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互動年代漫談特首選舉2.0

2011-10-17

  二零零七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曾蔭權對梁家傑,黑白分明,拳拳到肉,雖然結果亳無驚喜,但有競爭的特首選舉,總比沒有競爭來得好一點。還記得我們到現在還掛在嘴邊的:「我會做好呢份工」與及「有得揀,你至係老闆」這些選舉標語?用詞雖然通俗一點,但配上特首辯論比賽加上傳媒大肆報導,到現在舌劍脣槍的場面還是歷歷在目。

  二零一二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原本各人都以為是唐先生的囊中之物,卻殺出一位本來民望不太高的梁先生。比賽還未開始,兩邊陣營已經磨拳擦掌,原來熱身賽早已展開。梁先生苦心經營的部署,也令到他的民望由原本遠遠的落後,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一度反超前唐先生。除了兩位疑似候選人之外,還有民主黨也會派出的泛民候選人何俊仁,再加上葉劉淑儀女士也說有意競逐。葉太由在二零零三年沙士時候民望掉進谷底,到早前一個香港電台委託香港中文大學做的民調中,在一眾立法會議員的民望僅次於余若薇,這頭黑馬無論她是全心參選特首,或是純粹爭取更多政治本錢,也不能小窺。還要記著有一個時常在大後排攻擊的大後備:范太。

  曾特首曾經說過:「民望如浮雲。」既然如此,參選特首何須顧慮太多別人的指指點點,與及傳媒的說三道四?在此說唐梁兩營是否勢均力敵,還是言之尚早,但如果多加兩個疑似候選人,再加上今年小圈子選委會增至一千二百人,要穩操勝券,絕不容易,勝負的落差也可能在百票之內。所以兩陣除了鐵票之外,也需要極力爭取游離的「建制派中間」票,甚至是「不可能」的泛民選委選票。筆者不是政治評論員,不太看得通今年特首選舉的戰情,但既然要爭取游離票,所有功夫也要做足,包括傳統式的集體拜訪、個人面談、接受傳統傳媒的訪問、與及非傳統的網上攻勢等等。

新媒體宣傳的禁忌
  在報章上拜讀過一份疑似特首競選政綱的報導,有提及過一些傳統的宣傳攻勢,也有在新媒體上要採用甚麼的方針。筆者在新媒體打滾了幾年,感覺有這樣的鋪排也是不過不失,卻心想這與推銷一般產品或明星有什麼分別?選特首,和選其他領袖一樣,首是要給人有君臨天下的感覺(當然只是感覺,因為畢竟還有中央政府在背後,但今次建制派有分歧,所以不容有失),可惜幾位疑似候選人卻在傳媒一而再、再而三的追訪下,儘是左顧而右盼的說著在考慮中、在檢討中、在辭職中,感覺上有點婆婆媽媽,日後如何處理大事?連傳媒朋友也說報導得太多但沒結果,感覺有點膩了。也許正如傳聞所說,這幾位疑似候選人都是「實幹型」,不太會吹噓自己的「長處」,但你看幾年前奧巴馬選美國總統時,眼神如何堅定,說話何等斬釘截鐵,連種族障礙也給衝破,可見一斑。我們的特首選舉不是民選,只是比例代表制,但有些選舉理論,卻應該是大同小異。

  另外一點相似的,是政綱。由九七回歸至今,由董特首到曾特首,縱使有政策上的轉變,可惜也有太多舊政策變成了老調,我想全港市民也受不了,也就很自然希望新一屆政府會有新轉變,正如奧巴馬於選舉時說著要 〝CHANGE〞,才能給市民一點希望。市民,也包括了新一屆選出來的選委。現在的特首選委會是小圈子選舉的附屬品,但在無可奈何之下,這也是唯一能給與新一屆特首要許下選舉承諾的小數渠道。

