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周夢蝶」— 看虛擬網上世界

2007-07-13
  《莊子.齊物論》中的莊周夢蝶,莊子與蝴蝶,真與夢,孰實孰虛?界線含糊。今日的虛擬網上世界,何嘗不是子虛烏有,但身處其中,無疑比現實更真實,弄假成真,就連界線也變成了連線,將兩個空間接通。

社交網絡成為流行文化
  過往我們追求IQ,今天講求EQ。網絡世界亦由茫茫的資訊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highway)上,由努力搜尋資訊(Search Engine),進展至現在以人為本建立的社交網絡(Social Networking)。零五年七月梅鐸以五億八千萬美元收購MySpace,凸顯了社交網站在互聯網上的重要性。根據美國媒體評估公司ComScore Media Metrix於零六年二月的調查報告顯示,Yahoo和Google仍然是人流最多的網站。但以增長率計,Yahoo只有百份之五,Google是百份之二十一,而MySpace的升幅則達百份之三百一十八。eMarketer亦指出,零六年全球投放在社交網站的廣告費用為四億四千五百萬美元,預計零七年會增至十一億美元。

  社交網站建基於Stanley Milgram的六度分隔(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理論上。一個人與另外一個陌生人之間,只需要不多於六個人便可連結起來。正如互聯網站內的超連結一樣,一個人是一個點,只要啟動其中一點與另外一個相近的點連結,如此類推,便可形成一個社交圈,一圈再扣一圈,龐大的社群便可輕易形成。

  最初大部份的社交網站都是些類似婚姻介紹所,為用戶尋找伴侶、結婚對象。一九九五年Classmates.com成立,真正實踐六度分隔的理論。透過以用戶的姓名、年齡、所讀過的學校等資料作搜尋,為用家尋找失散了的朋友、親人等。網站內更提供個人網頁、留言版和一些工具,方便用戶可以交換電郵、計劃聚會,讓用戶可利用網站作為親朋間網上聯誼的平台。

  及後不斷有其他類似的社交網站出現,例如Six Degrees.com等,改善社交網站的軟硬件設備,方便用家使用。而將社交網站成為一種年輕人流行文化的,首推Friendster.com。然而由於後來用戶過多,導致網站大擠塞,拖慢網頁下載速度,讓MySpace乘虛而入,取而代之成為今天在美國社交網站的龍頭。

虛擬社群的魔力
  但社交網站並非只立足於美國,其他地區亦各有其翹楚。雖然Friendster不得志於美國,但在東南亞國家卻甚受歡迎,當中以菲律賓為首。據網站研究機構Alexa報告顯示,Friendster在菲律賓的網站流量是第一位,其次在新加坡、馬尼拉及印尼均為第二位。除了跨地域的社交網站外,當中亦有不少出色的土生土長社交網站。日本本土的社交網站Mixi在當地甚受歡迎,擁有七百萬名會員,並在東京證券交易所創業版Mothers上市。會員對Mixi的忠愛,產生了Mixi依存症。因出外或其他原因而無法登入Mixi查閱留言或與朋友聯絡,會員便會產生憂慮,神不安又心不寧。

  這種現象並非日本獨有,韓國亦有Cyholic的出現。高峰時期差不多三份一南韓人口都是Cyworld社交網站會員,百份之九十年齡介乎二十歲左右的年青人都是該網站會員。用戶登記後可免費在網站內擁有自己的家--Minihompy,亦可擁有自己的虛擬身份--MiniMe,同時也可擁有自己的社群--Club。

  Jennifer Park在OhMyNews的獨白,正正顯示了這種虛擬社群的魔力。她在朋友的極力慫恿下,抱韝@種試試無妨的心態,在Cyworld建立了自己的小宇宙。Cyworld成為了她和朋友間的聯誼地方,透過日記、留言版,她可以對朋友每日的行、心情、發生的瑣事,瞭如指掌。而且透過以真貨幣去對換虛擬貨幣acorns,來購買Cyworld網站的各式各樣虛擬禮物給予朋友,作為愛和關心的表現。這種愛的宣言更確確實實在她網頁上的受歡迎指數中反映出來,這樣更大大推動用家在Cyworld的積極投入,無論在金錢、時間上的投入。

