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2015-06-28

少雄兄:

 

        上周匆匆一聚,當你收到這封信時你已經返抵加拿大。你這次返港,正好看到政府提出的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付諸表決的過程。我亦因為忙於教務及要處理由三間大學合作進行的政改滾動民調,不能找更多機會與你促膝詳談。希望你見諒。

 

        我一向都認為在一個言論開放有表達自由嘅社會,民意雖然不會是政府施政的唯一依據,不過民意也不能不參考。如果,政府的決定或議員的取態與民意有重大差距,他們亦免不了要向公眾作合理解釋。

 

        近年,社會上各種媒介充斥着相當多很有問題的調查報告。公眾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資訊,也不一定有足夠的知識來分辨這些調查的好壞優劣。我們幾個院校的民調單位走在一起,原來的目標是希望確立一些發佈民調結果的標準,同時推動公眾教育,提升市民閱讀及評價民意調查的能力。當時正值是政府行將宣布其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所以當有人提議由各間大專院校的民意研究單位合作進行一個客觀科學的民意調查,我覺得這是學院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也可以幫助政府、議員及社會各界了解市民的真正看法,幫助社會為一個這樣有爭議的問題作出合理決定。

 

這一個有三大民調機構合作進行的滾動民調總共重進行了55日,總共有51個周期。期間民意有上有落,但大致上都是在窄幅波動。開始時的第一個周期,支持及反對政府方案的分別是百分之47及百分之38。到了最後一個周期,即方案正式提交立法會辯論及表決前夕,支持及反對方案的比率再回歸到百分之47及38。其實這個結果並不令人意外,政改相關的爭論在香港已是持續經年,現屆政府開始進行政改工作也已經是兩年前的事,831決定的頒布也已經有大半年。因此社會各界已充分消化了支持及反對的論據。除非在政府提出方案以致付諸表决這一段時間內出現重大的轉變,否則民意格局已經大致成形。

 

        不過這個滾動民調仍然有重大的意義。首先,透過觀察民意變動的趨勢並結合實際在期間裏出現過種種事件,確實可以對影響民眾情緒及意向的一些因素作出歸納及推論。舉例說,在5月初當正反意見第一次拉近至兩個百分點的差距,期間正是有一些具中央政府代言人色彩的政治人物出來談話,露骨地指出那一類人沒有機會,那一些人又可以過關等等。另一個例子是在5月31日,中央官員在深圳與泛民議員會面之後,民意再一次逆轉,甚至出現短期的所謂「黃金交叉」局面。從這兩次趨勢逆轉看來,要是讓港人感覺到中央的強力介入或中央政府以強硬姿態來應對市民,作用只會適得其反。政府在發表方案之前,便表明會透過大型的宣傳活動來爭取民意支持。透過觀察滾動民調所呈現的趨勢看來,不在方案上作具體的改進,只單憑宣傳,對爭取民意支持可以說是毫無作用。

 

        我希望民意能夠如實地呈現在社會各界面前,我亦希望社會人士能夠客觀公正嚴謹地看待民意調查。在進行這個滾動調查的過程中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很多人都只視民意為一個政治工具,希望有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民意調查結果,來為自己決定提供依據,並以此向對手施壓。出於這種心態,民調的過程是否合理,民意結果是否符合科學原則,都變得不重要。

 

        當滾動民調結果首次出現黃金交叉時,特首梁振英先生呼籲市民要留意進行調查的人及機構是否有政治立場及強烈的政治傾向。有建制派議員批評滾動民調從一開始便有不可告人之目的。這些論調,只是意圖以以誅心之論來否定民調的結果,而完全不明白,或刻意忽略,評價民調應該是查看是否有乎合科學精神的抽樣程序,問卷設計又是否客觀合理。同一道理,有反對方案的議員一見到黃金交叉出現,便振臂高呼,並即時反過來呼籲建制派應該順從民意投票否決方案,諸如此類,都是十分不成熟的表現,也反映他們都不能正確地看待民調結果。

有人說,香港社會近年變得越來越民粹。其實如果我們社會的領導人、議員都不能夠認識到民意調查的作用及局限,每一時,每一事都意圖找一些符合自己需要的民調結果,而不能合理地應對真正的民意,這才是一種十分民粹的表現。

 

        少雄兄,你雖然移民海外多年,但我知道你一直都相當留意及關心香港嘅事態,對於這一次政改爭議,你也有相當明確的看法。就如很多多我曾經接觸過的海外僑胞一樣,你們雖然都身處他鄉,但仍然十分關注中國及香港的發展,都希望中國走向富強民主,同時亦希望香港繼續繁榮安定,繼續為中國國內的改革開放及長遠發展作出貢獻。可以想像,眼見香港在回歸十多年來,一直處於施政及發展困局,政制發展爭議不斷,你們也會感到憂慮。另一方面,眼見我們的祖國經濟發展迅速,在國際社會的地位不斷提升,心中當會感到欣喜。不過,中國今日確實是在經濟上富起來了,在國際社會也往往可以示人以強,但在政治上却仍然離不開以前那一套威權體制。香港其實是有條件作為中國民主發展之試金石的,港人治港也是基本法內清楚作出過的莊嚴承諾。在整個回歸過程中及回歸之後中央政府及各層官員也一再確認這些條文貨真價實,如今局面確實令人感到難過。

 

        明年你再回港,希望有時間與你對此作更深入的討論。

        祝你們闔府安康

 

                                                                                                                                                  弟

                                                                                                                                                 劍華

                                                                                                                                                 2015年6月27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