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丁偉
2015-05-17

尊敬的何老師:

你說雖然在大學教書,但身處內地掌握資訊畢竟有限,不明白港人究竟在埋怨甚麼、爭取甚麼?

雨傘運動之後,最近幾個月,我經常思考一個問題:內地與香港關係,是否只是中央賦予香港民主的問題?泛民要求真正普選,政府則批評泛民刻意阻撓香港邁進民主化最重要一步。

綜觀過去幾十年,無論是回歸前後,熱衷於爭取民主的港人畢竟是小數。香港人異常務實,若果經濟繁榮、政治穩定、政府廉潔奉公兼具效率、制度也保證了公平正義,有沒有民主都不是問題。回歸之後,中央政府履行承諾,對本地事務甚少干預。儘管經過1997年金融風暴、禽流感及之後SARS的衝擊,社會依然井然有序。回歸十年之際即2007年,香港的制度、文化、核心價值仍然保持完整,當時中央政府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威望比特區政府還要高。泛民政黨一直爭取民主,但過去難以凝聚廣大群眾及青年學生,從而形成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

然則何以近年先有反對國民教育運動,到2014年更有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許多青少年學生都參與其中,最近幾年,所謂「激進民主派」更乘勢而起?

 

問題根源來自一國兩制。本來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不單是要維護香港的制度優越性;兩制之間的屏障,把來自大陸方面的影響降低,不至於危害香港的制度與核心價值。但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增長,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西方各國,2010年中國GDP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中國人那種「吐氣揚眉」的情緒,一下子燃點起來,形成一種虛驕跋扈之氣。許多國人認為中國已經崛起,而非正在崛起,人家自然有求於我,也就自然不會把人家(包括歐美各國以至香港)放在眼內,體現出來的自是財大氣粗的氣燄。

另一方面,多年來中共管治只偏重GDP增長,漠視社會政治文化教育各方面的相應發展,導致「法制不彰、道德淪喪」的惡劣局面。這時候,北京與特區政府又在社會經濟各方面倡導中港融合,兩制之間的屏障逐漸消失,結果中國社會各種光怪陸離現象波及香港,為香港社會帶來負面影響,並且漸次侵蝕香港的制度、文化、核心價值。終於引起香港社會各個階層的反彈。

大陸社會對香港社會的衝擊,奶粉及雙非子女最能說明一切。內地無良商人製造劣質奶粉固然反映「道德淪喪」,政府官員因貪污而監管不力自然導致「法制不彰」,結果大量內地人湧入香港買奶粉,或光顧由水貨客供貨的內地「港貨市場」。他們擾亂了香港經濟秩序。兩制之間的屏障不起作用,本來是中國的問題因此演化成香港問題。至於雙非孕婦佔用大量醫院牀位,以致本港孕婦上街示威,已是數年前的往事。今天她們的子女成長了,要進入香港幼稚園或小學,北區學位供求失衡。為子女將來著想,雙非家長送禮予幼稚園校長老師已不是新聞,這又是中國社會劣質風氣開始侵蝕香港核心價值的另一個例子。

九七前港人最憂慮的是,黨國機制會否干預甚至控制香港的公民社會,今天恐怕已成事實。親中商人買下傳媒,是政權「曲綫」控制新聞言論的手法,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自然是不言而喻。泛民政黨要發展壯大舉步維艱,他們「被邊緣化」似乎成為趨勢,在黨國體制「君臨天下」的態勢下,要擴大影響並不容易。而本來多姿多采、剛健活潑的公民社會,也因大批建制派社團組織的滲入而逐漸黯然失色。表面上這些社團不帶政治色彩,但其實卻有一個十分明確的政治目的──擁護中央。至於經濟領域,財雄勢大的國有企業不只希望分得一杯羹,進軍香港的資本主義市場,背後更有政治考慮──控制了下層建築即經濟,上層建築即文化、政治、制度也會歸順。回歸前後北京竭力討好本地華人資本家,因為當時北京實力不足,穩定香港經濟要靠他們。但今天處於壟斷地位的國企實力非凡,本地華人的家族企業,怎能與之相比?

在中國國家與社會的大舉進逼下,香港的核心價值、制度與文化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香港人最後只有訴諸全民普選特首,希望他多少能夠維護香港的制度優勢,包括法治人權,而不只是代表中央統治香港的「代理人」(agent)。可是,香港的「民主」是在一黨專政的框架下運作,究竟怎麼運作才妥當,其實是對中共領導人識見與智慧的考驗。我想,最簡單的方案才是最好的方案,就是「河水不犯井水」,如果河水氾濫淹沒大地,井就失去存在意義。

希望這封信能幫助你了解當前的中港矛盾。

順祝

教安

丁偉 敬上

2015年5月16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