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盃遇上小米盒子 – 香港相關的法規和政策

2014-09-04

  巴西世界盃曲終人散,但小米盒子熱潮未減。本文圍繞這些事例,探究互聯網電視 (Over-the-top, OTT TV) 對香港傳統電視行業帶來的衝擊,討論相關法規和政策。

  互聯網電視泛指影視節目經由互聯網傳送,而非透過傳統的電視台,但住戶大多使用電視機接收。網上節目選擇多如天上繁星,觀眾毋需按節目時間表收看,而直播幾乎實時傳逹,且絕大部分免費。因此,一些觀眾不再訂購收費電視服務,並減少觀看電視台的免費節目。收看互聯網電視這股風氣,近年在全球很多地方如美國、中國內地、香港等盛行。傳統電視行業叫苦連天,抱怨網上侵犯版權情況十分猖獗,很多網站盜播電視劇和體育賽事,導致電視台觀眾大量流失。

觀眾不滿世界盃播映安排

  十多年來,香港很多觀眾,尤其是球迷,非常不滿世界盃賽事的播映安排。在2002年以前,世界盃賽事由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兩家免費電視台共同轉播。然而,2002年、2006年、2010年連續三屆,有線電視都奪得世界盃香港區獨家播映權。多年來,有線電視只經營收費電視,以高價投得世界盃獨家播映權,旨在吸引更多訂戶。然而,這種做法使觀眾無法如以往一樣免費收看所有賽事。

  今屆世界盃在巴西舉行,香港區獨家播映權改由無綫電視投得。不過,無綫電視這十多年兼營收費電視。它沿用有線電視的做法,按國際足協規定,只把二十二場賽事安排在免費頻道播放,其餘都放在收費頻道。換言之,觀眾要看無綫電視提供的足本六十四場賽事,仍得付款。結果,中國大陸、台灣和澳門的電視觀眾都能免費觀看世界盃所有賽事,香港卻成為大中華地區唯一的例外。

  無綫電視收費頻道的最低月費是148港元,用戶須簽約兩年。換言之,用戶要付出近3,600港元,才能觀看世界盃全部賽事。世界盃即將開幕時,無綫電視再推出手機或平板電腦收看賽事的流動應用程式,收費少於500港元。後者雖然便宜得多,但之前收費電視訂戶已無奈簽約兩年,這使他們更感不滿。

到境外網站看世界盃成趨勢

  另方面,約在十年前開始,世界各地不少球迷訪問一些網站,免費收看賽事直播,省卻訂購收費電視的開支。這種做法在2006年世界盃成為熱潮,香港球迷也不例外。因此,香港有線電視轉播2010年世界盃變得無利可圖。這些網站設在香港境外,分為合法和非法。合法網站獲授權播放賽事,但僅限於指定地域內。不過,部分網站未把好關,使到域外網民包括香港球迷能夠收看賽事。非法網站則屬網上盜播,它們使用多種方式盜取電視台的直播訊號或節目內容。

  到了今屆世界盃,由於科技進步,網上傳輸畫面更流暢,效果不比電視台提供的畫面遜色。無綫電視的業績報告指出,在世界盃和韓劇熱潮的帶動下,2014年上半年網上盜版內容急增。亞洲收費電視行業組織CASBAA(Cable and Satellite Broadcasting Association of Asia)指出,中國大陸是亞洲網上盜播中心,而非法網站當中,既有透過吸納大量廣告牟利的,亦有非營利、純業餘性質的。大量外國節目被侵犯版權,一些網站更盜播整條美國收費頻道如ESPN、HBO、Discovery、Disney等,中國大陸以至世界各地網民都能免費收看。

小米盒子在香港熱賣

  對熟悉足球和上網的觀眾來說,要找到播放世界盃賽事的境外網站,並不困難。至於不太懂得電腦操作的觀眾,則可借助近兩年流行的互聯網電視機頂盒(OTT TV set-top boxes) (以下簡稱盒子)。這些盒子價錢便宜,操作容易,很多都預裝節目平台,用戶更可下載多種應用程式,增添節目種類。只需買一部盒子回家,接上互聯網並投射到電視機,便可享受無盡的網上娛樂,而且絕大部分節目是免費的。

