界如無盡汪洋,任何傳媒,無論大小,處身其中,揚帆啟航,大有當年船隊的冒險精神,勇敢地迎向未知的遠方,因而選擇此地召開傳媒會議,更具象徵意義。   

  今年公共廣播國際聯盟的研討主題為「零碎的傳媒環境:論公共廣播電視的未來」。顧名思義,數碼技術近年迅速冒起,尤其是桌上電腦及流動電話深入民間,對主流媒體造成衝擊,公共廣播何去何從,便是今屆會議的討論焦點。

  類似的主題,近年來俯拾皆是,我也不止一次參與,內容多以新媒體為主,鼓勵與會者勇於嘗試,擁抱未來,開創新風,否則便會被對手拋離,溺斃於資訊汪洋之中。我以為今次會議亦不例外,殊不知論調一轉,頗有反璞歸真的味道,介紹各地經驗之外,同時肯定傳統公共廣播的角色及功能。

對照寬頻與廣播   
  NHK日本放送協會副會長今井義典為今次的主講嘉賓,率先在首日的會議之上,對照寬頻與廣播之別(Broadband vs Broadcasting),他今年曾經出席歐洲、美國及日本等地舉行的連串會議,其中一次由聯合國寬頻數碼發展委員會(United Nations Broadband Commission for Digital Development)主辦,於9月19日舉行,地點為紐約聯會國總部,與會者聚焦於寬頻的發展,討論如何推廣數碼化,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可以藉此普及國民教育、落實醫療服務、促進社區互動、預防自然災害及推動工業發展,期望在2015年達至「千年發展目標」。會議之中,人們著眼於如何提高滲透率,令寬頻服務深入至每一家庭,成為全民的基本服務,隨之而來的建造成本及頻譜分配,亦成為討論焦點,有人甚至建議,將已經闢為廣播使用的空置無線電頻譜,撥歸予發展寬頻之用。由於今井義典從事廣播工作,唯有站出來說項。今井義典強調,廣播為「一對多」的傳播模式,已經深入民間,穩固地植根於人們的生活之中,以低廉的成本,同一時間為大量的受眾提供資訊,寬頻及廣播各具特色,必須互相配合,不宜互相取代。他又指出,在頻譜分配的問題上,必須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因為不少國家仍未啟動數碼廣播。今井義典進一步闡述,縱然寬頻傳送技術極具潛質,新服務不斷推陳出新,幾乎令人以為「無所不能」,不過,傳統廣播機構素來堅持高質素的方向,仍然深具意義,因為缺乏可靠的資訊,傳送載體只是空殼而已。   

  在此之前十天,國際廣播年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onvention)在阿姆斯特丹舉行,主題為:「公共廣播還有前途嗎?」之所以有此一問,不難理解,在全球信貸危機之下,財政緊拙,諸事拮據,再加上新媒體擁現,衝擊舊有體制,有人甚至提出「公共廣播已死」。在該次會議裡,今井義典力陳利害,提出了公共廣播的三項任務:第一,提供高質素的新聞及娛樂節目;第二,提供全民的服務,凝聚社群,增強的聯繫,尤其是面向日趨分化的網絡受眾,更形重要;第三,在推動資訊科技方面,擔當推動的角色,帶導社會邁向數碼年代。踏入新世紀,由於承擔數碼轉換及網絡融合的全新任務,公共廣播的服務的範疇不但沒有縮減,反而不斷擴展。

