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角力下的自我審查——從名嘴封咪看言論自由的窄化

2004-06-15
黃毓民主持節目具敢言作風,政治批判尖銳。
三大名嘴先後自動「封咪」,是不折不扣的自我審查。

自我審查一般都難以捕捉、確認。只要當事人矢口否認,外人就無法確定其自審意圖;就算記者偶爾挺身而出,指證其服務的機構奉承權貴,採訪上劃圈自限,傳媒仍可辯稱是編輯決定,縱然有自我審查之嫌,也不外是編採判斷失誤,與審查無關。

反觀三位名嘴「封咪」,不論是事先張揚還是慌忙逃跑的,都清楚表明他們多麼不情不願,卻又礙於形格勢禁,迫於無奈離開自己的崗位。他們的棄善而不為,既涉及當事人主觀上自我禁制的要求,客觀上也導致言論空間的窄化。可以說,從意圖到後果,上月連串的封咪事件正是言論自我審查的最佳典範。


當局捍衛言論自由不力

隨著鄭經翰、黃毓民、李鵬飛相繼離去,大氣電波中的言論自由頓時起變。儘管繼任的人選仍然敢言,卻無法與他們的獨特角色相提並論。鄭經翰除了敢言、在節目G敢於挑戰權貴,更擅長發動公民社會,組織具體行動,向政府施壓(如保護維港),或實行民間自救(如沙士期間的籌募口罩行動),令當局面目無光。若果說鄭經翰的特色是以言論和行動為巿民抱打不平,黃毓民的敢言,除了其尖銳的政治批判,更在於他敢於搖旗吶喊,讓巿民作出行動的抉擇。至於李鵬飛,憑其參政資歷和政商界人脈關係,加上敢言作風,充份反映港人對現政府的不滿和日漸加強的民主訴求,不限於中產及基層,更廣及商界中人和社會上層。若說他們封咪對本港言論自由絲毫無損,實屬匪夷所思,自欺欺人。

與不少自我審查的案例不同,封嘴的節目主持人只求人身安全,或者免於受壓,而不是換取實際利益。根據鄭經翰的解說,是有勢力人士自稱代表中央傳話,使他寧願不幹,明哲保身,也不願意轉腹A晚哲不保。而黃毓民更明言,倘若洩露行蹤,或有性命之虞。在這種暴力陰影下,既要顧及自己及家人的安危,亦要保住自己一生清譽,兩位名嘴除了暫別江湖,難道還可以呈匹夫之勇?

顯然,今次自我審查所突顯的問題,不在當事人的畏縮退後,而在於他們的孤立無援,和日漸惡化的輿論環境。年多以來,公眾人物遭滋擾及襲擊的案件近五十宗,警方能偵破的不到十宗。上述兩位名嘴封咪之後,據稱也有向當局提供情況,警方起初說有待當事人報案才能調查,其後又表示調查沒有結果。由始至今,特區政府以至警方都沒有表明會不惜一切捍衛言論自由,也沒有高調回應暴力威嚇事件,保護當事人的人身安全。


從意見爭議走向政治角力

事實上,早於他們封咪之前,鄭經翰的公司遭人淋紅油,黃毓民在路邊被人襲擊,司徒華又遭人喊打喝罵,在在顯示本地部份人士對反對聲音越來越不能容忍,甚至訴諸武力。這種敵對情緒,又與北京積極介入本港政治事務不無關係。由今年開始,本港親北京人士及傳媒打著愛國的旗幟,展開批判民主派人士的政治運動,指他們不愛國,也不符合治港港人的要求。

令人擔心的是,這類政治爭議,目的不在擺事實、講道理,從而釐清愛國與自治、民主、人權、自由等等的關係,而在於認清敵我,進行水火不容的輿論鬥爭。隨著爭議的展開,政治辯論由思想交鋒走向人身攻擊,有人被指為台獨、特務,而有北京官員更身體力行,加入批判李柱銘的行列,指他及其父一貫反共,令思想批判變成人格批鬥,也為本港的社會分化加熱升溫。

四月的人大釋法及其後的議決,又替沸沸揚揚的社會環境火上加油。通過釋法,人大修改了《基本法》的內容,政制改革的啟動程序,變成由特區政府及人大主導的過程,否決了立法會的提議權。其後於四月二十六日,人大又決議否定零七、零八年推行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其實根據《基本法》,立法會更改產生辦法,只須立法會三份二議員通過,經行政長官批准,報請人大備案即可。但四二六的決定,基本上是以人大的權力凌駕《基本法》的規定。儘管北京的護法們一次又一次來港解說,不但無法指鹿為馬,更挑起港人與北京的政治碰撞。民意調查顯示多數港人不滿北京叫停本港的政改,民主派的政治領袖亦不甘後人,在立法會內外譴責中央干預,自治受損。但從北京人士看,反對人大釋法及四二六決定,等同挑戰中央權威,部份人士更且上綱上線,指責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內提出遺憾人大的議案是港獨行為,將港人與中央的對立推到極端。

理應是思想交鋒的意見討論,變成敵我分明的政治格鬥。在這樣激化的輿論環境下,慣於表明其鮮明立場的「烽煙」節目主持人,既無法突然變得沉默,也不能借中立而騎牆,但倘若一如舊貫,站在多數港人的一方,繼續標榜民主、自治,就不僅在言論上冒犯中央,更難免被視為以言論作行動,介入中央與港人的政治角力,在輿論的戰場上,助長民主派的力量,削弱中央的威勢。在對敵鬥爭的心態下,中央即使無意不擇手段地把一些主持剔除於大氣電波之外,也難保沒有人急於獻媚,無所不用其極,令他們不得不自我放逐,趨吉避凶。


言論自由何去何從

傳媒絕非孤島,新聞和言論自由從來都不斷起變化。尤其是在民主政治不彰的香港,政府由小圈子產生,其首要任務是維護其小圈子選民的利益;正由於執政基礎不是建立於巿民的認受,也無法代表他們,政府只有通過傳媒爭取民心,挽回民望,彌補先天不足。同理,代議政制行人止步,政黨執政無望,商界、財團無寶不落,自然不會慷慨支持。政黨欠缺充份資源,不少都寄望傳媒去影響民意,傳媒也早已成為本港政治力量言論交鋒的場所。

不過,隨著中央介入本港政治,傳媒無可避免地成為政治角力的地方,在硬銷愛國政治和人大釋法下,中央看來也同時引入對傳媒政治的看法,視傳媒為兵家必爭之地,寸土必爭,更視言論交鋒為敵我分明、水火不容的意識形態之戰,是權力的零和遊戲。

在你死我活的鬥爭觀念下,寸步不讓,辯才無礙的名嘴自然被視為今次意識形態戰的絆腳石,因此難以排除有人為報效中央而以身試法,鋌而走險,令他們先後封咪。

正因如此,警方必須傾全力調查封咪事件,既為捍衛言論自由,也給中央還個公道。當然,正本清源,始終有賴中央加深了解港情,不再視民主為畏途,也不以民主派為死敵,並以民意為依歸,以《基本法》為準繩,通過和平理性的討論,消除誤解,建立互信。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背後

呂秉權
2018-10-22

假新聞 Vs 新聞自由

彭家發
2017-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