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新事?談本地流行文化

1998-03-15

  一向以來,研究主流大眾傳媒的學者大都側重於正統傳媒,如新聞內容報導手法及政治新聞的處理,他們多認為其他大眾媒體如肥皂劇、流行曲、漫畫等均是娛樂消閒,人們不會抱太多心思和精神,往往看後都不會留下深刻印象。有些學者更指出那些是低級文化 (low culture)。然而,一些「另類」的學者編著了一本名為《娛樂研究》 (Studies in Entertainment) 的文集,當中他們指出娛樂往往被一群主流學者放在邊緣位置,忽視了黃金時段的電視節目、VCD 和八卦雜誌等對流行文化、女性觀念、消費行為以及家庭觀念的影響。

  事實上,除了從事新聞行業的人仕對正統傳媒特別留意外,其他一般大眾,如年青人、主婦、藍領等花在看肥皂劇、聽流行曲的時間比看新聞的時間為多。若隨便找一個市民作訪問,相信他/她對「真情」之劇情發展,又或者對「四大天王」歌曲的認識,一定比同期的時事為高。就消費的角度而言,大眾花在 CD、VCD、娛樂周刊、電視、演唱會的時間和金錢也一定比花在買報紙或新聞雜誌為多。可見在一般市民生活中娛樂消費所佔的份量十分重,可見它的影響力是無從躲避。

娛樂文化影響深

  一般人想到傳媒對人類的影響,不期然會聯想到政府通過傳媒廣播其政策,團體如環保份子推廣他們的訊息,甚至商家亦透過不同的媒體推銷其商品。以上種種資訊以及權力操控的流向都是由上而下,從一權力核心至普羅大眾。這種單一的傳播方式,大眾未必完全「照單全收」,甚至會有抗拒的情況。

  娛樂文化對資訊的操控與影響是截然不同的。受眾在擢取娛樂資訊的過程中,是主動的參與者,而大眾本身也是娛樂文化的一部份。讓我引述後結構主義者 (Post-Structuralist) 之用語,娛樂文化之影響就好像微血管般滲透社會每個角落。每個受眾都被「監視」,因為每個受眾都屬於某幾個特定的朋輩或階級,而他們均困於所屬的文化中,個人為了溶入群體或渴望被接納,就必須掌握該群體所屬的語言和文化。所以娛樂文化的傳播模式並非單向,而是多向、多層次的。

  娛樂文化的生存空間就像蜘蛛網般,互相聯繫,每當受眾接觸其中一個文化,也就自然地被牽引至另一個文化介面的空間裡。例如「古惑仔」系列的電影,深受年青人歡迎,相繼有續集推出,連帶早陣子流行一時的「他媽哥池」電子寵物,也借用「古惑仔」的主角浩南的形象,推出「他媽浩南」作為電子寵物第二代,雖然最後胎死腹中,但這種把電影人物角色引入電子遊戲的方法,證明了娛樂訊息是無分界限,互相聯繫的。例如在電影「百份百o岩 feel」中,張達明模仿劉德華在「烈火戰車」的形象來吸引梁詠琪等情節,都是把其他娛樂文化的內容引入其中。在文化研究之範疇中,這便是典型「多重文本」(intertextuality) 的例子。

多重文本聯緊現象

  香港娛樂文化中之「多重文本」現象,大致可從兩個層面窺探,其一就是娛樂文化所帶出的主題或訊息,其二是它所用作傳播的媒體或在傳播中出現的形式,以上兩個層面又可各分為兩種情況:

  (一)首先從主題或訊息方面說起,相同的主題,會相繼以同一種形式作延續;例如受歡迎的電視劇或電影會相繼推出續集,「刑事偵緝檔案」或「古惑仔」一至四集便是很好的例證。及至最近以「古惑女」為主題之「洪興十三妹」亦上映。日本電視劇「悠長假期」在香港推出後大受年青人歡迎。另一相同主題之劇集「戀愛世紀」亦廣受愛戴。

