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釣魚執法」報導看內地輿論博弈

2009-11-12
執法人員在九月十六日的電視節目採訪中態度強硬。
  上海一位年薪二十萬元的白領人士,駕車外出時好心搭載一名自稱「胃痛」的途人,未料途人竟是交通執法部門佈下的「魚鉤」。白領被誣,以「非法營運」的罪名被扣車罰款。這就是一個多月來內地媒體關注的「釣魚執法」事件。

「網 ─ 報」傳播模式
  上海市對傳媒的控制歷來嚴苛。隨著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會臨近,當地黨政領導高度重視自身形象,媒體上鮮有對政府的監督批評。「釣魚執法」這樣一起極為惡劣的事件,是如何被披露的?

  上海白領被誣一事,發生在今年九月八日。忿忿不平的當事人張暉先生,將自己的遭遇寫成貼子,於九月十日發表在上海的「愛卡汽車網」。當日深夜,作家韓寒在網上看到此貼,隨即在自己的博客上轉發。韓寒的博客瀏覽量很大,他轉發的貼子,立即成為報紙的新聞線索。九月十四日,廣州《南方都市報》和上海《東方早報》這兩家市場化媒體同時發表了記者的報導。這種「網民是信息源,市場化報紙是擴音器」的傳播模式,此前已很普遍,這次的作用 (特別是知名博客的作用) 更加明顯。

  涉嫌「釣魚執法」的上海市閔行區城市交通行政執法大隊的負責人,十六日在上海的電視節目中態度強硬,以「工作秘密」為由拒絕回答記者追問。同時該隊在「閔行黨務公開網」發文辯解。不過他們始料未及,就在這個網站發佈的公開文件中,記者發現該隊兩年來查處所謂無照經營的「黑車」五千輛,罰款數高達五千萬元。

政府的「引導」
  一條重大的新聞露頭了。然而時值國慶六十周年前夕,媒體按照中宣部的要求全面「控負」 (控制負面新聞),從九月二十六日到十月上旬,很少再談「釣魚執法」。再次關注,是在十月十日之後。國慶後,當局對媒體的負面報導稍稍放鬆,張暉通過維權律師起訴上海市閔行區城市交通行政執法大隊,這時立案。恰在此時,十月十四日,又一起「釣魚執法」事件發生在浦東新區。好心搭載求助途人的十八歲司機孫中界被誣開「黑車」,遭扣車罰款。冤屈無告的孫中界,為證清白自殘手指。

  這是爆炸性新聞。使用百度檢索,從十月十六日到十九日,內地各網站上在標題中使用了「釣魚執法」字樣的文章由一天八十六篇、七十六篇、九十七篇激增至四百一十九篇 (見圖一),如:《調查釣魚式執法需要司法介入》(新浪網)、《上海「釣魚式執法」警惕公權力被加速異化》(南方報網)、《「釣魚式執法」的本質是「栽贓式執法」》(搜狐網)、《「釣魚執法」透出黑社會氣息》(華龍網)、《「釣魚式執法」以人民為假想敵》(新華網)等。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級黨媒體開始發聲。十月十九日,《人民日報》刊登報導《「釣魚執法」,上鉤的是誰?》,並發表評論《釣魚式執法,危害猛於虎》。

  張暉被誣後的一個多月中,上海市政府對「釣魚執法」事件一直沉默。十月十七日,當「釣魚執法」已演變為沸沸揚揚的媒體事件時,他們第一次表態,要求浦東新區政府迅速查明事實,並將調查結果及時公佈於眾。二十日,上海浦東新區交通行政執法部門首度回應,稱「孫中界涉嫌非法營運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正確,取證手段並無不當,不存在所謂的『倒鉤』執法問題」。

  上海媒體上,這時出現微妙情形。上海市的門戶網站東方網,突然發起「打黑車」的輿論攻勢:《上海「黑車」到底有多亂?看看網民都怎麼說》、《黑車危害大 女子乘黑車遭遇搶劫》、《東方早報:依法打擊黑車 政府責無旁貸》、《上海浦東城管執法辦:不要「妖魔化」黑車整治》等多篇文章見諸網端。 而內地媒體對「釣魚執法」的批評持續升溫。對這一題目,宣傳管理部門沒有設禁。中央級黨媒體的記者蜂擁上海,外地媒體的「異地監督」也沒有像過去那樣受到苛刻限制。他們尖銳質疑浦東新區交通執法部門的調查結果,要求窮根究底。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上海市政府組成新的調查組,重新調查。

  十月廿六日,浦東新區政府宣佈,新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此前發佈的所謂調查結論「與事實不符,誤導了公眾和輿論,損害了上海和浦東的形象」。浦東新區區長姜樑代表浦東新區人民政府向社會公眾作出公開道歉。

解圍與追問
  媒體的傳播熱度在這一天達到最高點 (見圖一)。此前一天,新華社上海分社社長慎海雄已在題為《勇於糾錯 取信於民》的評論中披露了新的調查結論。文章指:「令人欣慰的是,『倒鉤』事件發生後,上海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協的領導同志都作出了回應,使真相一步步大白於天下。」該文為上海市領導解圍的意圖甚為明顯。

  《南方都市報》則認為,「釣魚執法」事件,「是以相對慘烈的個案觸發,以蓄勢已久的民意推動,以恰逢其時的輿論跟進,以及難以期待的高層授意,一起合力推倒的社會積弊。它的進步之處,在於個案申訴的偶然開解;而其敗壞之處,仍在於法治失靈與權力失控。這是一條成本高昂,甚至無力支撐的社會糾偏道路」。政府道歉後,對上海的批評聲浪漸低。但仍有媒體繼續追問。《南方都市報》十月廿七日的社論呼籲:「勿以行政問責之輕相抵執法犯法之重」。

  「釣魚執法」報導是二零零 九年中國內地重要傳媒事件。中共目前的新聞控制,具有實用主義色彩。國慶之後對負面報導的管控稍有放鬆,而「釣魚執法」事件的善惡是非顯而易見,新媒體和傳統媒體合力,黨媒體和市場化媒體互動,最終使真相浮出水面。胡錦濤強調增加新聞透明度、滿足公眾知情權的政策背景,使地方政府難以封殺傳播。但胡錦濤所要求的「輿論引導」,在本次事件中卻被上海官員顯示為對媒體報導的反擊。上海政府在渡過這一公共事件危機後,態度轉為強硬。十一月二日,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在頭版赫然刊文:《本市堅決打擊非法營運》。目前,關於此案的訴訟正在進行,曾經被「釣」被誣的司機正群起維權。媒體能否有進一步報導?待觀。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官司

甄美玲
2018-01-11

警隊與社交媒體

黃子健、馬偉傑
2017-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