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二集:45條
2015-04-03

1989年,《基本法》仍未頒布,當時香港社會正在討論回歸後特首產生辦法。

《基本法》起草階段中,社會各界提出不同政改方案,可以說是百家爭鳴。例如有工商專業界提出的89人方案、民主派提出的190人方案、查良鏞協調方案等。最後,邊個方案跑出呢?

 

《基本法》45條指,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即是協商還是選舉?

「如果協商,香港無人會接受。據我了解,英國政府與中方商談時候,英方最後仍堅持要『選舉』,中方就堅持『協商』,所以『選舉』和『協商』產生都寫了。為何《基本法》都這樣寫呢?其實《基本法》起草時都不提協商了。」李柱銘說。

譚惠珠說:「起草《基本法》時候,在不同方案中選用選舉辦法,而不是協商辦法。」

譚惠珠和李柱銘都是基本法起草委員,同樣屬於政治專題小組,有份草擬第45條。



為何條文內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會以普選為目標?

譚惠珠:「在討論普選過程中,覺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最終應該達致普選行政長官,所以就寫進《基本法》。」

李柱銘:「資本主義國家或地區,都沒有地方不是一人一票普選。」


為何又要「按實際情況」呢?

譚惠珠說,實際情況是指「我們(香港)是地方政府,直轄於中央,而不是有很多人坐在街上反對」。又指「希望政制每一任都有點向前行,因此設計五步曲,將很多不同意見吸收。」

李柱銘說:「實際情況即不可以脫離現實,社會未去到這步,就不要要求高級選舉制度,意思可能是這樣解釋。但香港一向合哂格啦!」


「循序漸進原則」又是甚麼意思呢?

譚惠珠:「即一步一步來,行穏了一步再看下一步怎做。」
李柱銘:「循序漸進其實有時間表,首10年就循序漸進,但第三任開始以後就有普選。」


「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會否是普選的絆腳石呢?

李柱銘坦言「當時覺得唔係好大件事」。他說,如果提名委員會所有成員由普選產生,就沒有問題。

譚惠珠說:「提名委員會是幾個人的構思,當時香港成功因素在於政治體制內,各行各業各階層的精英或者代表人物都參加行政、立法或諮詢機構,不用西方政黨輪替而是行政主導。」


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講話。

「對香港來說,搞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
  將來香港當然是香港人來管理事務,這些人應是愛祖國,愛香港的香港人,普選就能選出這樣的人來嗎?
 即使要搞普選,也要有一個逐步的過渡,要一步一步來。

 

這篇講話,是否意味著多年來,中央和香港人各自所理解的普選,根本不盡相同?

「他(鄧小平)說香港有普選未必有利,但如要實行應循序漸進,都已循序漸進好一陣子了。《基本法》都用「普選」,中央是不可以退的,承諾了、寫了出來的。」李柱銘說。

譚惠珠說:《基本法》特色的普選是經提名委員會提名,而不是經其他方法提名。」


陳弘毅,港大法律學院教授,亦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當時鄧小平已提出愛國者治港原則,對於當時民主派要求的普選,中央最初不完全接受。最後45條是妥協的產物,中央都同意普選為最終目標。」

 

戴耀廷,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起草時,很大可能是北京根本無預過真正普選予港人,而是一種中國特色普選,不過用上『普選』兩字讓人覺得似乎都有個幾民主的未來。我都覺得在起草《基本法》時候用上了含糊字眼表述,以永遠保留空間控制最後發展。」

 

25年過去,特首選舉有無按45條循序漸進呢?
2014年,政制發展走到十字路口;2015年,香港社會仍然討論特首選舉辦法。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基本法25周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