    無綫電視的業績報告指出,世界盃期間,盒子在香港市面湧現,利用盒子進行的網上盜播活動更猖獗,而觀眾透過盒子免費收看互聯網電視也越來越普遍。因此,盒子給該集團的免費電視、收費電視以至網上收看的業務都帶來打擊。在這個不利因素拖累下,再加上世界盃播映權和節目製作開支,集團於2014年上半年度在收費頻道業務的虧損達四千二百萬港元,而去年同期只是二千五百萬港元。換言之,無綫電視獨家播放世界盃賽事,不但未能促使收費頻道訂戶大幅上升,還招致虧損擴大,這與有線電視在2010年世界盃的遭遇大致相同。

法例未禁止或規管盒子

  無綫電視曾在英、美以至亞洲多個國家舉報非法盒子並要求處理。集團亦曾與香港海關磋商盒子盜播的事宜,並敦促特區政府正視不合法盒子對電視行業構成的不公平競爭。換言之,無綫電視至今未能說服特區政府採取任何實質行動對付盒子。

  事件的關鍵在於:在香港售賣和使用盒子,是否違法?香港有多個品牌的盒子出售,但以小米盒子最具知名度。小米盒子來自內地,2013年初才正式面世,生產商形容它是高清互聯網電視盒。作為小米手機的附件,它協助用戶在網上搜尋大量影視節目並投射到電視機。因此,盒子就是一台微型電腦,屬中性科技產品,並非專門用於侵犯版權或從事其他違法活動。香港目前亦沒有法例禁止或規管盒子。

  至於在世界盃期間,香港海關曾在深水埗破獲一宗非法機頂盒案件,搜出的並非盒子,而是專門用於攻破now TV收費電視訊號的解碼器。now TV是無綫電視播放世界盃的合作伙伴,因此也成為不法份子破解的對象。《廣播條例》第六條禁止進出口、製造、販買和使用未經批准的解碼器,但其目的僅限於防止收費電視節目被盜看,而《廣播條例》附表三申明,該條例並不涵蓋經由互聯網傳輸的電視節目。

  香港出售的小米盒子,很多都標明是破解版,這只不過是適應香港市場的一種手段,並非指破解本地收費電視訊號。小米盒子推出之初,可訪問內地多個視頻門戶網站,但這種做法被指違反廣電總局於2011年發出的《持有互聯網電視牌照機構運營管理要求》。這份文件規定:盒子只可以連接到經廣電總局批准的集成播控平台,且不能有其他訪問互聯網的通道,亦不得連接網絡營運商的相關管理系統或數據庫。為符合規定,小米盒子改為與一家持牌集成播控平台合作,而內地用戶也只能訪問該個平台。因此,店舖在出售小米盒子前,先行變更內地的硬性設定,好讓用戶在香港不單能夠訪問內地平台,並能自由使用其他平台及程式。

廣電總局整頓盒子行業

  盒子的產量和銷售難以準確計算。CASBAA表示,製造盒子的工廠集中在深圳和周邊地區,並引述近期一項調查,指區內五十家大廠聲稱每月總產量可高達六千一百多萬部。然而,內地傳媒引用另一項調查,指盒子在2014年第一季度的出廠量近二千萬部,並預計全年將達四千萬部。這些盒子多在內地電子商貿平台分銷。不法集團在盒子出廠前後加載程式,方便用戶在網上取得各種影視製作,且提供售後服務,定期更新密碼,讓用戶破解鎖碼的電視節目。

  自今年六月,廣電總局多番重申盒子提供的節目必須來自持牌集成播控平台,且要求關閉盒子第三方應用程式的下載通道,以及要求日後生產的盒子必須安裝指定操作系统等。很明顯,這一輪整頓行動旨在堵截未經批准播映的境外影視製作、保護內地傳統電視行業(即地面、有線和衛星)的固有利益、讓剛起步的IPTV(寬頻網絡電視)能享有發展空間。由於IPTV由有線電視或電信商提供,遠較互聯網電視容易管控。當局擔心,如不嚴格規範盒子,勢必加速互聯網電視的任意發展。

  不少評論認為盒子行業步入寒冬,往後的發展還得看內地政策寬緊度,尤其會受到今年年底將完成修訂的《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的影響。亦有評論指,在技術層面而言,盒子只屬過渡性質,快將完成歷史使命,在市場上消失。隨著智能電視機在內地普及,很多用戶毋須使用盒子上網。至於在香港,雖有銀行於世界盃結束後仍以小米盒子作為贈品招徠信用卡新客戶,但鴨寮街店舖已不大宣傳小米盒子。代之而起的新產品,是擁有小米盒子功能的手機。推銷員強調,只需購買一部新型手耭,便兼備兩種功能,除通訊外,亦可搜尋互聯網節目並投射到電視機。因此,在不久的將來,智能手機和電視機將取代盒子。

