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腿走路
2015-08-14

香港,常以國際大都會自居,醫療制度亦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但港府現時的殘疾人士政策,卻沿用70年代的產物。

2013年,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重提他於競選政綱中,容許單肢傷殘人士申領傷殘津的承諾,並委託香港大學進行研究。但經過多年的討論,至今單肢傷殘人士仍分毫未能受惠。

製作:梁仲禮



受委託研究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林一星博士指,政府沿用70年代的傷殘津貼政策,為現時社會上需要幫助的群體安排服務和津貼,是一件「不幸的事」。

 

「我估計當時政府想有所行動,但又缺乏資源,借用了該評估方式於工傷條例。我想這有點矛盾,他不要求喪失100%的工作能力,以英文「equivalent」即相等,存在了空間讓醫生去評審如何等同100%喪失工作能力。我相信這是一個『unfortunate』即很可惜的誤解」

 

但這個「不幸」的誤解,竟然由上世紀70年代沿用至今40年。不幸中仍有萬幸,24歲的黎芷愉,三年前交通意外右腳膝蓋以下要進行截肢手術,屬於輕度傷殘。但憑著積極和樂觀的態度,在2013年渣打馬拉松,穿戴著贊助的刀片腳上陣,成為跑道上的焦點。

 

「當對方視你為堅強的女孩,你又無理由「撥佢冷水」。另外,當他看得起你,我心理都會好一點。但同時我亦有自己的需要,他又不會注意到。惟有自己調節自己吧,自己balance吧!」

 

芷愉的獨白,道出了輕度殘疾者在健全人士的世界中,尷尬的定位。

事實上,現時要領取政府公共福利金計劃下的傷殘津貼,必須要經公立醫院醫生證明為嚴重殘疾,所謂嚴重殘疾,即申請人必須符合評估表格上以下其中一項

(A)   肢體殘障或雙目失明 ,殘疾程度大致上相等於失去百分之一百謀生能力

(B)   心智機能上嚴重缺陷

(C)   聽覺極度受損

 

香港的傷殘津貼的門檻以申請者的傷殘程度,或者工作能力掛勾。但殘疾人仕希望從事的工種、志向和殘障部分對生活的影響等等,並沒有在評估過程中反映。屬於單肢傷殘的芷愉,由於並非同時失去四肢或雙腳,所以不合符傷殘津貼中喪失100%謀生能力的要求。

 

之後有工作是當Trainer,要看顧小朋友。其實大致上文書工作沒有問題,但當要看顧小朋友時,一站就要站一、兩個小時。不是說做不到,但會疲倦和辛苦。」

 

芷愉一直都希望能從事非牟利機構活動帶領的工作,奈何沒有社工資格,若想成為活動幹事就要體力勞動。林一星指,現時對殘疾人士的評估不應停留於醫療性的評估,而是功能性的評估。而將傷殘津貼視為對殘疾人士的一種補償的看法是「過時」,支援的目標應放於幫助殘障人士發揮潛能,實踐有尊嚴的人生。
 

一直從事相關研究的林一星認為,梁振英承諾的容許單肢傷殘人士申領傷殘津貼實際上並不難行,政府應將重點放於如何將傷津同康復服務結合,令傷殘朋友在社會上活得更有意義和高質素生活。現行的政策要殘疾人士自己將每月小額的傷殘津貼儲起,再去購買康復服務,他批評這個做法並不理想。

以裝置義肢為例,功能較多的電子義肢價格昂貴,加上每三年需要定期更換,每次約十萬元,據估計殘障者一生的裝置費用高達數百萬。

 

二○一五至一六年度,政府投放在社會福利的經常開支達597億元,佔整體政府經常開支18.4%,林一星直言:「在殘疾和老人家上,我們很多時候沒有將政府的資源發揮到最大的影響力」。資源運用失當原因,他認為源自現時香港管治架構下仍然遺留殖民地時代的精英思維,亦是香港政府管治的局限。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
評論員︰葉健民、黃任匡、戴希立、關焯照

監製:陳燕萍

製作團隊:唐偉傑、梁仲禮、黃曉玲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