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傳媒領袖對話」分享研討會後記:「傳媒要企硬,先要老闆肯撐」

2009-09-15
嘉賓就「追求商業利益=犧牲社會責任?」的主題分享箇中心得。
  筆者從前也是傳媒從業員,在電視台從事記者、主持及編導等工作十多年,觀察到傳媒的整體公信力如何日漸被「蠶蝕」,自我審查如何成為傳媒行業的「白色恐佈」。平心而論,一單嚴重車禍、一場超級大火、一宗世紀官司,香港的傳媒大都盡心盡力報導,甚至奉旨煽情,表揚有愛心的或狂轟冷血無情的,但是,往往觸及政治或權貴等敏感話題時,就見證了何謂「肯撐」。

  雖然傳媒屢受批評,但很奇怪,當權者包括政府和各大小企業集團和公營機構等,郤愈來愈重視如何應付傳媒,努力學習「招呼」記者而祈望自保。不過,社會問題會因為這些行徑而徹底改變嗎?這些「但求少啲俾傳媒鬧」的心態,為社會帶來真正而長久的和諧嗎?抑或只是為個別人士帶來了一陣的掌聲?最後,就連本身從事傳媒的也不禁懷疑:「今天的傳媒仍可發揮既廣且深的影響力、為社會帶來真、善、美?」

  近年筆者透過「三十會」好友們的介紹而接觸了社會企業,對於從事傳媒多年、又對傳媒愈來愈存疑的我,簡直有「豁然開朗」的感覺﹗社會企業是針對不同社會問題而產生的企業,我們經常掛在口邊、其中一個最佳社企,就是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 Muhammad Yunus 所創立的鄉村銀行 (意譯) Grameen Bank,一間在孟加拉專給窮人借貸的銀行,這個 Micro Finance 的概念和實踐,不單令這社會企業既有能力賺取盈利持續發展,更能為數以千萬計的窮人徹底改變生命,長遠減少了因貧窮造成的種種悲劇,何其精彩!

  傳媒企業也是要符合像社會企業的雙底線:既要盡力報導事實、監察社會,亦要同時不斷創新、帶來利潤而求存,問題是,畢竟不是每一個傳媒老闆也像尤努斯,有一份過人的氣魄和遠見而敢想敢做,或簡單一句,「無咁既 GUTS ﹗」。

傳媒企業的雙底線
  筆者很榮幸,以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名義,在八月十四日晚上,假中環置地廣場的一個會計師事務所的會議室,請來了雄濤廣播主席鄭經翰、《am730》主席施永青及有線新聞的執行董事趙應春擔任嘉賓講者,而曾經管理傳媒、現為精電國際行政總裁的蔡東豪,則被邀請為嘉賓主持。這張嘉賓名單,吸引了不少傳媒以外的商界管理層參與研討會,看來,如何「追求商業利益」時,也要「履行社會責任」,已成為營商的大趨勢。

  當晚研討會的嘉賓主持精電國際行政總裁蔡東豪,首先解釋傳媒企業的雙底線,即既要賺錢,也要盡社會責任的運作模式,跟社會企業的不謀而合,因此很符合香港社會創投基金所推動的社企精神,值得深入探討。而最近部份傳媒自我審查事件再次成為熱話,傳媒管理層游走於雙底線之間的表現,愈來愈受公眾監察,在高透明度的香港,傳媒受眾也愈來愈精明,因此研討會上,三位傳媒領袖也回應了如何本著社會責任,成功創造了「對傳媒質素有要求的受眾市場」。而在創造市場的過程中,也要有「肯撐的老闆」配合發展。

