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這2369人的疑問——透過媒體復盤武漢、湖北「兩會」

2020-02-12

  新冠肺炎的禍闖大了。搶奪生命的同時,追問聲起。兩件事同等緊要。亡羊而不及時補牢,將付更慘重代價。

  網上流傳一副對聯:「若有惟民不惟上,絕無封口致封城」。「惟民」,即尊重民意。可民意在哪裡?誰來表達?

  許多人注意到,病毒肆虐時,武漢市、湖北省先後召開了「兩會」。而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正是民意表達者。總結教訓,這麼大的事不能當它沒發生。

  檢索媒體報道,武漢市和湖北省「兩會」的基本情況如下:

  時間:武漢市政協13屆4次會議,1月6日上午召開,1月10日上午閉幕,歷時4天。武漢市人大14屆5次會議,1月7日上午召開,1月10日下午閉幕。歷時3天。湖北省政協12屆3次會議,1月11日上午召開,1月15日下午閉幕,歷時4天半。湖北省人大13屆3次會議,1月12日上午召開,1月17日上午閉幕,歷時5天。

  地點:武漢市「兩會」,在武漢劇院舉行。該地點位於漢口,距華南海鮮城車程5.8公里。湖北省「兩會」,在洪山禮堂舉行,該地點位於武昌,距華南海鮮城車程17.3公里。讀者可能記得,抗疫已經開始的1月21日晚,這裡舉行了春節團拜晚會,省委書記和省長出席,有小演員帶病演出。

  與會者:武漢政協會議,實到代表512人,武漢人大會議,實到代表511人。湖北政協會議,實到代表657人,湖北人大會議,實到代表689人。市、省的「兩會」,總共實到代表2369人。

  宣傳:湖北省委機關報《湖北日報》、湖北日報報業集團的《楚天都市報》、武漢市委機關報《長江日報》、長江日報報業集團的《武漢晚報》,除了在頭版報道「兩會」開幕閉幕、政府工作報告等外,4家報紙編髮了148個專版,大量報道2019年的成就和對2020年的展望。這是湖北日報刊登的「兩會」影像專版:

图片包含 照片, 室内, 不同, 各种描述已自动生成

  綜上所述,可以拼接出這樣一副圖景:從1月6日到1月17日的12天里,武漢進入黨媒所說的「兩會時間」。因為政協委員全部列席人大會議,所以,先有1013位代表齊聚武漢劇院,後有1346位代表齊聚洪山禮堂。列席者還有美國、法國、英國領事館的總領事、市民代表和大批記者。媒體展示給讀者的,是武漢市、湖北省的盛大節日。

  準備寫下面的分析時,我不無遲疑。因為忽然想到,本文提到的這2369位委員、代表,如今可都平安?僅大批人1月上、中旬聚集武漢劇院、洪山禮堂這一點,想來就讓人後怕!

  但看到官媒上《戰「疫」中的人大代表》、《抗擊疫情,他們一直在最前沿——湖北省各級政協委員積極行動支援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等報道,看到這批人中的多位正因他們表現的「正能量」受到讚揚,又覺得有些話不能不說。願他們無恙,支持他們抗疫,更希望他們對疫情下的「兩會」不要選擇性失憶。

  疫情與「兩會」有何交集?請看事實:

  武漢市「兩會」召開,是在疫情公開披露後。這是1月1日的《楚天都市報》:

图片包含 文字, 报纸描述已自动生成

  這是1月6日,也就是武漢市政協會議開幕當天的《長江日報》:

图片包含 文字, 报纸, 屏幕截图描述已自动生成

  儘管實際情形遠比衛健委的這兩次通報嚴峻,但畢竟「病毒性肺炎」的消息已傳向整個武漢市,況且有網上流傳的從醫生朋友圈傳出的警示,武漢市的「兩會」代表對疫情絕無可能一無所知。

  且不說,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中的官員和前官員必定知情,來自醫藥衛生界的委員、代表,還極有可能掌握一線真相。

  武漢市政協委員中,有16位來自醫藥衛生界,他們分別來自武漢市第一醫院、武漢市第六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武漢市中醫院、武漢市第一醫院(呼吸內科)等醫院。其中協和醫院是最早接診新冠病毒肺炎病人的醫院之一。

  據財新報道,早在2019年12月31日,「擁有單獨一棟五層病房樓的的協和醫院感染科,不得不把一層改建成呼吸道傳染病隔離病區」(2020.2.3.財新週刊:《圍城篇》)。

  請注意,武漢市政協委員中,還有一位來自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有兩位來自武漢市衛健委。

