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的黃鴨成為海洋學家研究對象
2015-10-18

茫茫大海,經常惹人探索,不過反過來,有時大海也會將外邊的世界帶到我們面前。

文︰洪磬 (居英港人)



每年在世界各地的沙灘,都會將各種物件沖上岸,令好奇的人可以上去一看究竟,成為所謂「beachcombing」(蒲沙灘)的嗜好。

原本這個字是指沿著岸邊採集食物和資源的經濟活動,是一種搵食的方式,不過後來漸漸變成碰運氣,執拾有趣的漂浮物的收集、收藏行為。

各種漂浮物,各有來歷,有的是在岸上沖擦下去的碎片,像浮木,可以拿來做傢俬、雕塑和擺設,很有一種來自遠方的風味。

而最有趣的,要數更貨櫃船上掉下來的甚至是沉船的遺骸。其實有一種漂浮物我們都很熟識的了,那就是瓶中信,事實上,很多時候漂浮物也盛載著同樣豐富的訊息。

一九九二年一月,一艘由香港駛往北美的貨櫃船在風浪中有貨櫃被沖下大海,當中的貨物包括二萬八千幾隻浴缸玩具,鮮黃色的洗澡小鴨,有兩名海洋學家開始追踪牠們的去向,因為水流是無形的,要研究最好的方法就是故意放出漂浮物,不過因為成本和環保的關係,一般最多不過幾百個,能收回來的只有十多二十個,樣本太少,不太準確。

這次反正有數以萬計的漂浮物已經掉到水裡,正好用來作免費的研究材料。他們成立了一個網站,在網上呼喻蒲沙灘的人,將找到漂浮小鴨的時間和地點向化報告,用來統計海流的走向和強弱。

因為漂浮小鴨的形象太可愛了,捕捉到公眾的想像,世界各地的人都踴躍和應,為他們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同時令黃色小鴨的形象更為人認識。

原來這批小鴨在北太平洋中間投奔怒海之後,一分為二,一部份南下轉彎,越過赤道,分別去到澳洲印尼和南美的智利,另一批則在北太平洋繞了幾圈之後,在冰封的北冰洋緩緩前進,終於跨到大西洋,先到紐約,然後再調頭,橫渡北大西洋,來到萬里長征的終點英倫三島。

這也許是第一次,茫茫大海的無形活動、自然現象,直接在我們眼前落幕,讓我們感到遠方的規律的規模,望著開始甩色而仍帶著微笑的小鴨,不其然想起牠們沿途的遭遇。那永遠會是個謎,但每道輕輕的痕跡都會是無數公里的漂泊和風霜,相比起較為靜態的陸上生活,更加不確定而神秘。

蒲沙灘,就像集郵,並不只是機械式的收集和分類,更多的是在小範圍的簡單整理中投射外邊的世界,不同的是,互聯網令我們可以將零碎的、局部的資料拼湊成整體的面貌,想像得以印證,反過來加強了個人在世界中的定位和與其他人的聯繫。

 


【十萬八千里】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譚永暉、陸宇光
編導 : 譚永暉、陸宇光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