  另一個娛樂文化帶出相同主題或訊息之情況,是同一訊息會在不同的時間延續,例如「百份百感覺」,除電影本身受歡迎外,其主題曲和插曲亦流行一時,帶動收錄有關歌曲的音樂產品的銷路,其故事也被輯成袋裝書。又例如「戀愛世紀」中所出現的水晶蘋果,在香港的連卡佛已經賣至斷市,而其原聲光碟亦以水晶蘋果作為賣點。

  (二)娛樂文化中「多重文本」之第二層面——傳播或表現方式。這層面也能細分為兩種情況。首先是在不同主題或內容的訊息中,採用相同的表達方法。舉例來說,電視劇「真情」中阿海、彩瑤和湘湘的三角戀,特設電視熱線讓觀眾投票競猜阿海最後會選擇那一個戀人。有些節目如「人生交叉點」,觀眾甚至可以用電話投票來決定電視結局。後來「自由 2」廣告阿 Roy 最終要從 GiGi 及 Ivy 二人中選擇其一,也同樣由觀眾投票決定。

滾雪球式追捧

  另一「多重文本」之情況反映在同一的主題或訊息會以不同的表達方式出現。常見的例子是電視劇廣為受落的人物,很多會被廣告商邀請以同一形象推銷其商品,例如近期有以苑瓊丹形象推銷的抽油煙機。

  其他「多重文本」的例子多不勝數,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從受眾的角度來解釋,「多重文本」能存在的理由很簡單,觀眾對他們喜愛的電視藝員所主演的劇集和電影會特別留意,甚至盲目追捧;又或者某類題材受觀眾歡迎的電影,製作人當然會樂於推出相似的製作令電影賣座。

  從製作人的角度來看,當他們知道這個橋段可令觀眾受落時,他們亦會不自覺地將近似的意念融會在自己的創作中,好像在「大澳的天空」內亦曾播出「悠長假期」的音樂一樣。另外在「悠長假期」中,製作人把失戀的時間比喻作漫長的假期。香港的填詞人亦取用這個橋段,在鄭秀文「生活語言」這歌中引用,當中的一句歌詞正是這樣:「……像放一次長的假……」。


日本片集「戀愛世紀」大受歡迎,連曾在節目中出現過的水晶蘋果,亦賣至斷市。

創作與抄襲

  總結上文,筆者從社會角度談及娛樂文化的影響,又從文化研究角度,分析了不同形式文本的聯繫。但從商業角度,畢竟會問這些文本聯繫對傳媒創作人又有甚麼關係呢?

  一些大製作,當然有龐大的宣傳費用,令一些從未出現過的意念,就算平淡無奇,也可轉瞬間變成街知巷聞的話題,但不是每個創作人、策劃人都有這麼多資源。娛樂文化裡的「文本聯繫」在此就可發揮作用。創作人只要掌握現今最流行、最 IN 的文化題材,借用橋段加點變化,就可製作出受大眾歡迎的節目,一個受落的意念,在改頭換面後又可受歡迎。筆者不是鼓勵抄襲,只不過想指出抄襲與創作只是一線之差。世界各事物,萬變不離其中,看看近日大行其道的「鐵達尼號」,又不是源自一套「舊」鐵達尼的電影嗎?占士邦片不是幾十年前已流行嗎?只要懂得更新,舊的意念也可再回復青春,創作人只要肯花心思運用「文本聯繫」的意念,好的作品就很容易創作出來。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從報章報導看近年香港大學生形象的變化

黃浿沂
王碩禧
鄭梓峰
鄭曉怡
莫浩廷
蘇鑰機
2019-03-08

港股資訊類電視節目的大陸市場需求

莊太量
路遙遙
2018-02-09

個性迥異的大學學生報

潘樂遙
蘇鑰機
2017-07-25

無綫與你的音樂選擇

黃熙婷
2016-10-04

新媒體時代 新在何處?

陳智傑
2016-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