  武漢市「兩會」的聚焦點是「新一線城市」,武漢要在中國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之外的「新一線城市」中脫穎而出,名列前茅,所以,招商引資、高科技發展、教育與人才儲備等,都是熱門話題。而「病毒性肺炎」這樣一件關乎武漢百姓安危的大事,在議題中付之闕如。

  《楚天都市報》報道,武漢「兩會」派發的「民生大禮包」,包括「交通」、「住房」、「社保」、「教育」、「生態」、「醫療」6大項。6大禮包中的「醫療」,旨在「提升全民健康水平」。市長周先旺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還要求「加強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建設,提高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和醫療救治能力」。

  可是從新聞報道里,看不出市長所講的「突發」、「應急」、「救治」,曾引來對疫情的討論。

  如果說,武漢市「兩會時間」,該市錯失了疫情預警的最佳時機,那麼,隨之而至的湖北省「兩會時間」,該省將錯失遏制疫情爆發的最後機會。

  1月10日,《長江日報》等公佈了病毒性肺炎的病原學鑒定結果,「新型冠狀病毒」一詞進入公眾視野。

图片包含 文字, 报纸描述已自动生成

  湖北省「兩會」的與會者,是看了這則報道、聽到社會上的紛紛議論,在1月11日匯聚洪山禮堂的。可以肯定,省「兩會」的人們,已經比市「兩會」的人們知道了更多更確切的情況,尤其是醫藥衛生界的人。11日這天,已累計有7名醫生感染新冠肺炎(據財新網,2020.1.30)。

  資料顯示,湖北省政協委員中,有醫藥衛生界26位。他們分別來自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湖北省中醫院等醫院。

  和協和醫院一樣,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的專家早在12月就已參與搶救相關患者(中國經濟網,2020.2.5)。同濟醫院1月7日已有醫生受感染確診(新京報網,2020.2.4)

  正是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12月30日在同學群里「示警」,被警方訓誡。省政協會議開幕的1月11日,他因受感染發燒;人大會議開幕的1月12日,他住院;2月1日確診,2月7日病逝。

  省政協委員中,有一位是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張晉(張已於2月10日被免職)。省「兩會」開幕當日媒體報道的武漢市衛健委最新通報,他更應知悉內情:

图片包含 文字, 报纸描述已自动生成

  這篇新華社電訊稱:

  去年12月底以來,武漢確診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數持續增加。……據通報,目前初步診斷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2例已出院、重症7例、死亡1例。……

  報道披露,疫情發生以來,武漢市在國家和湖北省的支持下,採取了5項對策:一是全力救治患者。二是深入開展流行病學調查。三是廣泛宣傳防病知識。四是配合國家和省進行病原學研究。五是配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及時向世界衛生組織等通報疫情信息。

  疫情陰影籠罩,情況十分危急,但省「兩會」有既定的「節目單」:慶祝2019「大事喜事精彩紛呈」,吹響「決勝全面小康」的衝鋒號。

  1月13日的《楚天都市報》頭版,讓讀者一圖讀懂省「兩會」:

图片包含 文字描述已自动生成

  請注意,省「兩會」派發民生紅包3個:「重教育」、「提保障」、「保健康」。沒看錯,「保健康」!

  正如《長江日報》1月13日的文章《展望湖北2020》所說,2020年,民生保障的第一條是「打造國家區域醫療中心」。

  12日,省長王曉東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說「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他要求,「把老百姓的‘急愁盼’問題當大事做、往實處做、盡全力做,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老百姓此時的「急愁盼」是什麼?參加省「兩會」的1346位委員、代表,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們舉手、鼓掌、熱烈討論、接受記者採訪,但媒體的報道與市「兩會」如出一轍,看不出省「兩會」對疫情有任何反應。

  觀察「庚子大疫」爆發初期的武漢市、湖北省「兩會」,一個顯而易見的疑問是,那2369位與會者為什麼集體失語,從而使如此重要的會議對如此要命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毫無作為?

  有人會說,在中國國情下,這樣的疑問迂腐可笑,2369位與會者有多大權力?能有多大作為?你還當真了?好吧,且撇開他們的初心、使命、擔當,做一次制度運作的復盤。

  一,下情上達是政協委員、人大代表最基本職責。2019年底,武漢疫情已發生。正準備市、省「兩會」的委員和代表,有沒有人到醫院、衛健委、病毒所調查?有的委員無須走遠,自己工作的醫院就正在隔離救治病人。

  二,歲末年初,市、省兩級政府的政府工作報告草稿,按慣例,正在徵求各界意見。有人向政府提出過疫情問題嗎?政府考慮過在報告中增加這一內容嗎?最終為什麼沒有?

