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網絡世界中走了一回

2001-03-15

  從傳統媒體轉至新媒體,從印刷文字傳媒跳進網絡世界,趕上歷史的洪流,卻袛是曇花一現;來得快,去得速,但我卻無怨無悔。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文字印刷傳媒的新聞工作者,十多年來,先後在日報及周刊工作,文字傳媒與我不可分割;直至去年三月,我毅然轉到網站去工作,像其他資深傳媒工作者般。

  九九年,科網股熱潮陷全球,網站開設如後春筍,新經濟興起,網股價值被高估,有數億以至數百億的估值。在這股銳不可擋的熱潮下,壹傳媒老闆黎智英也大搞網站,包括財經網、新聞網、醫療網、娛樂網、波網、體育網、科技網、馬經網、天氣網等。

  九九年十二月我被邀請往《蘋果日報》網站工作,考慮了一天,就答允了。為什麼?無他,為的是一份新挑戰及新鮮感,我希望在一個新媒體况,能重拾做新聞的衝勁及豪情。

實現新聞立體全面化

  二千年三月一日我到網站上班,橫在前的是一個二十一吋螢幕的電腦,感到好「Hi-tech」,同時又感到好「Hi」。查實,我對新科技一知半解,電腦知識僅限於開機、關機、打字寫稿改稿、上網找資料、電郵而已。

  在網站工作,最不習慣是要接觸很多的新詞匯,同webmaster、網頁設計員和程式員開會,不知道他們講什麼,一大堆科技詞匯,真叫人頭痛。新傳媒與印刷傳媒運作截然不同,前者要掌握及處理的鎖碎事也較多,由起site map,以至網頁上的字體大小或一條直線,都要兼顧。

  更甚者,初時要花的工序時間較報紙更長,第一次做焦點新聞(日本首相小淵惠三病危)時,下午四時完成內容,竟然要翌日凌晨四時才能成功上網。另外,只要些微技術錯誤,我就會束手無策;由於對科技的無知和運作不熟識,不時遭科技人用科技理由壓倒,心想的總是不能達致。當時我常埋怨說,互聯網世界是快速的,為什麼做網速度這樣遲緩?為什麼人家外國的網做到的,我們不能?

  同年三月八日,首次試行即時新聞,報道財政預算案。我要求編採人員要有電子媒介行家即時報道的能力,幸好尚算成功;往後的台灣總統大選、鍾庭耀事件聆訊、立法會選舉等,都作了即時的詳盡報道。四月推出每周五天的焦點新聞、不定時的專題、圖輯,至十月底合共完成逾二百個。

  網上新聞與傳統報章有何分別?網上新聞是分分秒秒的,網民隨時隨地獲得資訊,編採人員也不受報章死線所限,隨時隨地將新聞置於網上,出錯時也可快速改正,而網上影像打破了報章硬照的限制,令新聞更靈活、更生動。

  網上新聞的特性是新聞立體化、全面化,集電子傳媒與印刷傳媒於一身。由於互聯網無遠弗屆,提供的資訊可全面性,有原整的資料,也可有經編輯的資訊供選擇。此外,亦提供相關的新聞、相關的網址,讓網民對新聞有全面的了解。

  另外,互聯網是互動的,論壇與聊天室是網上的海德公園,成為網民發表即時意見的好地方,單是入境處縱火事件,就收到海外及本地共七千多意見。

  轉到網上工作的報章記者也需要「變身」,他們再不是單純的文字記者,而是多媒體傳媒人,提供即時的新聞報道,也要用微型攝錄機拍攝,「ONE MAN BAND」成是網上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方式。

  當時我與同事就草擬了一份計劃書,提出網上新聞立體化的理想,用視像、動畫、圖像及文字等全面表達新聞,例如一宗嚴重車禍,可藉動畫將事發過程和盤托出,雖然電視新聞也有同樣的功能,但受眾卻受時間限制。

網站裁員一觸即發

  正當各人雄心萬象之際,郤遇上科網股泡沬爆破。三月十日,納斯達克指數升至5048點歷史新高,同月下旬下滑,網站噩夢開始。六月二十日,《南華早報》財經網站率先裁員,自此香港網站公司裁員潮爆發,骨牌效應下,相繼有網站裁員或關閉,四個月內被裁同業逾千人,當中包括壹蘋果網絡。

  其實在六月底,黎智英由壹傳媒大樓(網站辦公地方)遷回《壹周刊.蘋果》大樓時,當時傳出公司會關閉多個籌備中的網站,其後他發了一封公開信,澄清有關謠言:「I have no doubt that e-commerce is our future. My commitments to our online ventures have not wavered.」

  七月初,我獲悉公司要大幅裁員九十人,要將每月燒錢一千萬元,減至五百萬元。黎智英這封公開信因而被指為「bullshit」。

  十一日,第一次大裁員開始,我痛心地將五名即時新聞網的同事裁走,其中一位剛好生日,送他這份「生日禮物」叫他終生難忘,於我卻不好意思。

  當時我已憂慮:「黎智英會否原地踏步,袛保留一報四刊(包括蘋果日報、壹週刊、忽然1周、壹本便利及飲食男女)的內容上網,其他一切叫停」;但我心想不會如此吧!豈料成真,十月底又來一次近百人的大裁員,今回包括自已,這天正好是我的農曆生日,八個月的網絡生涯就此終結!

  第一次裁員後,我寫了一封電郵給友人:「看著前面多張的空桌,總是有點哀愁,想著已離去的同事,他們不甘心,一切努力付諸東流,心底裡壓抑著的傷感再也按奈不住,我哭了!」

  第二次大裁員後,我又寫了一封電郵:「預料不到管理層會作出如斯快速、連根拔起的決定,肥佬黎今次好似大刀王五——手起刀落。」這天,我們試行中的即時新聞網發了一條獨家消息,也是最後的一條新聞——壹傳媒網絡大裁員近百人。

  在網絡世界工作了短短時間,像在虛擬的世界裡走了一趟,當日我接受訪問時說:「一場遊戲一場夢,總算在虛擬的世界裡『玩』了幾個月!」

「網絡風暴」的啟示

  這場「網絡風暴」有什麼啟示?這是遲早來的風暴,投資者太早太快請人太多,盲目將網站擴張,高估網股價值,股民盲目的吹捧;當傳媒的老闆發覺不能將虛擬的財富轉化成真實時,當只有「燒錢」未能賺錢時,當瀏灠人次不能保證廣告收益時,一切都要靠邊站。

  科網行業不可能完結,看來經此一役,舊經濟和新經濟合併,傳統傳媒與新媒體結合,似是為勢所趨。如何吸引投資者,如何有回報,是網絡財經專家首要研究的課題。網上新聞並非不可為,如何將資訊轉化為財富,當瀏覽人次高而無廣告時,收費是否一條出路?

  近日台灣《明日報》網站要結業,像這樣有水準的網站也倒下來,可惜!未幾,TVB和星島網站又裁員,嘆息!原來網站的噩夢仍未結朿,網絡血淚史仍在進行。

  執筆之際,又警聞全球最大的入門網站——雅虎,也難獨善其身,發出盈利警告,可想像網站經營前景仍堪輿,出路何在,費煞思量。

  在多個網站倒閉及裁員後,我總是有種寂寞的感覺,何解?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2017年度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之使用情況調查

馬偉傑
周展樑,張雅琳
SY MediaLab Big Data 調查組
2017-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