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壩」—中國監控互聯網使用的「失敗」試驗

2009-07-15
  「七一」前夕,消息傳來,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宣佈暫緩由七月一日起,強制所有出售電腦強制安裝「綠壩|花季護航」軟件的規定。事件暫告一段落,但中國政府暫緩「綠壩」措施,明顯說明不是撤銷,究竟未來此事會不了了之,還是捲土重來時只會不再犯上今次的「錯誤」,現仍言之尚早。

  首先,必須澄清的是,即使官方堅持「綠壩」目的是保護兒童,但這軟件並非一般互聯網內容過濾軟件,至少附加了多項秘而不宣、但任何人也無法否認的功能,就是對政治內容的監察,甚至延申至用戶不上網時進行文書等工作時,若輸入如「法輪功」或「六四屠城」等字眼,應用竟然會即時關閉;另外,「綠壩」用戶上網被阻截記錄,甚至每數分鐘把螢幕擷取記錄,在用戶不知情下上載至不知名伺服器,這是典型間碟軟件所為。這些是全球各地專家、學者、網民反覆驗證,清楚地、嚴謹地的記錄下來的事實,中國當局也未敢正面否認過。

如何面對 Web 2.0
  回顧「綠壩」事件帶來的第一個問題,始終是為什麼?當中國政府多年來已建立「金盾工程」,擁有強而有力的「防火長城」,是什麼令決策者覺得有必要把監控加至個人電腦層面?現有的阻截,已成功令可能絕大多數普通網民不能登入「不良」(包括政治敏感)網站,何必多此一舉?答案應該是Web 2.0。

  今時今日,傳統以網站地址作過濾已不足夠,因為Web 2.0下最活躍的網絡服務,用戶獲取資訊的首選來源,已由傳統網站變為用戶創造內容主導的網誌、Facebook、YouTube、Twitter、飯否(Fanfou,國產Twitter)等,近期在鄧玉嬌、石首市搶屍事件已發揮被官方媒體報導的重大作用。然而,當局總不成把這些網站完全關閉或長期不許登入(像「六四」期間短時間封殺),所以,「綠壩」是中國監控互聯網使用的「失敗」試驗,但沒有理由當局不會再試。

  但無論如何,中國當局這次總算是「從善如流」,一向以來,對這些敏感政策,尤其是在「外國勢力」反對之下收回成命,是非常少有的,這又有何原因?首先,「綠壩」計劃本身不可行,軟件製作差,連基本過濾也未做好,卻「加料」令人非議,加上被證實有盜用美國Cybersitter軟件的明顯證據,連工信部官員也以「如有此事,依法處理」默認回應,加上要求倉卒,根本無法執行。

  第二,「綠壩」看來真的並非最高層决定,很可能真有貪腐成份,連中央其他部門也有反對聲言。四千多萬元若能購入預裝全國每台出售電腦的軟件,可謂超值,但結果這軟件以抄襲和堆砌而成,被網民嘲笑為普通程式員幾日可完成的三流功夫,卻反而太貴了。網民在「綠壩」消息曝光後很快就把相關公司和政府部門關係「起底」,貪腐之嫌,呼之欲出。此外,財政部也公開否認有份作「綠壩」決定,也是中國官場少見。而且,「綠壩」的過濾黑名單比較「防火長城」明顯「不足」,即工信部與國安部沒有溝通,加上「綠壩」安排也令中國互聯網更易被國內外黑客作攻擊,根本有害國家安全,必定令國安部頭痛不已。

  第三,工信部低估了國內外網民和媒體的回應,慘痛地上了一課「如何面對Web 2.0」。國內網民的反對,在網誌和Twitter等媒體的不滿聲音,至今暫緩了仍未停止過,任何網站辦的民意調查,都有八成以上網民反對或表明絕不會安裝。就連官方的「人民網」在宣傳部門嚴厲要求各媒體不許負面報導「綠壩」後,仍然開了名為「今天,你被「花季護航」了嗎?」的專題,竟然以 「一年四千萬租來一頂『綠帽子』,誰笑了?」、「管理錯位!一款軟件何以管理一個社會?」、「如果軟件有用的話,請先給官員的腦子裝吧!」等副題大力批評政策,結果專頁在不足一周後被刪除,但當時已有多達一百七十多萬名用戶(84.5%)在網上投票表示「反對!侵犯了網民隱私,是一種挾持。」

