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泡沫化的(文、政、經)意涵

2014-04-18

  《來自星星的你》被譽為繼《大長今》、《擁抱太陽的月亮》、《屋塔房王子》之後最受追捧的韓劇,除在原產地爭取到28.1%收視的佳績外,在中港台三地所引發的網上也一時無兩。究竟《來自星星的你》的成功因素是否標誌着–套新方程式,同時會否為東亞(及其化亞洲地區)帶來新的電視產業啟示,還是會否觸發不同的地緣政經考驗?

劃時空(電視)消費美學?

  《來自星星的你》自去年十二月在韓國以水木劇出台甫收視出色,中港两地網民不約而同的讚男女主角俊俏美艶。此劇除了具備韓劇一貫的品牌素質 -- 俊男美女、浪漫情節及音樂 -- 之外,最為談論的,是其外星/地球人戀的「創新」主綫。其實,類似穿越時空的情節並非新鮮,從早期的韓國電影,到近期的《擁抱太陽的月亮》,男女主角都要穿梭時代才能相戀。此橋段在大陸電視劇近年亦成新潮流。跨時代的戀情除了令其更淒美,增加觀眾投入並幻想的空間之外,更重要的,是大大提昇劇集的視覺及美感。能夠穿梭時代的通常是男性而且擁有一官半職,身穿華麗衣服游走朝廷建築,使劇情能穿插現實與幻想之間,亦能增添華麗元素。穿梭時空儼如歷史劇與現代劇的混雜,但亦加強了電視劇的觀能刺激:古代服飾、佈景的華麗,彷彿証實甚至增加現代消費的理由,將觀眾的消費慾念轉為需要。2004年紅極一時的《大長今》,挺着歷史劇的包裝,實則為青春潮流偶像劇,產生不同層面的消費,更為韓國帶來巨額經濟進賬。

  《來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教授雖然並非古代英雄,但其外星人身分將觀眾的幻想空間抹上科幻元素之餘,更巧妙地與地球上的明星千頌伊碰撞而產生跨星域的愛情,變相激化劇集的「華麗」元素。這些「華麗」元素的符號意涵,當然就轉化在男女主角身上的「植入式品牌」:唇膏、品牌時裝、甚至包括室內設計及建築,符碼消費變成實則消費。有報導指,全智賢所用的YSL唇膏,其實為混合色,觀眾/消費者需要買上兩至三枝才能完全沾上她的星味,更何況她身上的其他產品。此外,「外星人」作為橋段亦巧妙地與科技結連,使劇集能藉此推銷韓國時尚電訊產品。《來自星星的你》變成一駒「超級廣告」,催谷跨地區市場對韓國潮流產品的消費。河知雲(河智苑)的《奇皇后》是另一同期十分受歡迎的韓劇。雖然在結局的收視壓倒《來》劇(有數點之差),但在經濟收益上絕對遜於後者。

互聯網時代的電視策略、視頻網站帶動電視劇市場的新形勢

  筆者從事韓流的跨文化流轉研究中,覺察到韓流的成功,主要在於韓國媒體工業在韓國政府的協作下,發展及積極推行一套全面跨媒體(混雜)外銷策略 (strategic hybridism):塑造歌影視三棲的藝人(全智賢今次就是從影到視的嘗試),在編劇中將產品植入劇情中,又由主演的藝人出現於產品廣告中成為代言人,大大提昇對藝人、產品以至劇集三者的宣傳效果及知名度。藝人隨着劇集躍身成為偶像,即被「邀請」到其他地區出席不同宣傳活動及影迷會。金秀賢就是好例子,早前馬不停蹄地到國內大城市(包括廣州、上海)作親善訪問,所到之處不單牽起當地粉絲的情緒,更為韓國品牌帶來不少收益。

  當然,金智賢「出征」大陸,正因看準其市場。該劇在中國大陸短短兩個月的網絡收視播放量就突破8億次,更為韓國產品帶來龐大商機。在劇中,男女主角使用韓國即時通訊軟體LINE來聯絡。其實LINE的全球註冊用戶已達3.4億,覆蓋230個國家,但進軍中國大陸市場一年多業績平平,因為敵不過「地頭蛇」大陸通訊軟體「微信」。但自《來自星星的你》風靡中國大陸後,LINE在中國大陸的單日下載量激增10倍。互聯網及視頻儼然成為今天電視的主要平台,甚至商品銷售渠道,潮流產品對準年青人依賴網絡作為資訊、娛樂、社交、及遊戲支柱,遂盡量投資在這些視頻網絡上。在美國,產品在互聯網廣告上的總支出逐年遞增4千萬,至2014佔產品總收入的12.5%。韓國偶像劇近年越漸依賴視頻網絡作跨國觀眾消費的平台,自然向互聯網廣告商打主意,劇情成植入式廣告的場地,似乎是順理成章的商業邏輯。《來自星星的你》的成功,更可能成為韓劇的新方程式:劇情需要「精緻化」地植入品牌,於是男女主角一方必然非富則貴,以製造階級矛盾,同時亦為平民觀眾強化幻想,以至激發消費慾望。

