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七十五年系列(三)電台廣播足球特異——講波人發揮本土文化為評述添上顏色

2003-08-15
來自不同年代的資深足球評述員分享講波心得,包括:(圖左起)何文光、何靜江、何鑑江、李德能、鍾國雄。
配合足球業蓬勃,香港電台於1977年開始舉行最佳足球先生選舉。

香港的足球廣播在五、六十年代開始曾經進入全盛時期,直至八十年代走向衰落,隨著足球博彩活動在八月正式展開,足球廣播勢將走向一個新階段。不過,這個新發展循環將因為帶有賭博色彩而產生變異,可能令人更加懷念昔日的光輝。

香港的足球廣播在戰後已經出現,在麗的呼聲的年代屬於收費服務,球迷要收聽節目須繳付月費,而收音機箱背後接駁著長長的電線,移動極不方便,所以不可能在球場上同時觀看球賽和聽取電台廣播,收聽球賽的聽眾就完全依賴評述員的描述,沒有機會可以質疑當中的錯對。

商業電台在一九五九年成立時,隨即推出足球廣播節目,而足球評述員的數量亦大為提高,當時的足球廣播員主要來自兩類背景,一是球員出身,另一批則出身於報章體育記者。當時的足球廣播極受歡迎,是廣播劇和賽馬節目之外,電台另一重要支柱。

足球廣播的興盛時期,正好反映香港早年的經濟發展。在五、六十年代開始,香港足球業發展蓬勃,球賽在周一至周五下午三時進行都會出現爆滿的情況,當時的球迷不少來自的士、製造業和酒樓等行業,這些行業發展非常興盛,以製造業為例,工廠為應付大量的訂單,紛紛實行三班制,三時至六時正好是工人上班前後的閒餘時段,足可以觀看一場足球賽事。

踏入八十年代,香港的足球業光輝不再,球市轉淡,電台廣告也一落千丈,但電台轉播足球仍要繳付一筆轉播費用,最後在八九年,商台決定放棄轉播香港足球賽事,足球廣播亦進一步式微。

隨著新電視媒體的出現,香港的足球廣播在九十年代略有好轉。衛星電視的成立,加上體育頻道的推出,帶動了足球節目的發展,對評述員的需求亦隨之而增加。九三年香港有線電視的成立,對足球廣播產生進一步推動作用。從足球評述員人數而言,現時可以說是進入了鼎盛時期,連電台、電視台計算在內,估計整個行業約有三、四十人之多。


足球廣播的本土文化

事實上,在足球廣播中,香港的足球評述帶有香港獨有的本土文化。本地評述員一般俗稱「講波佬」,資深足球評述員李德能認為,「講波佬」的稱號非常切合香港足球評述員的本質,因為作為足球評述員,要有講話技巧,亦需要掌握足球知識,所以切合「講波」的稱號,而由於足球評述員差不多一面倒是男性的天下,女性出任評述員在他記憶中,只在早前有線電視出現過短時間,所以用「講波佬」來形容香港的足球評述員是適合不過。

足球廣播能否吸引聽眾,除了球賽本身精彩與否,評述員的廣播技巧亦相當重要,擔任足球評述員超過二十年的何文光指出,電台足球廣播具相當高的藝術成份,評述員要評述一場球賽,要有立體的描繪,除了著眼於球員和皮球的走向之外,球場上其地情況亦須絲毫不漏地交代出來,所以作為一個足球評述員,需要有豐富的足球知識、充足的資料搜集,還要有敏銳的反應,這樣才可以透過精彩的描述,引領聽眾投入一場賽事。

香港的足球評述方式與歐美等國家大相逕庭,本地足球廣播手法自成一家,評述員在整場賽事中不停講話,把球賽描繪得非常詳盡,而採用的形容詞十分獨特。李德能指出,足球評述採用的多元化詞彙,包含著廣東話的豐富元素。在一場賽事中,歐美評述員的形容詞可能寥寥無幾,反觀香港,單是形容入球已有二十多字,包括「斬」、「掃」,這些字句都十分傳神,而在描述球員及球場環境方面亦十分鬼馬生動,例如,以「雞欄亂籠」來形容球場的混亂情況,「濕水手巾」的歇後語是「死扭」,指球員只顧玩弄扭波技巧。


足球評述員的質素

足球評述員自創文化,用不同的形容詞、歇後語來評述球賽,這與早一輩評述員的生活層面較廣有直接的關係。例如早於六十年代已參與足球評述的何鑑江,在擔任足球評述員的同時,亦參與香港電台的電視製作,包括早年的《獅子山下》;其弟何靜江出任足球評述員時,亦同時負責粵曲節目的製作;而商台的足球評述員何文光,早於七八年加入電台時,曾參與廣播劇、音樂節目的製作。這些人士把其他工作所得的體驗一一施展在足球評述的技巧上。

早期的評述員在足球賽事中投入的評述,贏得不少的讚賞,但亦帶來一些批評,例如在冠以球員的渾號方面過於粗俗,而評述的內容較為主觀,兼且有時會煽動球迷作出一些非理性的行動。何鑑江指出,有些本地球員本已有一些不雅的花名,部份評述員只是把這些花名也提了出來,而部份外國球員的渾名如「耶穌」曾引起爭議,但這些名稱其實並沒有惡意成份。

不少人認為,足球評述員的水平今不如昔,李德能認為,新一輩的同行在技術及足球的知識方面比較薄弱,而年青的評述員語言能力亦不及早期的評述員,這可能是出身層面不及前輩廣泛所致。他說,足球評述屬於少數行業,少有正式的入行渠道,大部份評述員沒接受正式的培訓。

隨著足球博彩規範化,外國球賽賽事漸受注視,這個發展預料有利足球廣播再度興起。不過,何文光認為,目前尚未清楚電台會以何種方式轉播賽事,但相信賭波會為足球廣播帶來一定的影響,因為球迷收看賽事會從博彩出發,著眼於自已的利益,觀眾在收聽廣播節目時,關注貼士多於足球技術的發揮。何靜江亦認為,賭波活動的興起,可能產生另類的評述員,對於傳統的評述員,空間未必太大,因為足球廣播可能變成賽馬節目一般,著眼於賭波相關的資料,例如球隊的往績、賽前預測、賽前分析等可以協助投注的內容上。

足球博彩帶來的影響仍有待一段時間的觀察,不過,評述員均相信足球廣播未來仍有發展的空間,因為足球廣播可以照顧到一些另類聽眾,包括失明人士、未閒收看球賽的觀眾,以及海外華人的需要,但要推動足球廣播,相信要進一步提升質素。



*編按:重溫收看「口述歷史座談會」各場講座,可登入香港電台網上廣播站「廣播穿梭七十五年」網頁(www.rthk.org.hk/broadcast75/)。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