敢言的網民
  中國網民對「綠壩」的反對是異常公開的,中國著名藝術家、鳥巢的設計人士之一艾未未是當中表表者,除發起「7.1罷網」行動,抗議政府干涉限制公民基本權利,早前更在網誌發表了「不『反華』那還是人嗎」短文,近期又發起「10.1豎起中指」之影像文化競賽,是典型的敢言網民。官方看在眼裡,與其說容許,不如說不敢阻止,網民的力量已發展至當權者「不敢亂來」。

  六月廿六日,中國網民開始流傳《2009匿名網民宣言》:「你好,中國政府網絡審查部門。我們是匿名網民。長久以來,我們目視了你對互聯網的所作所為。你對互聯網言論自由的無端封鎖,你對互聯網先進技術的敵視,你勾結宣傳喉舌對事實真相的扭曲,你運用網絡評論員對網絡輿論的的毒化,這些都深深地刻印在我們的記憶中…沒有人想要更迭你的政權,我們對你陳舊的政權概念和意識形態爛腌菜毫不感興趣。你無法理解在人類網絡化的歷史潮流之前宏大敘事為何而消解,你也無法理解國家和民族概念為何將分崩離析,你無法改變你對互聯網的無知。」

  「……我們是匿名網民。我們是全球網民的總和。我們行為一體。我們是主宰網絡。我們不可計數。我們每個成員的倒下都意味著十名新成員的加入。我們無處不在。我們 無所不能。我們不可阻擋。我們沒有弱點。我們利用一切弱點。我們是隱藏在每一張面具之下的人性。我們是人性的鏡子。我們生而平等。我們天然自由。我們是軍團。我們不饒恕。我們不忘記。」匿名網民宣言宣戰味濃,令人感覺到中國網民的勇敢之餘,也令人擔心政府會怎樣看待這樣的挑戰,幸而至今最壞的沒有發生,大概政府也恐怕會完全失控,真的亂起來。

互聯網是管不到的
  無論如何,「綠壩」真的沒有消失,工信部公開說「肯定落實,遲早問題」。而且,在當局暫緩措施前,各國電腦生產商態度迴異,歐美廠商不公開表態,留待政府、商會出面反對,但亞洲廠商很多卻早已表示依從,例如台灣、日本生產商,中國公司有些更快人一步年已安裝「綠壩」。這亦反映了這些企業在本土的政治和公民社會所承受壓力之不同,換句話說,爭取國際資訊自由也要加强有亞洲各國、地區公民社會對其他地區的守望相助。另外,有個別中國企業在這方面顯然表現出「有奶便是娘」的「競爭本能」,漠視社會責任或企業形象,竟然跳出來說正在研發「藍壩」,比「綠壩」功能強廿倍云云,令人啼笑皆非。

  要用各種技術、操作、法律手段控制互聯網的應用和資訊的流通可行嗎?從理解互聯網運作角度考慮,筆者仍然相信互聯網不像傳統媒體,是管不到的。在中國這種極權國家,管治者與人民兩者之間就互聯網的對立,恐怕無可避免,未來難免走上衝突之路。今天的中國網民,已非二、三十年前的中國人民可比,現代中國社會很多人公民意識越來越強,他們對生活、自由的追求,不容輕視。在香港經常有人說我們是經濟城市,不是政治城市,這些為當權者講的愚民思想,前進中國網民正在推翻中,要證明中國人要的不只是錢,中國會變。香港人包括我們的媒體和網民,值得好好想想,在中國網民的爭取中,如何負起我們的責任。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