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VCD城市的誕生

1998-09-15

  在九四年間,當 MPEG(即 Motion Picture Experts Group 簡稱)卡剛在電腦商場上推出時,並沒有為很多人注意。MPEG 卡最初是由美國一間叫 Sigma Designs 的公司所生產的 RealMagic(後來改名為 Reel Magic)附加卡,配合光碟機(CD-ROM),可在電腦上放映電影的玩意。但那個時候,混沌初開,一般人都不知道 CD-I、CD-V 和 VCD 有甚麼分別。

  經 MPEG 卡播放 VCD,效果不見得好,畫面上的動作既不暢順,且出現鋸齒紋,根本無法與 LD(Laser Disc)比較,所以無論生產商及消費者,都不大看好這個市場。不過,一如其他電腦產品,MPEG 卡在推出後,價格便馬上下調。九五年初 MPEG 卡的零售價大約是四百美元,但到了年底,已跌至二百美元以下,不少星加坡及台灣的電腦商紛紛加入競爭行列。在九六年的夏天,一千港元不用的 MPEG 卡,已在電腦場賣得如熱餅了。那是 VCD 的第一波。

低成本利潤高

  VCD 的市場,最早發源於廣東省廣州深圳一帶的。國內市民的平均消費較低,負擔不起昂貴的LD,便退其求次,買張 MPEG 卡或 VCD 機看電影算數。當 VCD 碟(國內叫「小影碟」)的價錢逐漸普及,從百多二百元降至數十元一片,即時產生了流行效應。隨著電腦晶片技術的發展,在一部 P5 的電腦上,不用經 MPEG 卡,VCD 都可以經軟件(如Xing)解壓播放,令看VCD 的成本大大降低。

  講 VCD 而不講翻版 VCD 是說不過去的。VCD 之所以能在中國、香港以及東南亞一些地區流行起來,實在多得翻版商。翻版,或甚至拍製 VCD ,遠較 LD 的成本為低。今天印製一張 VCD 的成本不過是兩元左右,在市面上賣十多二十元,自然有利可圖。翻版商人看出廣東地區,以至香港都有龐大市場,於是狂燄地推出翻版 VCD 。

  翻版 VCD 的內容大都是電影院正在上映的首輪電影,部份電影更因為在歐美先行開畫,令翻版商可以取得版本後,速速製成 VCD 後,搶先在本地發售。打破了制度上時間和區域的限制。

  翻版 VCD 對於本地戲院票房的真正影響雖不易估計,然而在今年的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中,電影界人士借題發揮,指年來電影業市道低迷是受到翻版 VCD 所致,向董特首表示政府打擊翻版 VCD 不力,最終會扼殺香港的電影工業!

  之後,政府連日大舉掃盪翻版商場,工商局局長周德熙更提出,為了要打擊翻版 VCD ,將考慮立例嚴懲購買者亦要負上刑事責任,惹起不少爭論。

  除了本地及荷里活電影外,日劇亦成為了 VCD 大量翻錄的對象。在 VCD 流行以前,如《東京愛的故事》、《愛情白皮書》、《同班同學》等日本劇集,雖受到一定的歡迎,但遠遠不及近年 VCD 所掀起的潮流瘋狂。以木村拓哉、松隆子、竹野內豐、廣末涼子為首的偶像熱潮從此一觸即發,《悠長假期》和《戀愛世紀》兩齣日劇就成為了每個香港年輕人必修的愛情一課。

公眾的消費取捨

  VCD 的流行,令到不少業內市場人士大跌眼鏡,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那是一件未盡完善的產品。VCD 所採用的 MPEG 制式,是屬於雛型,畫質遠遠不及 DVD(Digital Versatile Disc)的 MPEG II,人們都視 VCD 為過渡性的產品。然而 VCD 就利用了硬件商與軟件商對於 DVD 版權保護的爭拗,殺出了一個新局面來。當 VCD 機侵佔據了一定的用戶數量,另一種制式(即如質素較高的 DVD)要打進市場就愈見困難了。

  VCD 之所以能在短短的一年間殺入差不多每一個家庭,可以看得出消費者都屬於所謂「先行者」(early adopter)模式的,他們樂於擁抱新科技,態度是開放的。此外,廣東地區、香港及台灣三地資訊及交通發達,連繫而成一個強大暢順的銷售網絡,對於促銷有很大幫助。且暫不說侵犯版權的問題,日劇自台灣的衛星電視上錄映,繙譯了中文字幕,印製成 VCD—甚至一翻再翻,然後運到本地商場出售,為時不過三數天,的確展現了中港台三地高效率的緊密合作,是有其積極意義的。

  VCD 是一種低質素而平宜的影視制式,它之所以受歡迎,可看出本地消費者的取捨,是對「價廉」的要求多於「物美」。而軟件的大量供應,亦可彌補了硬件規格上的缺憾。這大概可以解釋 LD 在這十多年來只是漸進滲透式進入市場,不似 VCD 極一時之盛,皆因礙於軟件訂價高昂,不是一般家庭所能負擔。對於中國內地人民,VCD 更是一次家庭娛樂革命,從前只可以在昂貴 LD 看電影及唱卡拉OK,今天的「小影碟」已可滿足,大大增加視聽之娛。

傳媒娛樂大衝擊

  在電影娛樂事業而言,VCD 的確是一個大洪流。VCD 既影響了現時戲院的進賬,但與此同時,這亦是一個的確存在的影院、影碟及影帶以外的龐大新興市場。VCD 令目前的發行制度、版權保護都受到衝擊。至於觀眾的消費及看電影的模式,都是需要重新評估的時候。

  此外,日劇和電視遊戲節目如 SMAP 的受到歡迎,亦反映了本地電視台所製作的節目未能跟上大眾潮流,所謂失諸禮求於野,這都是值得本地電視台值得檢討的。事實上,日本電視劇以「每季一齣、每周播放一次」的篇幅,創出了一種獨有的風格,製作的認真程度,可媲美電影。

  VCD 今天已成為一種大氣候,相信再沒有哪個香港人不知道 VCD 是甚麼—電影及日劇 VCD 既成為一時風尚,出版商亦利用了這個新媒體,出版動感較強,以汽車、或年輕人潮流作題題材的 VCD 雜誌。至於音樂 CD 或傳統雜誌,俱流行隨碟附送 VCD 作招徠。 VCD 已成為一種受大眾歡迎,方便、廉宜的娛樂媒體。

  沒有很多人為意,原來從第一張 MPEG 卡的出現,一個 VCD 城市已經默默地誕生。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ICT Use at Home and Telecommuting Practices in Hong Kong

Louis Leung
Renwen Zhang
2016-07-25

數碼廣播 七年之癢

林永君
2014-11-13

剖析中央禁裝Windows 8

簡錦源
201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