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中的大陸英語傳媒及功能分析

2002-02-18
《China Daily》於一九八一年在北京創刊。
商業化大潮使英語媒介廣泛介入社會生活。
傳統上,大陸的英語媒介在既定的體制控制下扮演著特定的角色,按照國家不同時期的中心任務去組織報導、闡釋事件、宣傳政策、動員群眾,以及塑造中國正面的對外形象。一九七九年以前,大陸的英語媒介只有周刊 (如:Beijing Review)、月刊(China Reconstructs)和國際短播 (Radio Beijing), 作為國家對外宣傳的工具,它以編譯中文稿件為主,服務海外受眾。在社會封閉和冷戰格局下,英語媒介完全不對國內市場開放,它和中國所有官辦的外語媒介一樣,其功\能僅僅局限於對外歌功\頌德和政策宣示,內容單調枯\燥,乏善可陳。由於固有的大陸體制屬性和歷史緣由,英語傳媒被貼上「國家意識形態輸出工具」的標簽。

然而,這種情形在經歷二十多年改革開放正發生變化。一九八一年,第一張以所有懂英語之讀者為對象的英語日報----《中國日報》(China Daily)在北京創刊。從此,英語媒介開始按照其自身的邏輯迅速發展並與中國社會開放歷程緊密相連。商業化的大潮也使英語媒介經營手法更貼近讀者市場。大陸的英語媒介在改革開放特定的時空環境中,廣泛介入社會生活,其自身已成為促進中國融入世界開放潮流的動力之一。


大陸英語傳媒概況

目前,大陸的英文媒介形式多種多樣,計有日報、周報、半周報、期刊、廣播﹐電視、通訊社、及新興的互聯網出版物。毫無例外,這些英語新聞媒介仍然運作於大陸共產黨控制的傳媒體制中,由各級政府新聞部門或對外宣傳部門監管。目前,所謂中央一級的主要英語新聞媒介有《中國日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第九頻道」、《北京週報》(一九五八年創刊)、《今日中國》(原名「中國建設」一九五二年創刊,一九九零年易為現名)、新華社英語部等。地方上,尤其是在經濟較為發達的一些大城市,英語媒體的市場需求近年日增。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有十幾個城市開設了都市電視台的英語節目、電台節目、創辦了英語報刊或雜誌等,如《廣州晨報》、《上海日報》、《上海星報》、《北京晨報》和《深圳日報》等,這甚至成為當地改善外來投資環境的一項指標。

英語傳媒因其宣傳對象的不同而被賦予編輯上的靈活性和一定的專業自主權。面對海外受眾和國內精通英語的知識階層,傳統中文媒介面對受眾進行輿論導向式的報導很難湊效,因此,有關當局和英語媒介從業人員都有一些彼此認可的容忍度底線,或曰發展空間。 英語傳媒的這些特徵,顯示了它在新的語境中變異的過程。外部文化滲透,社會對英語的需求,加上官方需要構築正面形象等,這些綜合因素構成了變異的主因,它是一種控制與取悅相互交叉的混合類型。

概言之,一九九零年代以來的英語媒介處於黨的領導,商業經營和英語特性這樣一個三重奏結構中, 它的內在張力和獨特功\能可以歸納為三:

(一) 製造共識功\能。毫無疑問,英語媒介的第一任務是按照黨的要求, 一方面大力報導改革開放的成果,另一方面塑造國家的正面形象,進而取得受眾的認同。

(二) 提倡多元化和全球視野。由於英語媒體享有的獨特地位和較大的自主空間,它在擴大報道議題,促進中西文化交流,培育市民社會和民主意識等方面,頗有作為。也因此,對國內保守的文化意識形態具有潛在的顛覆性。


(三) 工具(實用)理性功\能。英語媒介扮演著消息傳遞、語言學習和社會服務之角色。雖然上述三項功\能都和新聞本質和語言運用有關,但是,在中國當今社會轉型進程中,它們卻反映了英語傳媒和現代化變革的互動關係。


英語傳媒與黨報內容比較分析

為了使討論具體化能獲得實證經驗的支持,我們進行了一項內容比較分析,選取三家頗具代表性的報紙﹐他們是:英文的《中國日報》(全國範圍發行,發行量約三十萬)、《上海日報》(地區發行,發行量約四萬),以及全國最具官方權威的中文《人民日報》(發行量約一百八十萬)。比較《人民日報》和兩份英文報紙,可以較清楚看出英文媒介和主流中文媒介在處理新聞報導中的異同。 我們選擇了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至十七日一周內三家日報的所有新聞進行抽樣調查,並由兩位研究生獨立進行編碼登錄。我們期望借此了解英語傳媒與中文黨報在三個功\能方面的一些區別。當然,僅僅一星期的報紙不足以獲取足夠的樣本信息,三個功\能也未必能涵蓋\其他方面的內容。

表一是三報新聞報導處理手法比較的結果。從三個欄目的對比中,我們可以看出它們之間的異同:第一,儘管它們受眾的地區性不同,兩家英文報紙有著明顯的共性;第二,《人民日報》與兩家英文日報有較大的差異;第三,總的來說,英文報紙具有較多的西式報導的自由傾向,而《人民日報》則仍然比較傳統,報導上顯得僵化。

