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從來都是歷史文物的天敵
2015-04-12

電影《古文明救兵》改編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真人真事:當時美國有一隊「古蹟、美術及檔案部門」專責小組,成員包括考古學家與歷史學者,他們深入戰區搜救文物,在戰後將納綷德軍搶走的文物完璧歸趙。

戰爭從來都是歷史文物最可怕的天敵,軍隊往往透過毀滅舊有文明以宣示力量。在世界遺產名錄,有46處瀕危遺產,當中不少因武裝衝突和社會動盪而面臨毀於一旦。

敘利亞內戰自2011年爆發以來,古城霍姆斯及阿勒頗差不多變成廢墟,全國6個世界遺產當中,有5個受嚴重破壞。大量文物被運到土耳其出售,買家來自西方、中國及波斯灣的投資者及收藏家。單是美國,政府數據顯示,由敘利亞入口的古董在2013年大增134%,高達1100萬美元,未申報的可能更多。美國官員估計,文物走私總額已達1億美元。

2012年3月,馬里政變引發軍事衝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進入當地著名伊斯蘭教城市廷巴克圖調查發現,14座陵墓已經完全損壞,3座著名清真寺部分損毀,四千多份古代手稿遺失;馬里四處世界遺產全部列入瀕危遺產名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伊琳娜•博科娃曾說:「暴力摧毀世界文化遺產的行為是愚蠢的,現存的文化遺產如果消失,文化間的對話就不可能實現。」在國際社會,破壞古蹟代表的不文明程度,有時較戰爭殺人還要嚴重。面對一場又一場的文化浩劫,是否只可坐以待斃呢?

其實早於1930年代、經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不少歐洲博物館已有應對戰爭計劃,例如為文物備列清單,又預先制訂文物撤離路線與收藏地點。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些國家在1954年通過了《關於發生武裝衝突時保護文化財產的海牙公約》,簽約國承諾,在戰爭期間保護所有文化財產,不論在本國領土還是在敵國領土。公約更禁止佔領軍將佔領地的文物出境,違反規定的國家會有懲罰。

1996年,國際圖書館協會聯盟、國際檔案理事會及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組成「藍盾國際委員會」,負責在緊急情況下保護文物。《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也會制裁故意破壞文化財產的行為。

 

但又有多少人會因破壞文物而被懲處呢?

1948年,位於紐倫堡的美國佔領區軍事法庭,就以戰爭罪名審判前德國外交部高官魏茨澤克及多位部長,罪行包括二次大戰期間,德國軍隊損毀文化財產。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亦曾制裁摧毀歷史文物人士, 例如摧毀清真寺與東正教堂的叛軍幹部科爾迪奇,以及襲擊世界遺產的政府軍幹部斯特魯加爾等。

2012年,國際刑事法庭總檢察長班蘇達指出,極端伊斯蘭分子毀壞位於馬里廷巴圖克古城寺廟,等同犯下戰爭罪行,總檢察長辦公室已展開調查。

有人認為國際刑事法庭應該利用有限資源,集中調查和處理種族滅絕、酷刑虐待、強姦暴力等戰爭罪行,而非處理古蹟文物。但有國際法律師分析,肆意破壞文物就等同攻擊當地人身份,同時破壞他們的財產。

多年來,文化遺產在武裝衝突中無聲無色犧牲,實在有迫切需要向破壞者問責。摧毀文化遺產,會嚴重影響一個人參與文化生活的基本權利,所以國際社會不應該視保護文物是奢移,僅在和平時期進行保育。

電影《古文明救兵》內,佐治古尼有一段對白,大意是:「你可以屠殺整個世代,人類總有辦法將其復興。但若你毀滅他們的歷史、偉業,他們就像未存在過。」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譚永暉、袁梓珮
環節製作:劉善茗、余皓懿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