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台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看法

2001-08-15

  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認知,不僅可能決定新聞報導的風格與內涵,也會影響新聞媒介的社會功能。當社會現象日趨複雜,人們對新聞媒介的依賴程度逐漸增加,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認知,尤其值得重視。

  我們研究的主要目的,在比較大陸、香港與台灣新聞人員對新聞媒介角色的認知——在三地新聞人員的腦海中,新聞媒介應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新聞媒介在報導新聞時,應該只據實報導?還是應該解釋分析,甚至扮演鼓吹、宣導的角色?

  本研究採用的方法是問卷調查,以隨機抽樣的方式進行,調查以三地新聞機構的新聞人員為受訪對象,包括記者、編輯及其他直接或間接處理新聞的人員。為了使研究結果能進行比較分析,三地採用相同的問卷。

  大陸的問卷調查由受訪者自行填答問卷。從一九九七年一月到四月底,我們共收回有效問卷1,647份,完成率達76.6%。香港新聞人員的調查在一九九六年夏季進行,由被抽中的新聞人員自行填答及交回問卷,收回五百三十三份有效問卷,完成率是62%。台灣的問卷調查在一九九六年七月進行,由受訪新聞人員自行填答,結果成功訪問八百三十四人,完成率為68.5%。

  此項研究的詳細報告將於今年十月間以單行本(monograph)形式發表,這裡只能撮錄其中的要點。研究結果顯示,不同地區的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認知會有所不同。過去在美、澳進行的研究發現,「解釋與調查」是美、澳新聞人員認為最重要的媒介角色,但對中港台三地新聞人員而言,「資訊散佈」卻是媒介最重要的角色。

中港台媒介角色認知迴異

  即使是文化、血緣、文字系統相同的地區,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認知也可能迴然不同。儘管受訪的中港台三地新聞人員均認為「資訊散佈」是最重要的媒介角色,但大陸新聞人員較重視媒介的「解釋政府政策」與「鼓吹民意」角色,最不重視「對立」角色;香港新聞人員最不重視媒介的「鼓吹民意」及「文化與娛樂」角色,但對媒介的「對立」角色之重視程度遠超過大陸與台灣新聞人員,台灣新聞人員對媒介的「解釋政府政策」、「鼓吹民意」及「文化與娛樂」角色的重視程度相等,較不重視「對立」角色。

  研究的另一發現,是人口變項、組織變項與媒介工業對媒介角色認知影響非常有限。這樣的研究發現和過去的研究結果大致相同。人口背景、組織因素及媒介工業對媒介角色的影響有限,可能是因為新聞人員對媒介角色的認知,深受政治、社會體制的影響,在同一國家、地區內的媒介,不僅享有的自由、所受的限制相同,新聞人員的教育方式、編採習慣、對新聞價值的判斷也大體類似,因而對媒介角色的認知差異不大。

  雖然媒介工業對媒介角色的影響不強,但本研究發現,港台兩地的印刷媒介新聞人員比廣電新聞人員重視媒介的「解釋政府政策」和「文化與娛樂」角色,而大陸的廣電新聞人員卻比印刷媒介新聞人員重視媒介的「解釋政府政策」和「文化與娛樂」角色。過去的研究發現,印刷媒介新聞人員比廣電新聞人員重視媒介的解釋角色。本研究的這項發現顯示,媒介工業對媒介角色認知的影響,須視社會制度而定。幾乎在所有的社會中,廣電媒介的影響力都超過印刷媒介。

  在中國大陸,愈重要的媒介,在解釋、執行黨及政府的政策及提升文化水準上,扮演的角色愈重要。因此,大陸廣電新聞人員較重視媒介的「解釋政府政策」和「文化與娛樂」角色。至於港台兩地,媒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印刷媒介在新聞的簡潔和時效上無法和廣電媒介競爭,只能加強新聞的深度與解釋,並提供更多的特別題材報導(如文化、影視、娛樂等),才能和廣電媒介一爭高下。因此,港台印刷媒介新聞人員較重視媒介的「解釋」和「文化與娛樂」角色。

媒介鼓吹民意與對立角色

  大陸新聞人員除了最重視媒介的「解釋」角色外,對媒介的「鼓吹民意」和「文化與娛樂」角色的重視程度,也超過港台新聞人員。香港新聞人員則最不重視這三種媒介角色。但香港新聞人員比較重視媒介的對立角色,大陸新聞人員最不重視媒介的對立角色。台灣新聞人員對媒介「對立」角色的認知,則介於大陸、香港之間,但和香港新聞人員極為接近。

  三地新聞人員對媒介「鼓吹民意」和「對立」角色的重視程度,也和三地的社會體制息息相關。在中國大陸,塑造民意、領導輿論、引導民眾支持政府是媒介的重要任務,因此新聞人員重視媒介的「鼓吹民意」角色,「對立」則是媒介的禁忌,是黨與政府無法容忍的媒介的角色。在台灣,反映民意、為民喉舌、實行輿論監察是媒介的重要職責,因此新聞人員相當重視媒介的「鼓吹民意」角色。此外,媒介也負責監督政府,如果發現政府有違法或違反民意的措施,媒介也可能扮演「對立」的角色。至於香港,由於長期受殖民政府的統治,媒介習於迴避敏感的政治問題,並不積極介入社會,也不熱衷鼓吹民意,大多透過報導反映民意,這種迴避本地政治的態度在回歸後有改變。因此香港新聞人員較不重視媒介的「鼓吹民意」角色。也許由於正由於長期受英國殖民統治,新聞人員深刻體認政府需要監督與制衡,因而較重視媒介的「對立」角色。

社會變項作預測

  在本研究分析的五種媒介角色中,社會變項是預測其中四種角色的最有力變項。只有「資訊散佈」角色,社會變項則沒有顯著的預測力。由於「資訊散佈」是媒介的基本社會功能,也是媒介存在的主要理由。也正因為新聞媒介能傳遞大量的資訊,才能發揮其他的功能,因此「資訊散佈」成為三地新聞人員共同重視的媒介角色,也造成社會變項無法顯著預測這種媒介角色。但在其他的媒介角色上,社會變項則是最有力的預測變項。

  就「解釋政府政策」而言,大陸新聞人員的主要任務,是為黨及政府服務,新聞人員當然會把「解釋政府政策」視為重要的媒介角色。台灣新聞人員在解嚴前長期受執政黨及政府的控制,即使在解嚴後,公營與黨營媒介仍然繼續受政黨控制,「解釋政府政策」早已根深蒂固地成為新聞人員重視的媒介角色。但對長期受英國殖民統治的香港而言,媒介對政府政策有較高的疏離感,認為解釋政策是政府的事,媒介應該客觀中立,不應越俎代庖。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背後

呂秉權
2018-10-22

假新聞 Vs 新聞自由

彭家發
2017-04-13

傳媒有防止自殺的能量

柯達群
2016-05-20

新聞不自由,社會就要死

蘇鑰機
2016-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