消息來源被視為媒介採集和編輯新聞的能力體現,即使在新聞監管的體制下,消息來源多樣化亦可作為專業化程度和編輯自主空間的一個標誌。我們的分析發現,本報署名報導佔了三份報紙的百份之六十,其中,《中國日報》高達百份之七十三點一。《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 只有百份之二十採納新華社電訊稿;《人民日報》的報導中,新華社電訊稿則佔百份之三十六點一。一般來說,大陸的主流中文報紙可以採用外國通訊社消息,但一般不能原文刊登。根據經驗和其他資料,兩份英文報紙登載外電消息的實際比例比本文紀錄的高很多。另外,《上海日報》對外電的依賴程度超過《中國日報》。

關於報導中引述之意見,我們主要關注官方意見與非官方的比較。正如所料,《人民日報》的報導有超過百份之七十七引述的是官方機構或人士的意見,相比之下,雖然兩家英文報紙的亦有百份之六十來自官方渠道,但是,它們為非官方意見預留論壇空間的願望十分明顯。在這方面,《中國日報》佔了百份之十四,《上海日報》佔了百份之三十三點三。《中國日報》因較為接近中央權力關係,比例比《上海日報》低。

考慮到中國大眾傳媒在報導反對意見時所受到的限制,多元觀點的見報比例標誌著傳媒對專業性的追求。如表所示,兩家英文報紙和黨報有很大的不同。《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在新聞報導中大約有百份之二十引述的是非官方的意見或觀點,但是,《人民日報》卻只有百份之七多一些。

另一個明顯的專業化特徵是導語的運用。倒金字塔的導語寫作是西方新聞採寫的基本手法,即將新聞最重要的事實放在的開頭。而在大陸則一直盛行「黨八股」式的導語。從統計數字可以看出,英語傳媒明顯擺\脫了這種「黨八股」限制,《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專業化的導語寫作佔了報導的百份之七十,這個數字在《人民日報》那?降了一半。黨性的限制與惰性,導致了專業化的滯後。

報導基調方面分為正面、平衡、負面三類。在歌功\頌德方面,三家報紙顯然大同小異。 但是,兩家英文報紙比《人民日報》更傾向於對事件進行多方面的平衡報導。《中國日報》平衡報導的比例為二十四點三,《上海日報》為三十四點八,《人民日報》則為零點七。

表二列出專業導語運用三個相關屬性,《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百份之三十五的頭版消息由倒金字塔方式寫成,《人民日報》只有百份之十一。顯然,黨報仍然無法擺\脫「黨八股」模式的敘述方式。

如深入一步來看,《人民日報》的專業化導語多數用於社會與文化新聞,前者的比例為六十三點一,後者為二十六點四。相反地,《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專業化導語運用在各類報導中分佈較為平均。

這三家報紙由本報記者採寫的報導,百份之七十都具有專業導語的傾向。即使是採寫自新華社的稿件,也體現了對專業化的追求。三家報紙刊登的新華社電訊中,約百份之二十採用西方導語模式。


英語媒介的功\能分析

由於中國既定體制的制約和市場效益的誘惑,大眾傳媒的作用發生了多重變異,傳媒面對一個日益成長壯大的市民社會和多元化的受眾,必須既符合當局的要求,又滿足受眾的需求。只有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們才可以理解當今大陸英語傳媒的功\能,尤其是英語作為語言媒介的使用所起的特殊作用。本文的內容分析發現,雖然英文傳媒和中文傳媒有很多相似之處,但是,它們之間的差別還是具有顯著意義的。

製造共識的認同功\能清楚地體現了英語傳媒與國家的關係,這一點和其他中文媒介並無不同。《中國日報》與《上海日報》對新華社消息和官方信息給予過度的重視及處理,顯示了這個傳統功\能並無實質上變化。當然,和《上海日報》相比,英語傳媒在程度上多少要好一些,對「黨八股」式的硬宣傳有些保留,這說明英語作為外來語言和文化表徵有一層屏幕的作用。

多元化的導向令英語傳媒能以多角度、多形式的手法處理新聞,在一定的情形下,更能發表不同意見,提供多元化的視角。我們發現上述兩家英語報紙比《人民日報》更喜歡趣味性和圖解新聞,更多地刊登本報記者的文章,較多的在報導中展示非官方的意見;它們對新聞事件的報導比《人民日報》持平或者多些負面角度的考慮。英語傳媒通過將新聞多元化的處理,拓寬了讀者國際視野。

工具理性功\能強調了英語傳媒實用的一面,它表現為提供信息、學習語言、專業示範等方面。我們的研究顯示,兩份英文報紙在報導地方及國家事務方面,不比《人民日報》遜色,更重要的是,在消息來源、意見多元化、背景資料和寫作質量方面,英語報紙比黨報更具專業性。

總之,這些功\能為文化輸入和輸出注入了新的含意。官方使用英語對外進行傳播,而英語本身的優勢和世界性又使這種傳播變得無法一廂情願,產生一種文化研究上常見的雜交和變異(Hybridization)的現象。這種變異是當今大陸英語傳媒變革的一種動因。誠然,Pieterse(一九九五) 提醒我們,不要過高估計這種雜交帶來的變異,「文化混交未必影響既存的權力關係」,但是,這種變異的力量,長遠來講,有可能改變根深蒂固的黨八股新聞話語模式。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官司

甄美玲
2018-01-11

中國的"互聯網主權"論

胡泳
2016-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