  有線新聞執行董事趙應春說,經過十多年來的磨合,他的新聞團隊,跟公司最高管理層,建立了一種無可取代的默契。他說公司的最高管理層很信任新聞團隊的專業,不會胡亂猜測他們在處理新聞題材時,會有任何個別利益或潛在議題 (Hidden Agenda),一切也是本著新聞專業不偏不倚、容納不同聲音的宗旨作決定,因此有線新聞享有高度的新聞編採獨立,多年來亦建立了一定聲譽和公信力,而能立足於收費電視市場,亦證明了追求商業利益時,未必需要犧牲社會責任。誰是最後「肯撐的老闆」,有目共睹。

  那夜的研討會,蔡東豪笑言因為英超聯而終止訂購有線電視服務,但最近他得知了有線新聞的資深記者可以「獲得批准」而出版有關「六四事件」的書籍,便考慮再次做有線的觀眾,有關精彩對話節錄如下:

  蔡:「傳媒機構的員工出書無話唔俾,但係講「六四」就最好唔好,仲要問,最慘唔知問邊個。」

  趙:「佢問我」(台下觀眾大笑加少許掌聲)

  蔡:「問你呀?咁你有無再問上面呀?」

  趙: (笑著搖頭)

  蔡:「無呀?咁可能你出事喇!」

  從台下觀眾的熱烈反應來看,港人心向如何,或許有線電視的新聞取向是其中一個可靠的指標,這不就是可持續發展的傳媒受眾市場嗎?

  至於一手開創《am730》的施永青,則進一步將社會責任融入管理模式,「肯撐」不單是精神上的支持,還有金錢上的鼓勵。他把公司盈利分三個部份,第一部份跟員工分享,因為他深信要令員工感到《am730》也是屬於他們的報紙,才會用心拼搏;第二部份跟股東分享,以回報他們的投資;最後部份則留為《am730》的發展用途。施永青證實《am730》的上下員工,就連外判的發行商,也可以長期分享公司盈利,金融海嘯期間也不例外。施永青認為部份傳媒喜歡「灑鹽花」來賺快錢,是懶惰的表現,《am730》的員工郤立志要建立一群有質素的讀者,路比較難走,但郤更有滿足感,亦不見得一定要蝕大本才做到。

  施:「點解我啲同事肯行一條辛苦路?因為佢哋將份報紙睇成自己既報紙。佢哋覺得而家香港傳媒行既路,唔係佢哋想見到既路,所以佢哋一齊努力去行一條另外既路。呢條另外既路我認為係存在既,一樣可以賺到錢,一樣可以堅持自己既信念。」

  而將於年底開咪試播的鄭經翰則透露,雄濤廣播將以數碼模式廣播,並會先以免費派發數碼收音機的招數,吸引新聽眾群,而他本人也會主持節目,以回應股東的要求。鄭經翰說,要避免外來壓力影響傳媒機構運作,最好的方法是找來多位股東合股,就像雄濤廣播便有約十位股東,沒有一個股東可以隻手遮天,自然可以平衡不同的利益衝突。

  鄭:「影響一個人總比影響十個人容易,所以邊個走嚟影響你,你咪話,大佬,我係鵪鶉嚟咋,得十份一,我講啲嘢無決定性,無權去干預…當傳媒機構唔係一個人話事,比較容易啲有編輯獨立既 Luxury。」這個 Luxury 如何成事,這十個老闆如何巧妙地「一齊撐」,實在引頸以待。

  參與今次研討會的人士總共有七十多人,大部份也是企業的高級管理層,尤其是負責企業傳訊的公關要員,又或近年流行的企業社會責任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的部門主管。這些管理層當中,也有曾經從事傳媒的專業人士,因此對傳媒企業如何游走於雙底線的運作,也別有一番體會,他們坦率的分享和尖銳的提問,為當晚研討會增添了不少輕鬆而有意義的對話。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後真相的信息戰年代

傅景華
2019-09-28

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背後

呂秉權
2018-10-22

假新聞 Vs 新聞自由

彭家發
2017-04-13

傳媒有防止自殺的能量

柯達群
2016-05-20

新聞不自由,社會就要死

蘇鑰機
2016-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