  所謂禮尚往來,人情不可少。朋友在自己的Minihompy留言,自己當然少不了也要到人家的Mininhompy回覆。留言固然要覆,一旦朋友送來禮物,回禮也是當然。而且在網上交朋友是累進制,縱使你可能從來沒有和他見過面、談個一句說話,只要他在你的留言版上留了一個字也好,他已經加入了你的虛擬社群,還有那些朋友的朋友。每天就是這樣忙颽y連於Cyworld的世界,查閱是否有朋友留言、送禮物;還有為了滿足那種虛榮心,努力不懈地粉飾自己的家和裝扮虛擬的自己,一心要成為最受歡迎的Cyworld之星;還有滿足那不為人知的偷窺心理,看看其他陌生人在Cyworld的留言、日記、相冊;況且不少韓星在Cyworld都有其Minihompy,如安在旭、張成宰、何利秀等,對於追星族來說,Cyworld就是他們和偶像聯繫的渠道。

  Cyworld倡議真實和虛擬的世界是平行的,兩者互為共存。將真實的生活帶入虛擬世界,同樣地將虛擬世界的社群帶到真實的世界。Cyworld在中國建立的社交網站,便積極推行這個慨念。Cyworld中國除了建基於互聯網上,還舉辦各式各樣的線下活動,例如旅行、街頭Hip Hop舞比賽、聖誕、情人節派對,虛擬世界成為了生活的一部份。

將真實生活複製到虛擬世界
  「第二人生」(Second Life)把這個虛擬社群推向更高的層次。「第二人生」本身就是一個不斷演變的世界,把真實生活完全地複製到虛擬的社會,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正如其名,「第二人生」就是用家另外一個人生,一個可以實現在真實生活中不能達到的理想或妄想。

  短短四年時間,「第二人生」便擁有七百萬居民。居民可以擁有自己的房地產,而且這些物業可以自由買賣。透過這些虛擬房地產買賣,Anshe Chung賺取了一百萬美元(是真貨幣),因此她還登上《新聞周刊》的封面。Linden Dollar是「第二人生」的通行虛擬貨幣,Linden Dollar隨市場的需求價格時有變動,零七年六月十三日的市場對換率是一美元對266 Linden Dollar。為了穩定貨幣價格,「第二人生」將貨幣供應量定為二十七億,儼然一個完整的經濟體系。

  這個虛擬社群的居民,還可以撰寫電腦程式--Linden Scripting Language去生產銷售產品。Nathan Keir在「第二人生」創造了Tringo電子遊戲,由於大獲好評,他還將Tringo推廣到真實世界。不單是電子遊戲,居民還可以建樓房、傢具、用品等。居民除可以交通工具穿梭任何地方,亦可隨意在空中飛翔,甚至時空轉移到另外一個地區。日常生活消遣,如行街、買衫購物、旅行都可以在「第二人生」中做到。而且一些品牌如JPG、日本豐田、Adidas、BBC、路透社都設有辦事處,甚至瑞典、馬爾代夫更開設大使館。

  最近,北京數字娛樂發展有限公司和瑞典網絡遊戲開發商Entropia達成協議,在中國建立首個虛擬世界,預計明年八月可以正式上線。

  也許這就是後現代主義,真假沒有一個定論,只在乎觀者從那一個角度去審視。電影Matrix的虛擬世界再也不是天方夜譚,問題是那一天我們真的會完全捨棄真實的世界,全心全意投入虛擬的角度,生活在一個自己創造的世界。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2017年度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之使用情況調查

馬偉傑
周展樑,張雅琳
SY MediaLab Big Data 調查組
2017-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