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與你的音樂選擇

2016-10-04

  今年四月初,亞洲電視關門大吉、邁向永恆。 同時,黃耀明舉行了「美麗的呼聲」演唱會,唱盡了麗的 / 亞視的劇集主題曲,當中填詞十之八九是盧國沾,而作曲則多是黎小田。 黃偉文、林夕及于逸堯在黃耀明演唱會上說,黃霑、顧嘉煇的無綫電視劇主題曲固然流行,大家都似乎忘記了盧國沾、黎小田的麗的電視劇主題曲(2016.4.1)。到了六月初,無綫製作了特備節目「樂壇詞聖盧國沾」,以宣傳七月底的「歌詞大師盧國沾作品」演唱會。 一個寫了三千首廣東流行曲、榮獲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金針獎、發起過「非情歌運動」的詞人,只能等到坐在輪椅上,才得到屬於他的致敬音樂會。 更甚是因為政治立場而不能在紅館開演唱會的黃耀明在麥花臣球場的「美麗的呼聲」,才喚起了大眾對盧國沾及其作品的記憶。 最終,靠着無綫的推波助瀾,被遺忘的亞視歌曲重現於鎂光燈下,也讓創作了不少亞視歌曲的盧國沾得以現身無綫。[1]

  由此可見,我們對香港流行曲的理解及認知終究還是在依賴無綫的表述,連非無綫的歌曲都似乎要得到無綫的認可才有曝光的機會。歸根究底,這個「無綫主導」的香港流行音樂論述從何而來?本港觀眾有沒有意識到這個情況,並試圖去戮破無綫主導的幻象?


眾所周知的香港流行曲發展

  「香港流行曲發展史」將非無綫的媒體、人物摒於門外,而書寫香港文化的學者似乎完全接納了這種說法。無綫自1967年開台以來,除了帶動香港免費電視的發展,也很快奠定了它一台獨大的收視優勢;近年衍生「慣性收視」一詞,可見該情況的普遍性,甚或已達到負面的地步。

  在書寫香港流行音樂時,大都會引述黃霑的博士論文來追本溯源──第一首流行的廣東歌是電視劇「啼笑姻緣」的同名主題曲(黃湛森,2003,105)。[2]而把這個熱潮吹捧下去的,不外乎是更多的(主要是無綫的)電視劇主題曲或許冠傑諷刺時弊、口語道地的廣東歌;當然,後者的流行也可連繫到同樣是在無綫播映的綜藝節目「雙星報喜」(同上,124及131)。除了黃霑自述與無綫的關係,其他研究香港流行曲的學者如朱耀偉及馮應謙等,都曾提及香港流行曲的發展與無綫的關係。[3]電視劇以外,無綫的音樂節目亦間接推動了本地樂壇的發展;例如:聯同華星唱片合辦的新秀歌唱比賽(新秀)為本地樂壇提供新晉的歌手、流行一時的音樂節目勁歌金曲、不定時為個別歌手推出的音樂特輯,還有曾經讓各歌手鬥過你死我活的、每年三次的勁歌金曲季選及年度總選。


新秀歌唱比賽-全球華人新秀歌唱比賽-超級巨聲-?

  當勁歌金曲收視欠佳甚至最終改到J2台播放、季選由三次變成兩次、多年沒有投放資源去製作音樂特輯,無綫對本地流行音樂的推動似乎欠缺新猷。以歌唱比賽為例,無綫與有附屬關係的華星唱片舉辦新秀,在華星於1996年賣盤後,則與英皇合辦「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或自行舉辦「TVB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然而,當比賽規則變成像華裔小姐競選一樣有地域之分以後,1996年之後的參賽者,除本身是「超級巨聲」出身的,大多只是曇花一現就湮沒消失於香港樂壇之中,或者也在地域上無心於香港發展(如馬來西亞的曹格及陳勢安或加拿大的蕭亞軒最後都以台灣做基地)。這個比賽仍然每年舉辦一次,或許成功吸引香港以外的華人社區關注,但在香港的影響力與號召力皆不可與華星時代的新秀同日而語。

  2009年,亞視推出「亞洲星光大道」(即台灣的「超級星光大道」歌唱比賽香港版),無綫亦步亦趨,馬上推出另一個歌唱比賽「超級巨聲」迎戰。[4]其實這也是舊酒新瓶的做法:無綫其後成立「星夢娛樂」(前名星煥娛樂),以自家的附屬唱片公司來與超級巨聲的參賽者簽約。本地觀眾似乎很受落,「巨聲」的收視率比「星光大道」高,而後來的電視劇主題曲大多由「巨聲」或「星夢」歌手主唱,觀眾只有繼續「硬食」無綫的選擇。但「巨聲」只辦了幾次,又無疾而終了。或許要等下一個危及商機的情況,無綫才再會在音樂節目上進行變法。


