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七十五年系列(二)盛世DJ論今昔

2003-08-15
(由左至右)陳任、Uncle Ray、鄧藹霖均為本港DJ文化的殿堂級前輩先鋒。
在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期,電台的音樂節目相當盛行,是DJ(Disc Jockey)文化的光輝歲月,當時主持音樂節目的DJ更是萬千年青樂迷的偶像。但時至今日,音樂節目的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前,DJ文化亦一落千丈。作為第一代DJ的陳任認為,電台DJ已經消失,現在有的只是節目主持人。

香港電台為慶祝香港廣播七十五年而舉辦的「口述歷史座談會系列」,七月五日以「DJ文化」為題,邀請了DJ前輩陳任、鄧藹霖及Uncle Ray主講,親述與分享他們DJ生涯的經驗與感受。

在DJ文化極為流行的期間,香港的音樂節目百花齊放,每個DJ具有自已的獨特個性,主持人一走到廣播室,不單能以純熟的技巧操控器材,並透過說話和音樂,把個人的品味和性格充份反映出來。整個節目無論在選擇音樂、歌曲編排、講話內容、歌手訪問,全部都是由主持人自已包辦。當時的音樂節目深受年輕人歡迎,聽眾可以多達數十萬人,甚至近百萬人,受歡迎程度與今天比較不可同日而語。而DJ更加炙手可熱,紛紛走出幕前當上歌手,甚至成為電視、電影紅星。

DJ行業的演變

早於七七年加入香港電台當DJ,曾是年青人偶像的鄧藹霖表示,DJ這份工作的魅力是來自一份滿足感,主持節目的時候就好像一個人走入坐駕,一邊講話, 一邊操控汽車,而為做好一個節目,每個環節都會相當執著,例如,為尋找一首合適的歌曲,不惜花上大量時間四周挑選,而為了一個三分鐘的訪問,可以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去追蹤歌手和搜集資料。

DJ文化隨著八十年代的結束而日漸式微,到了九十年代,電台節目亦非個人表演的舞台。由一個人主持的節目,背後可能已有三個或以上的助手幫忙,無論在寫稿、聯絡嘉賓,甚至訪問各方面,都有專人代辦,然後把幾個訪問及不同環節湊合在一起。鄧藹霖認為,這樣的製作方式已令到節目失去DJ的靈魂,斬件式的內容,美其名是雜誌式節目,實質上已失去了風格。

她說,在七、八十年代,DJ行業不斷有新人加入,電台提供不少鍛鍊的機會,一個DJ可以擔起三小時的節目,而二十多歲亦可以當上節目監製。但反觀今天,不少節目的主持人多達三個,節目不時邀請兩個嘉賓,以及接聽一些聽眾來電,這些場面自然形成「爭咪」講話的情況。這類熱鬧的組合,可能因為擔心一個人難擔大旗,另一個原因可能與九十年代的時代背景有關,當時流行風花雪月,多談一些如何揀選紅酒、找尋美食的節目。不過,假如電台找不到一個可以獨擔大旗的主持人,恐怕DJ的技巧會失傳。

事實上,現時主持人對音樂的認識亦大不如前,曾經出任新城電台首任台長的陳任表示,在主持音樂節目上, 音樂的編排十分重要,因為歌曲的出場次序可以影響聽眾的情緒起伏,由於現在的新人對音樂的認識較淺,很難短時間掌握音樂編排的技巧,所以早在新城工作的時候,他曾利用電腦協助選曲,只要預先輸入一些資料和要求,電腦可以為主持人編排歌曲出場次序。

DJ文化盛行的時候,著名的主持人大多是年輕人,但現在受歡迎的不少是資深人士。從近年的調查發現,香港電台受歡迎的主持人包括車淑梅、曾智華、梁奕倫、梁繼璋、貴花田等;商業一台有鄭經翰、黃毓民;商業二台則有林海峰、森美、小儀、芝See菇Bi等,這些受歡迎的名單中除森美、小儀、芝See菇Bi等較年青外,其餘大多數都是年紀比較成熟或在電台多年的主持人。鄧藹霖認為,這個現象可能與香港人口老化有關, 現時香港人口的年齡由三十五至五十的一群佔多數。


探究DJ文化衰落原因

DJ文化的消失與音樂節目受冷落不無關係。陳任指出一個有趣現象,音質較佳的FM頻道給傾談節目佔用了,而音質較次的AM頻道,則用作音樂廣播,反映音樂節目的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前,而音樂對節目主持人來說,只是用作過場的插曲。他說,現在三個電台的高層出身都是來自公共事務部,所以比較重視公共事務的節目,九七交接時這類節目證明受歡迎,但也不應過份側重於一方面的發展。

對於DJ文化的衰落,有人認為DJ已死,電台更加是黃昏行業,不過,鄧藹霖並不認同。她說:「我對電台還未死心的,我仍帶有希望,不論節目主持人或DJ,如果懂得走位,就有生存的空間。」

鄧藹霖說,近六年以來, 香港經濟疲弱,電台在發展上也起了變化,空間依然存在。首先,電台為大眾提供免費的娛樂,而電台亦是歌曲收集最多的地方,只是沒有充份利用這個優勢。此外,DJ講話有血有肉,那一種感覺是其他媒體難以取代的。

她指出,要電台再展光芒,最重要的是培育新人。現在電台甚少出現新人,箇中原因,可能是電台擔心新人成名之後,會轉行到其他行業,例如去當歌星,所以倒不如邀請一些已具知名度的人士擔任主持。這種做法的好處是這些人士來自不同的階層,有不同的專業領域;不過,這些知名人士如鄭經翰、黃毓民等,他們本身已有自己的事業,出任節目主持可能就像過客一樣,當他們離開之後,電台會出現斷層現象而導致聽眾疏離。她認為,從長遠的發展來看,電台必須放棄這種即食方式,應該立即培育新人。


工作投入感與專業精神

今日的音樂節目要回復昔日的光輝,除了要有一批新血湧現之外,作為主持人,或許亦應有一份投入感和專業精神,就如早一輩的DJ,他們對工作的熱忱並沒有隨時間過去而減退。從事DJ超過半個世紀的Ray Cordeiro,至今仍然每晚在香港電台英文台主持四小時音樂節目,他說:「對我來說,五十三年時間很快就過去,當DJ是很開心的工作,一走進廣播室,就會覺得很忙碌了。」對於這個獲獎無數的DJ,他說,最有價值並不是港英時獲頒的MBE勳銜,或其他嘉許他個人成就的獎項,而是留在音樂雜誌上,由四個披頭四成員的親筆簽名。

目前,Uncle Ray每晚仍風雨不改與聽眾分享他的音樂寶藏,樂在其中;全職家庭主婦的鄧藹霖則主持親子節目《訴心事家庭》,以過來人身份與聽眾探討親子關係。

至於六零年代已加入DJ行列的陳任,入行前已經對音樂擁有濃厚的興趣,並曾灌錄唱片,主持音樂節目多年,至今仍有參與樂隊、玩音樂作為消遣,現時以玩票性質,繼續每星期為電台主持懷舊金曲節目。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