  說回網上攻勢,要在網上宣傳自己,除了要製造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外,也要如網下一樣,異常勤力。網下要事事親力親為,走訪十八區看盡民情,網上亦然。在社交媒體內,會有更大量的網民,希望跟下一任特首作「近距離」接觸,在甚麼也是互動的年代,要做到親力親為,比在網下難上百倍。有市民會在你的社交媒體塗鴉場上,寫上讚美、奉承、諷刺甚至辱罵的字句,怎麼辦?要麼親手回答?不想看的就刪掉?筆者在許多社交媒體的研討會中,三番四次跟許多企業市務人員說過,要辦好自已企業的社交網頁,首要條件,是勤力,即是不要假手於第三者回覆查詢;第二就是千萬別要刪文,刪文的後果,就是可能會有更多投訴、辱罵的句子會以不同人物、不同形式在不同地方出現,這就如要對抗病毒,卻只懂胡亂使用抗生素,害得病毒變了種,更加難以控制。

  在網上宣傳的另一種忌諱,就是無中生有。所以真正的社交活動一定要如實記下,相片、視頻當然不能或缺,但在加以對這些「事實」描述的時候也不容誇大。無中生有的後果就是每每會成為對手甚至傳媒挑剔、攻擊的對象,更甚變成了黑材料的時候,後果是不堪設想的。說著黑材料,有政界的老前輩曾說過,在選舉的時候,高手是永遠不需用黑材料去攻擊低手,避免出現反效果,但另一邊就可能會從多方渠道發放消息;所以我們不太驚奇地已經見到這次特首選舉有黑材料漏出來的時候,也是朝著我們的「高手」那邊走。但在網絡年代,誰是劉德華,誰是李嘉欣,我們很多時是無從稽考,所以黑村料是誰放在網路上,有幾多是事實,正如唐先生所說,是極具「娛樂性」的。當然黑材料漏出來後,如何去快速而造成最小傷害的「拆彈」,也是公關界一門高深的學問。但誰是「高手」,誰是「低手」,現在極難定案,政治跟股市一樣,情況時常會逆轉,一天也可能太長。

《窮富翁大作戰—特首編》
  上次的特首選舉,梁家傑代表泛民出戰的意義,是要令曾特首無論在口號上、辯論中,也要交出一些承諾,就算最終有否兌現也好,至小也是一場「有競爭的特首選舉」。今次選舉不同的地方是建制派可能最終會有兩個,甚至三個的候選人,泛民代表相對能發聲的機會也小了。但建制派加上建制派還是建制派,要在建制派沒興趣的議題上多加討論,例如言論自由、環境保肓、種族歧視等,泛民主派的參與仍然是有一定的作用。只可惜今年泛民主派的內訌,消耗了太多的正能量,在此只能祝願一眾民主戰士,及早要懸崖勒馬,認清目標,以大眾市民福祉為依歸,努力幫大部份支持民主的市民,爭取多一點權益。

  其實要贏出這次的特首選舉,有些基本功還是必先要做好的。勤政愛民,瞻前顧後,有膽識和魅力的領袖,不難會受到市民和下屬的愛戴。當然如今香港貧富懸殊嚴重,仇富情緒日益高漲,所以要平衡各方利益的同時,也要做到賞罰分明,談何容易。但正所謂「食得咸魚抵得渴」,不能將這大眾願意變成選舉政綱時,還是應該三思應否參戰,免得浪費精力;而勝利的一方因為有競爭而開出大量空頭支票,日後卻不能全數兌現時,亦只會令民怨再度升溫。

  筆者有一個建議,就是在明年初當特首選戰白熱化時,香港電台應該加演一場《窮富翁大作戰》,讓幾位特首候選人嘗試過着七天低收入家庭生活,體驗民間疾苦。有心人可能會說成是給他們機會「做show」,如上次田二少只捱了兩天兩夜,但亦有個別參賽的中產之後或富二代,因為參加過這節目後,對自身價值觀起了變化,甚至擔起了撲滅貧富懸殊及跨代貧窮等重任!我們熱切期待着《窮富翁大作戰—特首編》播出的一天!

  無論如何,作為一個升斗市民,我們還是希望見到今次的特首選舉會在更有競爭的情況下舉行,選出一位會為民請命的特首,雖然這個祈望,似乎越來越遙遠。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2017年度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之使用情況調查

馬偉傑
周展樑,張雅琳
SY MediaLab Big Data 調查組
2017-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