現在是最好的年代   
  Chris Forrester為資深記者及傳媒顧問,也是今次會議的特邀嘉賓,他以「現在是最好的年代(The best of times is now)」為題,遙遙與今井義典和應,他認為電視的領導地位未變,但必須緊密地掌握其發展趨勢,才能在新媒體的環境中屹立不倒。他指出美國電視的黃金年代在1940年代末及1961年之間出現,人們迷倒於小小的螢幕,聚精會神地收看,長達一小時以上的電視連續劇極受歡迎。差不多同一時間,英國的電視年代也在1949年至55年之間達至高峰,一直延續至七十年代為止。對於電視的最大挑戰,Forrester指出,始自衛星電視及有線電視的冒起,本來只有少數可供選擇的頻道,突然躍升為十數、數十,以至超過一百的「多頻道環境」。以美國為例,在短短的10年之間,黃金時段的觀眾可以突然減少50%,他們並非放棄電視,改用桌上電腦接收電視廣播,由大銀幕轉移到小銀幕,而是仍然留在客廳,收看其他頻道而已。當中最頭痛的還是廣告商戶,觀眾化整為零,難於掌握;不過,數碼化技術的發展,卻同時讓他們的銷售策略更針對目標客戶,更具成本效益。   

  Forrester認為,人們使用電視、電腦及流動電話的模式不會有戲劇性的改變,電視仍然魅力十足佔據主導,令人沈浸於享受之中,無法抗拒,其他媒體的螢幕太小,音效太小,無法產生足夠的感染力,因而有所謂「第二螢幕」(Second Screen)的興起,收看電視的同時,可以使用桌上電腦搜尋有關資訊,又或者將精彩節目的短片傳送至同好,成為主流媒體的輔助平台,擔當評議及轉發的角色。   

  Forrester指出,數碼電視的發展不容忽視,它再不是一個呆笨的小小木箱,只懂得被動地接收影像及聲響,而是具備互動功能,被形容為神奇奧妙的嶄新工具,幾乎與桌上電腦無異。他引述一項市場調查,說明電視的領導地位更為穩固:「在未來五年內發售的電子設施,包括數碼電視、藍光碟播放器和電子遊戲機等等,具有網絡支援功能,估計2014年有137萬件在美國裝運,並有超過 1100萬件由運營商供應的混合電視機頂盒,能夠透過互聯網接收視頻內容(In-Stat, 20 Oct 2010)。」電視已經不是過去的電視,但它仍是電視,支配大多人的收看經驗。   

  面對全新的挑戰,公共廣播的角色何在?NHK國際放送局長佐藤俊行說:「我們是製作節目(Programme),不是提供內容(Content),經過專業加工的內容,才能成為節目,未經提煉的資訊,只屬於沒有價值的內容。」由是觀之,公共廣播的核心價值不變,在於向全民提供多元、獨特及高質素的節目。

新媒體創意之作   
  綜觀今次會議,儘管多談原則,來自挪威的Eirik Solheim仍然分享了他的新媒體經驗,當中不乏創意之作。其中一項名為「四十秒看一年」,製作人將一年四時的氣候變化,濃縮於四十秒之中,放置在短片分享網站YouTube,反應熱烈,收看次數高達五百萬,及後更在電視台播放。另一項為紀錄片「拜根鐵路」,長達七小時,將攝影機放置於火車前端,由拜根至奧斯陸,全程371公里,拍下沿途景致,在挪威廣播公司第二台播放,極受歡迎,更由此衍生一連串後續製作。有興趣者不妨登入YouTube網站,以「One Year In 40 Seconds」及「Bergensbanen」搜尋,即可收看。   

  葡萄牙的羅卡海角(Cape Roca)為世界著名地標,那裡是歐洲大陸的最西端,臨海之處,在十字架紀念碑上,刻上了詩人的名句:「這是陸地終結,也是海洋起始。」那裡巨浪拍岸,冷風清勁,崇尚冒險精神,促使葡萄牙的船隊奔向探索的年代,航海如是,開拓公共廣播的新天地如是。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兩會採訪手記

香港電台中文新聞部
2016-03-23

數碼媒體Vs人類福祉

李月蓮
2015-05-08

The BBC: A British Success Story In Danger

Professor Robert Beveridge
2015-04-05

Renewing the BBC Royal Charter: A cause for concern?

Professor Robert Beveridge /
2015-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