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養?老有所虐?
2015-07-23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近期兩次討論私營安老院舍的質素規管,《安老院條例》20年來無修訂過,議員一致要求政府重新檢討條例,以及相關的實務守則。有議員批評政府非無錢無權,不明白私營安老院舍的質素問題未能改善的原因,形容情況令人心痛。

討論是由大埔劍橋護老院被傳媒揭發安排長者在露天地方、脫光衣服輪候洗澡而引發。其實,港府早於1977年已寫好一份《老人服務綠皮書》;96年起又有《安老院條例》,也有負責巡查及執法的監管機構;回歸後更成立安老事務委員會研究長者政策。

為甚麼表面一切看似完備,內裏卻是問題處處,連長者的基本尊嚴也置諸不顧?我們的社會過去有正視過情況嗎?

製作:梁仲禮、高福慧、黃雯娟



梁太:「我阿媽住咗五、六年老人院,見到有啲老人家沖完涼無人同佢着衫。」

歐生:「我太太做護理員,佢見啲同事換紙尿片用完就咁扔就咁包返,冇抹過㗎!」

岑太:「老人家當然瀨屎尿啦,可以朝早六點鐘賴咗係我呀媽房門,十點鐘都未拎走,就咁搵啲報紙蓋住,好似入咗屎坑咁!」

打上來【自由風自由Phone】的眾多聽眾都說,香港私營安老院舍數目雖多,但質素參差,長者及其家屬根本別無選擇。

問題縈繞多年,不少人歸究於院舍工作人手不足。一位曾於院舍工作的林女士指,欠缺前線人員,照料長者的工作惟有加快進度彌補。

「佢個口都未食完,就用不鏽鋼匙羹猛咁喂,整到個阿婆牙肉流血,真係好殘忍,點解要咁急?」

 

而另一位曾分別在津貼和私立安老院工作多年的Ken指出,私院因為資源不足,員工無論薪酬和工作時數都較津院差,不少私院員工視工作為跳板,導致私院人手流失問題嚴重。

另外,私院投放於長者的資源遠比津院少。雖然私院對長者所需的日用品逐項收費,但由於監管較津院少,所收的費用能否完全用在長者身上,惹人生疑。

「津助院舍監管較嚴,所以開銷如尿片費會按實際需要,有人手作記錄,所以清楚記錄該長者一天用多少尿片。但私院人手所限,所以往往都只能是約數,若果政府批准每一日用8條,我們會收取家人每人8條的尿片錢,然後就向社署申請津助,往往是否真的可用8條,我們都有疑問。」

 

縱然有巡查制度,惟不少私院為賺取更多利潤,只求滿足法例的最低要求。但單憑完善法例來回應各界對提高安老服務質素的要求,是談何容易。阿 Ken 強調,營運者固然有營商的考慮,然而作為安老服務的提供者,在關注利潤以外,能讓長者安享晚年,更應為安老服務提供者的最終目標。

「我地都有機會老,如果我地都把持著佢地係麻煩、係無本事。而我地只做份內事就算,無從心出發,長者照顧服務永遠都唔能夠進步。」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
評論員︰葉健民、黃任匡、戴希立、關焯照

監製:陳燕萍
製作團隊:唐偉傑、黃雯娟、梁仲禮、黃曉玲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