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對中國問題的「失德」報導

2008-05-15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新華網轉載了中國新聞傳播學界面對西方近期不實報導做出反應,從教育者的角度表達了對西方媒體人忘典失德的痛心疾首。輿論學創始人李普曼在《公眾輿論》一書中,就議程設置以及地緣政治背景下產生的社會責任理論等如何適用於西方媒體人做出過具體要求,但西方媒體巨擘的職業守則在中國問題面前完全解體,特別是西方媒體出現違背事實的雙重標準報導。

職業道德的缺失
  西方媒體人職業道德的缺失,主要體現在面對與政府利益、及西方習慣的意識形態相左的新聞題材時,西方媒體就會頻頻出現「低級錯誤」。例如美國媒體在對伊拉克問題的報導上,只顧美國利益不顧新聞事實,頻頻出現假新聞,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大衛.巴斯托和羅賓.斯坦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為《布殊當政,一個預製新聞的新時代》文章,該文自爆一條假新聞:美軍攻佔巴格達的新聞報導中,一個歡欣鼓舞的伊拉克裔美國人在坎薩斯城對攝製小組說:「謝謝你,布殊。謝謝你,美國。」 這一條「新聞」,其實是美國國務院的「作品」,畫面上的伊拉克裔美國人只是個「道具」,而電視媒體為這齣「戲」提供了舞臺。

  在北京奧運政治化的問題上,西方媒體的部份媒體人則完全利用了西方媒體、政府、新聞工會、非政府組織的聯繫漏洞,成就了部份求出位、求表現的媒體人。在「拉薩事件」中,美國媒體技術性裁減照片,德國媒體將尼泊爾員警說成中國員警。這已經不是「低級錯誤」,而是玩弄媒體規則,違背行業道德的「妖魔化」中國。這是西方媒體人在政府利益經濟利益,與職業道德撞車時的不當取捨。

懲罰機制對內不對外
  西方媒體有著悠久的職業理論發展史和完備的行規。對於不實報導、假新聞,有著各種防範措施。例如,美聯社為了防止假新聞,對匿名訊息源有如下詳細規定。匿名訊息源只有在滿足以下條件時才能使用:(一)材料是資訊而非個人意見和思考,並且材料必須是對整個新聞報導不可或缺的。(二)該資訊只有在資訊源匿名情況下可以得到,別的管道都不可得。(三)資訊源具有可靠性和真實性。並且,想採用匿名信息源的記者要在交稿前經過新聞編輯的同意才能使用,該新聞編輯有責任檢驗該匿名信息源是否符合美聯社對其的要求。

  《紐約時報》也有類似規定,使用匿名信息時需要編輯對匿名信息源進行核實。但是在「西藏事件」報導中,媒體頻頻出現未經核實的假新聞,這個核實流程在西藏問題的報導中顯然是沒有被落實的。美國福克斯電視台網站刊登印度員警照片,卻解釋說是中國軍人將藏人抗議者拉上卡車;德國NTV電視台也在報導中將尼泊爾員警抓捕藏人抗議者說成是「發生在西藏的新事件」;三月十七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在網站上刊登題為「藏人描述持續騷亂」的報導,所用配圖是西藏當地公安武警協助醫護人員將騷亂受傷人員送進救護車的場景,然而圖片的說明卻愕然寫道:「在拉薩有很多軍隊」,似乎完全忽略了救護車上巨大的「急救」二字;德國《柏林晨報》網站,今年三月十八日將一張西藏公安武警解救被襲漢族人的照片,硬說成是在抓捕藏人。

  《紐約時報》明文規定一旦查出假新聞,要求「主動及時明確的在顯著的版面或者黃金廣播時段中進行糾正,而不會被動的等待有人指責後再行動。」而西藏問題的出錯新聞顯然是沒有被明顯改正的。對圖片惡意剪裁和對西藏的錯誤稱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三月廿八日只在其網站很不顯眼的位置發表了一份簡短聲明,對此前中國網友對其西藏不實報導的批評進行了辯解。CNN終於在四月十五就其主持人卡弗蒂發表辱華言論作出道歉了,不過CNN的反應速度有失其專業水準,卡弗蒂四月九日發表的錯誤言論,等了六天CNN才做出不中肯的反應和所謂的道歉,並且狡辯其言論是指政府而非中國人。對此,CNN新聞頻道為全世界媒體在職業道德和行業規範中樹立了完全負面的典型。在中國外交部的多次強烈要求下、華人的多次遊行面前,甚至訴諸法律之後,三藩市市長紐森四月二十三日公開指責卡弗蒂的言論失誤,認為他欠華人一個公開道歉。然而至今沒有任何媒體內部管理部門,行業機構公開發言給予任何譴責和管制。

  如果是美國的內部問題報導出現假新聞後,新聞的行業工會或者新聞傳播的研究機構,往往會把媒體的記者或者評論員問題進行公佈,而在「拉薩事件」中,在頂尖媒體有著詳細職業條律的行業規定下,仍然阻止不了這些不實報導的出台,有著監管處罰管道,卻不見正式誠懇的更正和有力的處罰,而只見狡辯,其根由就在於監管出發管道在處理國內新聞和國外新聞時的雙重標準。

  這在歷史上也是有前例的:在面對國內利益有關的新聞題材上,美國的媒體體現出了相當的職業精神。《紐約時報》的記者傑森.布雷爾(Jayson Blair)因多次在他的關於報導中剽竊文章及偽造引用,例如關於美軍女兵傑茜嘉.林奇的報導,最先被二零零三年六月份《新聞週刊》報出醜聞。享有泰斗級盛譽的《紐約時報》在陷入創刊一百五十二年以來的低潮和公信力危機時,主動地成立了調查小組,並用了長達四個版的篇幅自揭短處報導內部醜聞,在維護職業道德的戰役中寫下了勇敢的一筆。傑森以及他的兩位編輯都為違背媒體道德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也是歷史上最嚴重的違規行為之一。

  而在與本國利益無關痛癢的題材上,美國的媒體避重就輕。二零零七年,CBS不顧華人聽眾利益,其92.3 Free FM電台曾在四月五日和十九日的「狗窩惡作劇電話秀」二次播出侮辱亞裔的節目,在華裔社區引起群憤,但而主播和製作人至今未受嚴重懲罰。

媒體的「議程設置」
  李普曼的《公眾輿論》闡述了大眾傳播對社會的重大影響。它揭示了傳播媒介可以通過對資訊進行選擇和加工、重新加以結構化之後向人們展示「擬態環境」(pseudo environment)而非客觀的事物。而當人們對特定的事物持有固定的好惡感情、定勢化的印象觀點後,這就是「刻板印象」(stereotype),這也會導致對事物認識的偏頗。之後由此發展出了由美國傳播學家馬爾科姆.麥庫姆斯和唐納德.肖於一九七二年正式提出的議程設置(Agenda Setting)理論。該理論認為,通過議程設置雖然不能影響受眾的某一觀點,但是能影響受眾關注角度來影響公眾輿論,甚至可以進而影響到政府議程。反過來,政府也可以設置媒體議程。

  西方媒體大量頻頻出現的關於「西藏事件」的不實報導,這就是充份利用「擬態環境」,不當裁減圖片以達到故意弱化圖片功能,對報導物件進行有意識有目的的加工,再讓受眾接受不再真實的新聞資訊。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從報章報導看近年香港大學生形象的變化

黃浿沂
王碩禧
鄭梓峰
鄭曉怡
莫浩廷
蘇鑰機
2019-03-08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背後

呂秉權
2018-10-22

港股資訊類電視節目的大陸市場需求

莊太量
路遙遙
2018-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