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新聞自由

2000-09-15

  今年九月四日出版的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刊登「俄羅斯媒體反擊」一文,指出在庫斯克潛艇事件中,俄羅斯的總統普丁把該危機的發生,並非歸因於軍方與官員對事實真相的蒙蔽,而歸咎於惹是生非的獨立媒體。事實上,俄羅斯的不少媒體顯現無比的勇氣,以新聞或圖片或電視畫面報導事實真相,與官方發佈的消息大相逕庭。該文報導,媒體勇於揭發內幕的表現觸怒普丁總統,他憤而指責獨立媒體負責人是「竊取金錢,操縱民意」。

  這個事例顯示,政治人物有一種傾向,就是以新聞媒體當作代罪羔羊,承當政府施政錯誤與危機的責任。這類「嫁禍論」也曾經出現在台灣的政治人物的嘴中。在國民黨主政的某段時期,就有政客大力抨擊新聞媒體是「社會的亂源」,也有在選舉期間,民進黨的候選人陣營人物不滿新聞的報導,而當眾撕毀報紙的行為。諸如此類的現象,暗指社會本無事,是記者們擾嚷興波,引起輿論蕩漾,有除之而後快的意思。

  這類嫁禍論調若不即時澄清,可能引發民粹公憤,將民眾注意的焦點從政府作為的過失,轉移到新聞媒體的運作上,對於記者採訪編輯的公信力產生懷疑,玷污新聞機構應有的超然立場,進而對於珍貴的新聞自由有所殘害,就不禁令人恐懼了。

媒體發揮「看門狗」功能

  就歷史的觀點來說,新聞自由是長期奮鬥爭取來的,已經成為人類珍惜的社會價值。新聞自由必須受尊重保障,新聞記者與媒體機構才會發揮監督政府,促進社會進步的效果。這就是西方傳播界所稱的「看門狗」(watch dog)的功能─新聞媒體記者自比為凶狠的看門狗,在採訪公共事務上,密切注意公眾人物的言行,掌握社會機構的運作,隨時揭發任何可能的舞弊、貪污、掩飾的事情,以滿足大眾的「知的權利」(people's right to know)。

  在新聞採訪史上,新聞記者「看門狗」功能發揮得最淋漓盡致,而為舉世矚目的事件就是美國的「水門案」。一九七二年六月十七日晚上,有五個小偷闖進位於華府的水門飯店的「民主黨全國競選總部」辦公室。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兩位記者伍德華(Bob Woodward)與伯因斯坦(Carl Bernstein)以靈敏的新聞鼻,感覺其中有不可告人的黑幕,遂積極展開調查,赫然發現幕後的黑手竟是白宮的主人──尼克森總統,暗中進行政治監控、收買、非法使用競選經費的行為。在兩位記者鍥而不捨的努力下,透過新聞報導,使世人明白真相,引發美國司法界的注意調查,終於迫使尼克森總統於一九七四年八月九日宣佈辭職。

  自從「水門案」的真相被挖掘之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伍德華與伯因斯坦立刻名滿天下,成為新聞界矚目崇拜的偶像,也是新聞人爭相效法的對象。換句話說,他們兩人在報導「水門案」醜聞的新聞上,已經創造歷史的里程碑,成為記者與媒體發揮「看門狗」功能的典範。

  他們的優越表現固然是由於其採訪調查技巧高明與人脈關係豐沛,然而,不可否認的,充份的新聞自由的環境使得兩人在採訪報導上,有足夠的揮灑空間,讓事實真相水落石出。這也就是美國的社會機構與法律對新聞自由的捍衛,不遺餘力的主要原因。

台灣傳媒存在牽制

  在台灣,經過多年的努力,新聞自由獲得社會的認同,受到前所未有的保障。一個鼓吹人權與民主有名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機構,發表「2000年新聞自由調查」(Press Freedom Survey 2000)報告,指出台灣「今年廢除長達六十八年的出版法,已經成為亞洲最自由的媒體環境。出版法曾經賦于政府檢查沒收違背安全或公共道德的印刷品之權力。三百四十幾家報紙都是私營的,反映多元的觀點,仍然有法律禁止鼓吹獨立或宣揚共產主義,但是一般不加以執行。四家主要電視台是黨政軍所擁有或有密切關係的。有些節目公開批評執政黨。由於有線電視台數目激增,一九九九年通過法律限制有線電視的所有權集中。」

  儘管如此,三家主要的無線電視台,在2000年的總統選舉過程中明顯偏袒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引起學界與社會團體的不滿。而民進黨在選舉獲勝,陳水扁總統組織新政府,氣象一新,社會大眾普遍期盼其競選的媒體政策主張得以落實之際,不料,卻因為強力介入無線電視台的高層人事安排,引發輿論廣泛的負面批評,確實令有識之士感覺遺憾。此一舉動是否會玷污新聞自由的媒介環境,進而窒礙記者與新聞人員的採訪報導內涵,尚不得而知,有待密切觀察與追蹤。不過,我們由衷的期望,台灣在歷史空前的政黨輪替之後,執政的民進黨應該勇於拋棄舊政府對電視媒體的牽制,轉而全面回歸專業,讓新聞自由的大道更為寬廣平坦。

  事實上,這種期望在目前的台灣是有可能實現的。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客觀的條件─政黨輪替─已經具備,舊有的長期的包袱,包括制度、人事、規章等等,都可以重新評估,藉此機會推陳出新,奠定一個長治久安的新局面。可是,我們必須指出的是,客觀的條件雖然具備,但期望的落實與兌現仍需主事團隊主觀意願的配合,以理念為基礎,強力的推動,自然能夠得道多助,達成預定的目標。

新聞自由的保障

  健全的新聞自由環境得來不易,但是,稍有不慎就會破壞它的純淨與完整,而影響民主的全面運作,造成政府與人民莫大的損失。

  因此,在涉及新聞媒體的專業領域,政治人物應謹慎運用政治權力,千萬不要從偏狹的黨派利益或個人之私為著眼點,以免無形中損害新聞自由的充份運行,否則得不償失,結果會適得其反。目前俄羅斯的獨立媒體在潛艇危機的報導上,不顧總統與政府機構的壓制與封鎖,刊播事實真相的勇敢表現,正足以說明新聞媒體與新聞工作人員會反撲的,而且一旦反撲,猶如大火燎原,勢不可擋,衝擊政治人物的形象與信譽。

  最後,我們要強調,新聞自由的保障不能完全期待或依賴政治人物的承諾或善意,相反的,新聞記者與新聞媒體本身的團結更為重要。換句話說,新聞專業人員的結合,成立相關的團體或發言刊物,保護新聞記者或工作人員,不受政治勢力的控制或侵犯,並且即時聲援受壓制的專業人員與團體,才是保障新聞自由的最大力量。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背後

呂秉權
2018-10-22

假新聞 Vs 新聞自由

彭家發
2017-04-13

美國傳媒參訪考察隨筆

陳易安
2016-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