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時代】大媽的時代廣場
2015-08-28

中國大媽因為廣場舞而揚名國內,也因為瘋狂買金而揚名國際,美國《華爾街日報》更創造了「DAMA」一詞,以表達她們對黃金市場的影響力。

大媽們是否如媒體所言,是不守規矩、盲目投資的一群?

【我們的時代】第二集:大媽的時代廣場,深入廣州,了解中國大媽的生活。

 

旁白:李司政 何靜江
採訪司徒博文
編導袁梓珮
監製林嘉瑜



「我們只有知道一個國家人民生活的樂趣,才會真正瞭解這個國家,正如我們只有知道一個人怎樣利用閒暇時光,才會真正瞭解這個人一樣。」──林語堂《人生的樂趣》

廣場舞是大媽們的心靈雞湯,令她們忘記生活的煩惱。在廣州燕子崗體育場的空地前,每日早上七點到九點,十幾個大媽聚首一堂,聞歌起舞。燕子崗廣場舞隊隊長芬姐指跳廣場舞可以鍛鍊身體、交朋結友,「我以前很肥,現在瘦了十斤啊」。

湖南師範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黃勇軍指,中國大媽年輕時都曾狂熱地參與廣場上的大規模集體政治運動,種下熱愛廣場舞的種子。芬姐的人生可以說是中國大媽的縮影。她隨伴文化大革命而成長,「我就是第一批紅衛兵,毛主席於北京天安門第一批接見我們。其實我讀書很好, 但16歲就下鄉做知青。若不是下鄉我保送讀高中、讀大學。那時我非常狂熱,我要犧牲自己保衛毛主席,但現在則很理智很冷靜,發現共產黨很多不好。我也是黨員,一直跟著共產黨走。」

 

真正讓中國大媽登上世界舞台其實是一場黃金大戰。

2013年4月,華爾街大鱷做空黃金,國際金價由每盎司1577美元暴跌至每盎司1321美元,世界嘩然。不過,半路中途,殺出一班中國大媽。她們在10日內,用1000億人民幣,盡掃300噸黃金,令國際金價創下2013年內最大單日升幅。不過,金價其後節節敗退,2015年7月跌至5年新位。有統計指,中國大媽之前購入的300噸黃金,現在虧蝕大約134億元人民幣。

大媽有錢、有時間、有野心,所以她們己經不只是「炒餸」,走出廚房,「炒煤」、「炒茶」、「炒蒜頭」、「炒紅酒」、「炒藝術品」、「炒比特幣」。難怪有人說有錢賺的地方就有中國大媽! 芬姐親歷改革開放、跨過中國股票市場的風風雨雨。「廿多萬變成百䀠萬,很多人跟我買股票。」雖然有人認為大媽是投資「燈神」, 但大媽仍然屢敗屢戰。芬姐上兩個月虧蝕了二三十萬「我家裡人都不知道!我不會跳樓,不會抱怨。(拿資產的多少來炒股?)也頗多,七成,都不影響生活。最重要不用自己生活費或借錢來炒股,我是用自己的閑錢。」另一大媽股民玫姐則

指自己曾多次做錯,「交了很多學費,今時今日比較冷靜。股市裡一個賺錢,兩個打和,七個是輸的。炒股票要理性,做人不可以貪。在共產黨領導下,肯定要聽黨的話,關注他們的政策言論,十分權威。」

幾十年社會變遷,在中國大媽身上刻下時代年輪。不論是搶購黃金還是跳廣場舞,大媽都只不過想活出真我,尋找屬於自己的時代廣場。

 


【我們的時代】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日 12:15-13:00

監製:林嘉瑜

每一個時代都有她的特質,【我們的時代】一連五集,找來五個屬於時代的故事。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