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引爆中國媒體革命

2006-09-15
P2P網絡下載技術引發數碼娛樂革命。
  曾幾何時,Napster讓世界第一次認識了P2P的威力,Bit Torrent(BT)讓香港領教了P2P下載的法律後果;而今夏的世界盃,PPStream和TVants讓香港人又知道除了有線電視,他們還可以選擇P2P電視去免費享用這道四年才一次的「大餐」。
  P2P名曰對等網絡(Peer To Peer,簡稱P2P),它是一種非中心化的分散式網絡技術。P2P網絡中的參與者既是資源(內容)提供者(伺服器),又是資源使用者(客戶機),資源分散在所有的節點(nodes)上,資訊的傳輸和服務的實現都直接在節點之間進行,因此提供資源線索的Index Server至關重要。早期以Napster為代表的P2P技術仍然有一個中心Index Server,所以不但效能有限,而且法院的一紙禁令就可以關閉整個網絡。現在的大部份P2P技術已經去除了這個中心Index Server,沒有中心數據庫的P2P網絡由用戶互相獲取Index資訊,這樣不但避免了傳輸負載量的瓶頸,而且也保證了整個網絡不可能被封鎖。

突破串流媒體瓶頸
  我們都知道傳統的以伺服器為中心的模式中,服務質素受網絡帶寬和伺服器自身的硬體條件限制極大,同時間訪問的人數(客戶機)越多,伺服器的負荷就越重,當超過一定限額,伺服器就會癱瘓。因此,雖然網絡上的串流媒體(Streaming Media)服務發展很早,內容也很豐富,但是因為觀看效果還不盡如人意,所以並沒有形成氣候。雖然像YouTube和Google Video這些新興視頻服務借助Flash技術風靡全球,但是對於大型視頻以及直播的視頻來講,它們仍然不是好的選擇。基於P2P的串流媒體正好解決了傳統串流媒體服務的帶寬瓶頸問題,訪問某個視頻內容的人數越多,這個內容反倒會越流暢。
  在中國大陸,因為知識產權保護的缺位,豐富的內容來源催生了這些P2P電視軟件。這些播放軟件雖然都是面向公眾免費使用,但都企圖針對商業團體和廣播電視台銷售他們的軟件和服務,所以並沒有像BT那樣開放製作軟件程式。這些P2P電視軟件都要依賴他們自己去製作內容及其索引,P2P的效用並沒有完全釋放出來。當用戶過多的時候,也同樣會出現傳統串流媒體經常出現的延遲緩衝播放的現象。即使如此,鑒於P2P電視已經影響了中央電視台(CCTV)的受眾群和市場收益,CCTV日前已經明令禁止各P2P電視轉播其體育頻道。

突破電信市場壟斷
  與串流媒體服務一樣,基於P2P的語音服務有著同樣的特性和優異表現,這在Skype等網絡電話軟件中已經得到充份證明。中國電信市場長期以來由電信、網通和聯通等幾家大型國企壟斷經營,中國消費者不得不要比國外消費者多付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國際長途電話費用,這些電信公司由此聚斂了巨額的壟斷財富。P2P電話軟件讓中國人以低廉的成本享受到優質通訊服務,這也難怪有些地區的電信公司會封殺Skype。
  除此之外,基於P2P的電話軟件已經成為一個多媒體通訊平台,它可以讓用戶安全地打電話、開視頻會議、發送即時消息(Instant Message)和電子郵件。即使與有媒體審查的地區通訊,它也很難被監聽和審查。因此,對於媒體來說,它們已經成為記者和編輯有效而安全的辦公助手。

突破廣電媒體審查
  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實行嚴厲的高壓媒體審查政策,普通民眾不能閱讀境外「違禁」報刊書籍,不能收看境外衛星電視頻道,BBC、VOA等許多國外新聞電台被干擾。撇除版權等法律因素,在純技術考量下,P2P軟件可以讓用戶觀看到任何優質的國外電視廣播。譬如現在中國用戶通過有些P2P電視軟件,不但能觀看到不太敏感的Discovery、ESPN、HBO等娛樂、文化和體育類外國衛星頻道,也能看到過去一般只能在廣東地區看到的香港無Y翡翠台和亞視本港台,還可以收看到CNN、ABC、BBC等傳統管道被禁止「落地」的國外衛星電視新聞節目。
  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個新的潛在威脅,大部份的商業P2P電視軟件都已經應政府要求,撤除了國外新聞類電視服務。傳統的串流媒體服務都有集中的伺服器提供,如果涉及敏感內容很容易被封掉。而開放的P2P電視與BT下載一樣,內容分佈在節點中,每個用戶就是一個節點,每個用戶都可以成為內容源,審查者根本無從封殺。但遺憾的是,現在的這些商業P2P電視軟體公司大部份不允許用戶自己添加、提供節目,P2P技術的優勢並沒有完全運用和釋放。

突破網絡封鎖
  作為媒體審查和監控政策的一部份,中國政府封鎖了大量國外媒體的網站。眾所周知,中國以極大資源投入建立了技術複雜的「金盾工程」,以此封鎖、過濾了大量海外網站。雖然有很多人也知道透過一些海外的代理伺服器能夠繞過封鎖,但是這些代理伺服器也會被發現,從而被封。針對集中式代理服務很容易被封鎖而失效的情況,早期國外一些駭客和自由軟件組織醞釀、開發了基於P2P的動態加密的代理伺服器,譬如Freenet和早期由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資助的「三角男孩」(Triangle Boy)。這種技術仍然與BT下載一樣,用戶通過加密訪問國外的節點,有些超級節點(Super Nodes)可以隨時被搜索到,而每當用戶連接成功也加入進去後,它就會也成為一個節點,成為其他人的訪問代理。同樣,這種技術也是越多人使用,訪問速度越快。現在,法輪功和自由軟件組織成為了反網絡封鎖技術的主角,這當中的有些技術也得到美國政府和德國政府的資助。正是因為P2P代理服務很難被有效地封掉,中國政府就仿造這些軟件並散佈到網上,或者他們控制的電腦也加入到P2P代理網絡進去,成為虛假的節點誘騙用戶。而不管怎樣,P2P代理服務是迄今為止最為有效的反網絡封鎖技術。 
  不可否認,影響P2P產業健康發展的是猖獗的盜版行為,這也可能會成為未來中國政府封掉所有P2P埠和服務的藉口。但不管怎樣,P2P技術已經顯示了其魅力和影響力。P2P引發的數碼娛樂革命是現實的,而我們關注P2P更重要的是它對資訊自由暢通傳播的貢獻。
  中國媒體的局勢也許很難因為一個技術創新,迅速地產生革命性的變化,但它已經促使中國媒體市場和管制現狀產生了不大不小的震盪。震盪產生的缺口也許還不是很令人矚目,但它是促使中國媒體這灘死水變革的星星之火。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官司

甄美玲
2018-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