  互聯網時代對韓國偶像劇工業的另一影響,是容許劇情利用網民的積極互動而調較,以增強觀眾收看的盎然興趣。據分析指,在韓劇的生產模式中,電視劇是邊播邊拍,而且採取周播的方式。觀衆可以對主角的形象以及劇情提出自己的要求,使電視劇能及時跟蹤觀衆的審美需求變化,調整電視劇的拍攝內容和拍攝進度,甚至是人物命運的安排。比如某部電視劇的主角一生命運坎坷,編劇可能為了展現悲劇讓主角最終含恨離開人世,但觀衆可能覺得這太殘忍,不利於社會積極情緒的釋放。甚或電視台可設計可能的結局讓觀眾投票,達致劇情可徇眾要求的民主化局面。製作團隊更可利用網上容許的制式,包括問卷調查、投票、甚至遊戲,增加網民「煲劇」的樂趣。

粉絲經濟vs泡沫文化及經濟?

  誠然,此舉是企圖將收視/ 點擊最大化,亦是電視劇全球化的必然策略。《來自星星的你》的啟示,就是電視劇怎樣在互聯網時代利用粉絲經濟的文化後果。《來自星星的你》在大中華地區、甚至越南、印尼等地掀起的熱潮,可以肯定的,就是該劇造就的「粉絲經濟」。除了上述所討論的植入式廣告,由劇情所帶動的附帶產品,例如小說、音樂、有明星肖像的商品,經互聯網向各地粉絲銷售。這種策略,使電視劇生產儼如荷里活電影模式一般,所不同的是前者屬於一種更日常生活的媒體類型,在催谷粉絲經濟的前提下,必會令電視劇變成「廣告劇」(adverdrama)。或者,在今天流動電話/電視令電影與電視消費模式更一致的世代,必定會將消費主義大大擴張。另外,為了遷就最多植入式廣告而是否犧牲劇情的邏輯發展,甚或其完整性,尚可拭目以待。

  再者《來自星星的你》表面的經濟進賬,其製作成本卻高昂。先說外銷的收益,2001年韓劇出口額為800萬美元,至2011年已上升至1.55億美元;資深業內人士相信,韓劇在亞洲及其他地區仍有擴張空間。但為了滿足觀眾對韓劇日漸上升的期望,或者為成就某製片能被熱炒,其所牽涉的製作、宣傳,行政成本相應提高。更枉論韓國明星/偶像的身價暴漲,有說其身價更呈泡沫化,那是由於製作人迷信藝人的叫座力,出現了只憑名氣選角的亂象。據韓國廣播演員工會透露,從2009年至2012年,播出9部電視劇,演員片酬共達30多億韓元,部份至今仍未支付。1 去年金牌製作人金鐘學因拖欠劇組人員薪酬而走上自殺的不歸路,揭示製作人承受的風險不容忽視。韓流在當地帶動不少電視產業商機,及年青人發展影視創作的機會,使中小型規模製作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截至2013年底,政府登記的外判製作公司就有1231間,但當中具有製作實力的只有20多間。韓國影視歌偶像產業更成為不少青少年(及其家長)追夢場地,不少培訓演藝人材公司應運而生,造成萬千少女少男經激烈競爭,最後只有極少數脫穎而出,反映韓流對社會的泡沫化文化影響。

地緣(泡沫)外交政治影響

  《來》劇聲勢浩大,令本來已微妙的地緣政治關係變得複雜。日本TBS電視台,於4年前開拓的韓劇時段,也宣佈全面收檔,令韓流在日本大受限制。這股禁播風,起因於前年日、韓兩國爭奪獨島主權,令雙方局勢緊張,有政黨提出禁播韓劇以抵制韓流。風波延續到今年初, TBS電視台在播畢玄彬和河智苑合演的《秘密花園》後,也宣佈收檔,遏止韓流在當地蔓延。2 韓流亦令部分中日台網民發起「反韓」潮,甚至與「哈韓」族展開罵戰。這些網絡戰自韓流開始已不時發生,對現實中的地緣政治有多大直接影響也有待分析。但觀乎現在國家領導人也要正視互聯網民勢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日前論到他也在看《來》劇,甚至論韓劇「怎樣佔領了中國?」3 似乎要展示其親民態度,但也正視《來》劇的影響),韓劇將怎樣影響東亞地區的地緣外交(及內交)政治,值得關注。

1 韓劇的泡沫危機 【日韓同盟】夏其匡,新報2014年04月4日
2 日本禁播韓劇《星星》熱潮吹不起,東方網娛樂 2014年3月28日
3 「王岐山聊《来自星星的你》:韓劇走在咱们前头」2014年03月05日載於中國新聞網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是市場太小還是競爭太少

李敬華
2019-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