版稅紛爭及勁歌金曲頒獎禮

  事實上,無綫成立「星夢娛樂」,很大程度與無綫不願意繳付版稅一事有關。事緣於2009年,無綫與香港音像聯盟(Hong Kong Recording Industry Alliance Limited,即HKRIA)發生版稅糾紛,屬於HKRIA會員的「五大唱片公司」[5]的歌曲因此不能在無綫播放,同時這五間公司旗下的歌手亦不能在無綫的節目中出現。 唱片騎師及學者黃志淙指,無綫與國際主要的唱片公司如百代、寶麗金(即現在的環球)、新力、華納等簽訂了「眾所周知的霸權合約」(notorious hegemonic policy)令這些公司的歌手只可在無綫亮相,而這些公司的歌手則在無綫的頒獎禮上佔盡優勢(2010,224-225)。以上國際上的四大唱片加上本地的博美娛樂就是事件中的主角「五大」唱片。無綫與HKRIA的磋商一直沒有太大進展,至2011年底才「破冰」,以致「五大」旗下的歌手及歌曲在無綫消失(星島日報,2011.11.20,A04)。[6]更甚的是,五大唱片公司的歌手及歌曲直至2013年才再在無綫的頒獎禮出現;如是說,2009至2013年間,無綫一直處於「歌曲荒」及「歌手荒」,能在無綫唱歌主要為非「五大」的、英皇唱片或「星夢」的歌手,直接令勁歌金曲頒獎禮變成「英皇/星夢頒獎禮」,亦間接令「四台聯頒」的獎項於2010年度被取消,至今亦沒有再續辦(東方日報,2010.11.6,C02)。[7]

  這數年間,既是英皇旗下又是無綫「親生仔」的林峯在2009、2010及2011年度三奪亞太區最受歡迎香港男歌星,並於2011年度憑「Chok」奪得金曲金獎,卻因此引來大批網民質疑該歌曲得獎的資格(明報,2012.1.29,C08)。[8] 本文無意討論各樂壇頒獎禮的獲獎機制,否則更應從本地第一個頒獎禮 (1978年港台的「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說起,但本地觀眾對無綫在音樂選擇上的質疑,卻在2011年因為林峯得獎而引爆。這應該是我們首次意識到無綫如何主導我們的音樂選擇,同時無綫也逐步失去了主導本地樂壇的地位。


小結

  繼新秀在1996年落幕、2009至2013年間無綫與五大唱片的紛爭、2010年四台聯頒大獎被取消,「無綫主導」的香港流行音樂終於在2012年頭被「Chok」走。可是,由2012年至此的數年間,香港流行音樂的發展似乎沒有因「無綫主導」的局面被打破而有任何好轉,唱片的銷售量更持續走下坡。即使無綫想繼續主導本地樂壇,它舉辦的歌唱比賽和音樂節目卻毫無新意。新意欠奉的「內憂」,加上韓流等「外患」,在這個傳統媒體與社交媒體分庭抗禮的時期,我們對於無綫的角色實在有反思的必要。

  本地歌手對於媒體有什麼期許?欠缺一個帶頭人對於本地流行音樂會做成什麼影響?缺少了臨場表演的機會,缺少了擁有「慣性收視」媒體的支援,歌手的生存會受到怎樣的影響?而現實環境似乎是,2016年的今天,本地樂壇對於無綫仍然又愛又恨:無綫近日又再與環球唱片就網上平台播放歌曲的版權有紛爭,版權屬環球唱片的歌曲將分批在無綫的網絡上消失(蘋果日報,2016.5.19,網上即時新聞);[9]但被無綫封為「樂壇詞聖」的盧國沾在其演唱會上表示,他在無綫開台之後三個月加入無綫,寫了不少無綫電視劇的主題曲(2016.7.23)。在割席與拉關係之間,似乎無綫仍然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指標?

  在「成也無綫,敗也無綫」之下,研究者對香港流行曲的研究似乎也只能集中於無綫之上。其實,單靠無綫去理解香港流行曲的發展已經越來越不可行。或許,以後對香港流行曲的論述,實在有需要加以考慮其他傳媒機構、發表模式、或表演場地等,重新發掘無綫以外的音樂選擇。

 

[1] 盧國沾也有為無綫寫過歌詞,但以在演唱會上的表演曲目,盧在麗的/亞視的作品較多。朱耀偉指盧在加盟麗的後才「真正步入成熟期」及「逐漸建立起個人風格」。詳參朱耀偉編著(2009),《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頁62至63。

[2] 在同頁的註釋中,黃指「黃志華、張月愛、梁寶耳、朱耀偉各位對香港流行音樂研究下過功夫的論者,大致上都採納這說法」。而2003年後有關香港流行曲的研究,此說法則大多引用黃霑的博士論文。

[3] 情況可參見朱耀偉(1997/1998/2011),《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七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中期)》,香港:香港浸會大學香港流行歌詞硏究計劃/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亮光文化;梁文道(2012),越來越熱鬧的香港 越來越寂寞的黃霑,《普普香港一:閱讀香港普及文化2000-2010》,香港:香港教育圖書公司,頁289-293;馮應謙、沈思(2012),《悠揚‧憶記》,香港:次文化堂。

[4] 對新舊歌唱比賽的意義及評論,可參考文雋,炒作歌唱比賽(2009.7.29),星島日報,E06,及;水月一及Danny,全新歌唱選秀兩個意義(2009.7.31),星島日報,E07。

[5] 這裏指的「五大」,並非說它們是本地五個最大的唱片公司,而是引用傳媒在此事中對該五間唱片公司的稱謂。

[6] 無綫五大唱片版稅破冰 兩年爭拗 兩敗俱傷(2011.11.20),星島日報,A04。

[7] 英皇一怒:以後唔玩(2010.11.6),東方日報,C02。

[8] 金獎惹禍(2012.1.29),明報,C08。

[9] 想食住環球?無綫反食惡果 網絡平台所有歌須下架(2016.5.19),蘋果日報,網上即時新聞。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從報章報導看近年香港大學生形象的變化

黃浿沂
王碩禧
鄭梓峰
鄭曉怡
莫浩廷
蘇鑰機
2019-03-08

港股資訊類電視節目的大陸市場需求

莊太量
路遙遙
2018-02-09

個性迥異的大學學生報

潘樂遙
蘇鑰機
2017-07-25

新媒體時代 新在何處?

陳智傑
2016-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