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大學捨棄人文學科
2015-09-24

為了推廣更實用的職業教育及科研,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制訂國立大學改革計劃。日本文部科學省發信所有國立大學,叫它們廢除或轉型社會科學及人文學系。

近年這種重「科學」輕「人文」的現象愈來愈常見。研究報告指出,自2009年,世界各地用於研究藝術及人文學科的資金愈來愈少。

2010年,英國將高等教育預算由70億英鎊削減至42億,政府會繼續提供補助給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等學系,但藝術、社會科學及人文學科會失去所有補助。美國在2011年資助人文學科的研究基金,只有資助科研基金的百分之零點五。

美國現代語言協會(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執行董事菲以(Rosemary G. Feal)指出,研究基金被削,除了因為美國正面臨財政緊絀,亦因為現今社會貶低人文學的價值。2012年佛羅里達州州長就曾經建議讀人文學或社會科學的學生要多付學費,因為他們讀的,是「非戰略性學科」(nonstrategic disciplines)。



部分大學捨棄人文學科

這種貶視人文的態度,亦出現在日本。滋賀大學校長佐和隆光(TAKAMITSU SAWA)評論中指出,用「有沒有實際用途」來評價學科是日本的壞傳統。他舉以下這個例子:高等教育政策由產業競爭力委員會(Council on Industrial Competitiveness)負責,九位委員中有七人是商業公司的管理層,只有兩個是學者,而且一位是工程學者,一位是經濟學者。有委員更斷言,與其教學生憲法,不如教他們建築用地及建築交易相關的法律;與其精讀莎士比亞,不如精通日英即時傳譯。

與此同時,美國及日本選讀文科的學生,亦的確少了。2014年的數據顯示,日本255萬大學生中,文科生佔接近五成五,比10年前下跌百分之五。大量文科出身的社會人士也認為,在學校學到的知識對工作沒什麼幫助。美國哈佛大學的報告亦發現,1966年至2010年這四十四年間,在美國主修人文學的學生數目減半。

佐和隆光指出,人文學的知識孕育了批判精神,而這種批判精神,正正是民主和自由社會的基礎。只有極權國家才會拒絕人文知識,而拒絕人文知識的國家最終都會成為極權國家。

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的學者金耀基提到,現代世界有相信科學主義的趨勢,認為科學即知識,知識即科學。因此,在傳承知識的現代大學中,很多傳統學問漸無立足之地。但他認為,大學教育,應該是為了培育「全人」——完整而全面的人。例如,對人、社會的理解與掌握,對信仰、價值的承諾與執著,全部都不是科學所能擔當及壟斷。他相信,人類的文明永遠需要人文的滋養與豐潤。

 
圖片:Wikimedia Commons / SSZPRM / 和歌山大学前駅
 

【十萬八千里】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譚永暉、陸宇光
編導 : 譚永暉、陸宇光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