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粵語流行曲曲名

2004-12-15
曲名的選材可引發豐富的聯想。
畫龍需要點睛,一首歌曲有美妙的旋律和動人的歌詞外,也需要一個適當的曲名作為其標記和靈魂。本文從修辭的角度,探討香港粵語流行曲曲名偏重的音節、語法和語義特點,一共分析了三百六十八個歌曲曲名,它們分別載於廿三位香港著名流行曲歌手的個H精選專輯,歌手包括許冠傑、譚詠麟、梅豔芳、張國榮、陳百強、陳慧嫻、張學友、黎明、王菲、葉倩文、劉德華、陳慧琳、李克勤及陳奕迅等(排名不分先後),時期跨越一九七四至二零零四年。

本研究從音節結構、構詞/句法結構及語義結構(主題與表達手法)三方面,將三百六十八個歌曲曲名作分類統計,結果以百份比為顯示單位。

基於篇幅所限,本文只報導部份的研究結果。


音節結構

漢語有一個非常簡單的音節結構系統,一般來說,每一個音節均由一個漢字去代表,例如「等」是一個音節,「別話」是兩個音節。

研究結果顯示,大部份的曲名由四個音節 (29.35%) 或五個音節 (25%) 組成,例如〈梨渦淺笑〉和〈偏偏喜歡你〉。另有18.21% 和14.40% 分別組成自兩個和三個音節,例如〈明星〉和〈當年情〉。其他音節結構的比率並不高。


構詞/句法結構

漢語的構詞方法有重疊、附加、前綴、後綴和複合等,其中複合詞的結構關係基本上與漢語的句法結構關係一致:主謂、述賓、述補、聯合和偏正。曲名中,以偏正結構和主謂結構所佔的比率最高,分別為38.04% 和25.82%,例如〈沈默的眼睛〉和〈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傳奇〉。


語義結構

眾多曲名中,以描寫戀愛的苦與樂、失戀分手的感受和抒發情懷所佔的比率最多,分別為29.13%,26.35% 和15.79%。很多時,是透過時間、天象/天氣/顏色、身體語言、人的感官和客觀事物來表達或作比喻。


四個和五個音節結構的偏重

由四或五個音節組成的曲名合共佔54.35% 之多。這應與人類的記憶能力和語言的表達能力有關。太長的曲名令人難於記憶,亦會相應地減弱人們觀看的意慾,間接影響市場推廣,因此由六至九個音節組成的曲名所佔比率並不高。

此外,由一個音節組成的曲名所佔比率極低 (0.54%),原因有二。其一,現代漢語存有雙音節的趨向,雙音節的合成詞佔現代漢語基本字彙的70%,因此單音節詞的應用較少。其二,單音節詞所能表達的語義極為局限,難以滿足透過曲名去營造意境的目的。由四或五個音節組成的曲名長度適中,既易於記憶,又有足夠的空間去建立語境,例如〈雨夜鋼琴〉,「雨夜」和「鋼琴」兩者缺一不可,只有相輔相成才能把那種夜深人寂靜,難覓知音人的情景建立起來。 當然,有時候兩或三個音節已足以傳情達意,例如〈夜機〉、〈孤雁〉、〈偶遇〉、〈情已逝〉和〈冷風中〉,因此由兩或三個音節組成的曲名分別佔18.21% 和14.40%。


對偏正和主謂結構的偏重

由偏正結構組成的曲名所佔比率最高,有38.04%,例如〈遙遠的她〉,定語「遙遠」和中心語「她」之間有修飾和被修飾的關係。 另外如〈一片癡〉、〈這一種感覺〉和〈我的親愛〉。偏重這種結構的原因可能有三。其一,它是粵語日常用語裡很常用的結構,因此用於曲名,有助增加親切感。其二,漢語沒有冠詞,因此往往要透過表示數量和領屬關係等的修飾語,去補充指定,避免意義含糊。其三,修飾語可提供足夠的空間去建立更有效的語境。

此外,由主謂結構組成的曲名亦佔25.82%,原因亦有三。其一,漢語是一種以主題為中心的語言,於曲名中,把主題前置,有助吸引注意力,例如〈命運我操縱〉。其二,以代詞「我們」和「誰」等作主語,可以將聽者包容在內,增強說服力,例如〈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和〈誰願放手〉。其三,將時間詞作主語,有助增強語境的感染力,例如〈黎明不要來〉、〈夜夜念奴嬌〉和〈每天愛你多一些〉。


情景的建立

結果顯示,曲名中以描寫戀愛的苦與樂、失戀分手的感受和抒發情懷所佔的比率最高,合共71.27%。當中,以時間、天象/天氣/顏色、人的身體語言、感受/態度和客觀日常事物最常被用以營造語境,共佔61.96%。

舉例說明,時間的運用,如〈彷如隔世〉把舊戀人相遇如陌路人的景象表白得恰度好處;〈深秋立樓頭〉營造抱負難舒,暗自傷痛的情景;〈人在黎明〉比喻是重新振作的時候了。天象/天氣/顏色的運用,如〈小風波〉比喻戀人間的打情罵俏;〈夏日寒風〉、〈情像雨飄泊〉烘托出心如刀割、無處紮根的失戀心情;「灰色」和「藍色」被用以表達憂鬱之感,如〈藍月亮〉,反之「紅色」就代表志氣高昂,如〈紅日〉。人的感官的運用,以眼睛和眼淚所用的次數最為顯著,如〈你的眼神〉和〈不許眼兒再下雨〉,可見我們的靈魂之窗確實最能傳情達意;另感受/態度的運用有〈無奈〉、〈無言感激〉、〈執迷不悔〉和〈忘盡心中情〉等。

眾多素材中,以客觀日常事物的運用最為豐富有趣,如常以「火」去描寫戀愛的熾烈,〈擠熄的煙頭〉比喻戀情的熾烈過去,只剩死灰的無奈;其他例子如利用〈浪潮〉比喻感情來去匆匆;透過〈紙船〉描繪天各一方,盼藉紙船互通心聲的語境;〈碎花〉、〈天邊一隻雁〉比喻心靈的落寂,無處可依;〈世事如棋〉、〈歎息橋〉比喻世事多變,九曲十三彎,兜兜轉轉;還有〈風箏〉、〈風中勁草〉烘托出力爭上游、自強不息的志氣。

這五項素材的廣泛運用,原因在於它們都是來自每個人必經的生活體現和切身感受,易於產生共鳴,而且最變化莫測,可以產生多姿多采的聯想。至於其他素材,例如文學,並不是每個人都曾有類似的經驗或知識,說服力和感染力較弱。


研究結論

本研究闡述了一個對粵語流行曲曲名的研究,以香港樂壇為背景,分別從音節、構詞/句法及語義結構三方面去分析流行曲曲名的修辭特點。結果顯示,曲名多由四或五個音節組成,多偏重於偏正和主謂結構,而且常透過客觀世界中的時間、天象/天氣/顏色、人的身體語言、感受/態度和日常事物去營造語境,誘發聯想。所得結果將會為音樂創作人和填詞人在擬定曲名時提供參考。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警隊與社交媒體

黃子健、馬偉傑
2017-05-08

2016年度新聞與社交媒體使用行為調查

馬偉傑 周展樑 葉詩穎 伍淑冰 梁俊仁
2016-09-21

中國的"互聯網主權"論

胡泳
2016-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