  三,1月1日武漢警方通報,依法處理了在網上散布有關肺炎不實信息的8人。2日,央視滾動報道這一消息。「兩會」參加者,尤其是醫藥衛生界人士,對此有何反應?此事對他們參會後的言行有什麼影響?

  四,兩級人大代表,在會上有沒有依法行使質詢權,向政府的衛生行政部門、應急部門乃至市長、省長,就疫情問題提出質詢(例如人傳人與醫護感染問題)?

  五,兩級人大代表,在會上有沒有依法行使審議權,在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出疫情預警、防控問題?

  六,「兩會」召開時,省衛健委已配合國家衛生健康委向世衛組織通報疫情信息。既然能向世衛通報,省政府有沒有向2369位代表、委員通報?

  七,包括數十位醫務專家在內的兩級政協委員,有沒有行使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權利,對防控疫情建言獻策?

  八,兩級人大代表,有沒有依法行使提案權,遞交關於設立地方性特別法規、採取防控疫情緊急措施的提案(如比1月23日提前一周對武漢封城)?

  九,2020年湖北省「兩會」,首次開啓「委員通道」和「代表通道」,「邀請委員和代表回答提問,講述委員和代表的心聲」。這樣一個溝通平台,有沒有用來回應民眾的最大關切?而媒體,為什麼沒有使用這個通道,就疫情向委員和代表發問?

  湖北省人大會議閉幕時,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讚揚「各位代表忠實履責,反映人民意志」。他能不能回答上面的問題?事實是,2020年武漢市和湖北省「兩會」,從預備到召開、到閉幕,面臨最迫切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委員和代表「履責」的每一個環節都發生了不可原諒的嚴重缺失!

  「兩會」不是慶功會,不是嘉年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政治協商制度,是保護社會、保護人民的瞭望塔、防護牆。當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如此大的威脅,就不能不徹查,這個制度中了什麼病毒?罹患了什麼疾病?

  僅在疫情發生一個月前,中共19屆4中全會通過了《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決定提出「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支持和保證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行使國家權力,保證各級人大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保證各級國家機關都由人大產生、對人大負責、受人大監督。」「密切人大代表同人民群眾的聯繫,健全代表聯絡機制,更好發揮人大代表作用」。「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健全相互監督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自覺接受監督、對重大決策部署貫徹落實情況實施專項監督等機制」,「發揮人民政協作為政治組織和民主形式的效能,提高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水平」。

  「庚子大疫」如同CT,無情照出這些宏論與現實的反差,照出人大、政協體制的「虛化」。體制痼疾帶來的巨大災難,千百萬人在扛。

  *附言:

  寫到此,本文應結束,但仍想附錄兩條關於「兩會」的舊聞。2369人中,有不少中青年,沒有經歷過文革,對80年代改革開放缺乏親身感受。他們不知道,鄧、胡、趙他們曾做過努力,試圖讓「兩會」由假變真。這是1980年9月12日《人民日報》:

图片包含 文字, 报纸描述已自动生成

  頭版頭條社論《民主的大會 改革的大會》,說的是五屆人大三次會議。這次會議,被認為充滿民主精神,領導人「向代表講真話,向人民講真話,既講了我們的成績,也講了我們的缺點和失誤」,「人民代表把人民的意見帶到這次會議上來」,「國務院一些部門的負責人就代表們的質詢作出回答」。

  社論說,「五屆人大三次會議的開法,也有很多革新,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央領導同志同其他代表一起入座,不像過去那樣,等代表們和主席團成員都入座以後,才登上主席台,全場起立鼓掌」。

  這次人大會議引起各國注意,美國《巴爾的摩太陽報》的社論說:「中國新的開誠布公和民主的做法會實行到什麼程度還不太清楚。但是正在進行的這樣大規模的變動表明,它的領導人正在覺醒」。

  另一條史料,關於1988年七屆人大一次會議。這次會議的各種表決中,多次出現反對票、棄權票,引起媒體的關注。《中國青年報》記者,我的好友賀延光,拍下了台灣代表黃順興發表反對意見的一刻:

图片包含 人员, 人物, 天花板, 室内描述已自动生成

  這是中國的20世紀80年代。

  這幅圖,請2369位先生和女士收藏備忘。

本文英文版參見:http://chinamediaproject.org/2020/02/10/questions-for-hubeis-delegates/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中國傳媒上的「奉勸」

錢鋼
2020-05-15

鼓掌的藝術

錢鋼
2020-01-19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