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的十‧一國慶 文化及社會現象窺探

1997-10-15

  七一儼像是香港女大婚之日子,十一慶祝就算是她的神聖第一次。難怪一些親中的香港有頭有面之仕,興高采烈,在傳媒中強調以往慶祝總是像在偷偷摸摸。但若他們不是亢奮過度釀成失憶的話,肯定不難回憶得來一個事實,就是十一國慶的確在港英夕陽西墮的最後幾年,的確是一年比一年高調,更得到越來越多的人仕——當中最顯眼的,莫過於不少棄英艦求愛國的有智之仕——的支持。

傳媒捧場湊熱鬧

  九七.十一的盛事,不再是新華社的公關大行動,或中資企業加愛國社團奏和本地高官富商的統戰,而是特區政府彰顯愛國愛港的表態行動。可惜的是,特區民間一向並無深厚的民族及國家感情,一時之間,行動難收即時興旺之效。

  在沒有往年七台聯播的壓力下,香港電子傳媒的確抖索精神,積極中見諧趣。這邊廂於新聞報導加插大量升旗禮,酒會董、李把酒言歡,嘉年華會小中產老幼共樂的片段。那邊廂翡翠台提供緊湊娛樂,繼煙花匯演才來短小精輯的文藝精萃,以免觀眾悶旦轉台;本港台耍出大堆頭異數,由八時到十時二十分,一切國慶莊嚴吉慶,盡在「睇真D」的匙孔之內;有線敢把這些精萃放在婦女台,莫非教化婦女多愛國?衛視泡製三小時,還是又長又臭之慣性安排。總而言之,在平日高度商業化之氛圍之下,國慶重點節目的播放安排,只能是非驢非馬的讚趣。


香港回歸中國後,十一國慶的首次升旗,特區高官雲集觀禮。

  國慶當日,全港大小報章還是勉強捧場湊熱鬧。勉強之情,盡露國慶特刊之中,香港的第一次,厚度居然遠比不上每週的「投資理財」或「選宅情報」!到了十月二日,早一天慶祝之情,竟然不獲注視。大眾傳媒就緋聞及災難,是每每記憶冗長,對欣慶之事,是像故意壓縮。董特首不敵B嫂。

  可幸有些報章還是對愛國是真情畢露,既有批評官方酒會國歌欠奉,對比之下,為何會中不少有識之仕,居然不為所慟,但他們要求日後電影院開院前奏唱國歌之訴求,又能高聳入雲?

香港人的愛國與慶祝

  其實國慶真要普天同慶,首屈一指的計謀,是應在十月二日的國慶大賽馬中唱奏國歌,相信場中人仕肯定最相信香港成功神話,最支持「馬照跑、舞照跳」的安定繁榮之真言,在渴望發財之餘,相信會不吝慷慨高歌「義勇軍進行曲」。還有臨市、臨區局的嘉年華會花費,與其為籠絡中產,還不及改為派米給貧窮草根的老人來得實際!農歷七月十五的一年一次既迷信又陰暗,多個十一派米肯定多點社會主義及沖喜之色!


慶祝國慶的文藝晚會成電子傳媒重點播放節目。


  九七.十一儘管有學者要求愛國及慶祝要理性,但總還不及電台訪問的一些高官表現得更冷靜、理性,能像他們抬起做中國特區公僕般神氣,是否隱含他們成功由卑躬屈膝的犬從光榮蛻變?

  今年十一,有甚麼比香港的市道更冷清?高樓價下低消費,十一的大公司相當冷清,肯定並不是愛國就要消滅消費主義。街上最觸目的,是警察車多了許多,相信是特區政府唯恐萬一。經此一次,特區政府可以放心,香港人是最具適應性的動物,愛國的訴求,肯定遠遠不比輪上公屋 、抽到居屋及自置物業為難!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從報章報導看近年香港大學生形象的變化

黃浿沂
王碩禧
鄭梓峰
鄭曉怡
莫浩廷
蘇鑰機
2019-03-08

港股資訊類電視節目的大陸市場需求

莊太量
路遙遙
2018-02-09

個性迥異的大學學生報

潘樂遙
蘇鑰機
2017-07-25

無綫與你的音樂選擇

黃熙婷
2016-10-04

新媒體時代 新在何處?

陳智傑
2016-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