網上盜播難以禁絕

  在近年的業績報告中,無綫電視反覆提及,打擊網上盜播是集團的當務之急。為此,無綫電視於2013年初開始,增聘人手對付網上盜播,並於今屆世界盃舉行期間,整合各部門二十多人,全日輪班監察,共發現約一萬宗違規播放賽事的個案,當中七成涉及網站。監察人員輸入關鍵詞,便能透過搜索引擎,找到這些網站。

  一旦發現違規網站,無綫電視便通知國際足協,根據合約,後者有責任跟進。然而,不合法網站經常轉換IP地址,甚至每場賽事都改由不同的網站播放。關掉一個,又會出現另一個,這也說明為何違規網站達七千多多宗。至於能否合法和及時關掉網站,更是一個大難題。無綫電視沒透露這些境外網站多設在哪裡,但CASBAA的調查顯示,中國大陸充斥這類非法盜播的網站。

  一些香港市民表示,在世界盃期間,不使用盒子,直接到境外網站收看賽事,也很順利,這包括訪問內地一些體育網站。它們設有大量中文的球賽鏈接,用戶打開後就輕易看到世界盃以至其他各種球類熱門賽事的直播。眾所周知,內地保護知識產權的力度未及香港,而執法方式仍流於嚴打,即在特定時期雷厲風行,其他時間則視而不見,或久久也沒採取行動。換言之,要從源頭剷除網上盜播,幾乎不可能。

制訂新法規打擊網上盜看?

  可否將矛頭轉向盜看世界盃賽事的香港觀眾?根據現行的《版權條例》和法院判例,大量分發和上載作品而侵犯版權、或在經營時使用侵權作品的人士,才需負上刑事責任。如純屬個人使用,就算侵犯版權,也不涉及刑責。電視台和唱片業曾多番要求加強保護數字版權,而特區政府亦約於十年前啟動《版權條例》的修訂工作,但由於不少網民和網絡服務提供者擔心互聯網的開放性和表達自由將被削弱,有關修訂至今仍未完成。

  為向特區政府施壓,CASBAA今年年初去函美國政府,力陳特區政府保護版權不力,建議將香港重新納入特別301條款觀察名單。立法會雖快將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但法案能否順利通過,仍是未知之數。再者,多項打擊網民盜看的立法建議亦未被納入這個草案,例如將未經授權下載和分享作品的行為刑事化、對累犯不理警告的網民實行一段時間斷網等。由此看來,香港於未來一段日子將不會引入新的罪名對付網民盜看。

  另方面,無綫電視可否循民事追究觀眾的盜看行為?事實上,有唱片和電影公司曾以這種方式對付未經授權下載作品的香港網民。然而,無綫電視如提出訴訟,將面對兩大難題。其一,香港網民大多以串流技術(streaming)觀看世界盃賽事,但這種技術不涉及下載或複製作品,而《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亦未明文規範串流技術的使用。其二,打官司追究網民,必然令香港公眾更反感。

下一屆世界盃和奧運賽事的播映?

  2018年世界盃舉行時,盒子或許不復存在,但互聯網電視的威力只會有增無減。香港傳統電視行業雖未至全面失守,但極可能愁坐圍城,繼續面對網上盜播、觀眾流失的困局。至於轉播世界盃和其他體育盛事的安排,立法會議員近年一再質詢特區政府官員。後者表示,長久以來,如何播放這些賽事,屬電視台的商業決定,政府無意介入,而且轉播費動輒過億港元,政府不打算使用公帑購買。亦有建議改由香港賽馬會購入世界盃映播權,再分發給多家電視台免費播放。不過,香港賽馬會是香港唯一合法舉辦足球博彩活動的機構,由它出資購買世界盃播映權,將令足球和賭博的關係更形密切,相信這個安排未必為社會各界接受。

  無綫電視和有線電視相繼因轉播世界盃賽事而虧蝕,未知香港的電視台還是否願意出高價競投2018年世界盃播映權?這相信仍有一段日子才揭盅。就無綫電視而言,由於已投得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的獨家轉播權,它馬上要考慮的,是如何處理公眾免費收看賽事的訴求(請參看本文作者的另一篇文章:公眾觀看奧運轉播 – 權利與保障? )。這個決定不但涉及重大的公眾利益,更關係到傳統電視行業在互聯網電視年代如何維繫觀眾。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2017年度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之使用情況調查

馬偉傑
周展樑,張雅琳
SY MediaLab Big Data 調查組
2017-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