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津貼小學議會主席 張勇邦
2015-10-25

阿錦﹕

上次跟你吃飯,知道你的小孩快要上小學了!你很關心小孩在小學考試的情況,特別是最近大家對TSA的討論,你都很關心。或者我在這也跟你分享一下,我對TSA的看法。

TSA的原意是考查小三、小六、中三(三個學習階段)學生在中、英、數三科各個學習範疇的基本能力。目的有兩個,第一,其「達標率」為政府提供全港學校教與學的表現數據,而其「報告」則為學校提供回饋改善學與教的資料。

TSA推出時,適逢小學的適齡人口下跌,出現縮班殺校的十年浩劫。而TSA的「達標率」這個學校表現指標,原本是教育局外評隊手上的一把尺,但在學校看來就等於一把架在頸上的利刃。雖然達標率不能向外公佈,但由於這直接代表學生表現(其實我們都知道,學生的表現往往是因應學生背景、校情、區情等難以改變的先決條件,直接影響教與學的效果),家長、校監、校董會以至辦學團體都極為重視這些「達標率」,並喜歡將這些成績與友校互相對照和比較,令學校內部承受不少的壓力。校長和老師們都要為改善TSA的達標率而作出充份的準備,或許這是引致各種操練的原因。

公道來說,TSA的報告,著實可以為學校提供改善學生學習的數據,但經歷了十年之後,難道學校本身真的沒有能力針對學生強項、弱項,去施行教學嗎?

 

幾年前,小學業界為了減少小六學生考試壓力,結果爭取到隔年考TSA,而教育局亦答應不向小學發放總達標率,並從學校表現指標中移除。我當時有份參與其中,本覺壓力已大減。今次家長們提出取消小三TSA,最初亦令我感到有點愕然,可能作為校長的我,已習慣面對林林總總的挑戰和壓力,令我的感覺開始麻木。如果能為小朋友減少壓力,而達到愉快而有效的學習,校長當然全力支持取消小三TSA!但我又同時擔心,如果當局必需要有一些數據去監控全港學生成績時,會否「一雞死,一雞鳴」呢?又再創製一個全新的考核,令全港師生再一次墮進另一個「操練」的深淵呢?

退而思其次,若然真的最終要有監控數據支持或交待,我情願當局全面檢討和修訂基本能力的標準以及TSA的試題,讓TSA試題能夠更加貼近全港學生現時的實際基本學習能力(而非十多年前的標準)。此外,以一個更低風險令學校毋須操練的方法,去提供數據。我會建議即使不能取消,也不需年年考,並以抽樣形式進行,例如每一級抽樣1%-5%,相信已經足夠。

教育局在這方面理應責無旁貸,確保學校不會進行過度的操練,教育團體亦應提醒學校專業自律,為我們的下一代創造一個愉快而有效的學習環境!

阿錦,當年你不需要面對TSA的壓力,但你都要面對學能測驗的考試。我很明白,無論校長、老師和家長都很希望我們的小孩在這麼早的階段,能夠輕鬆、愉快地享受學習生活,而非扼殺他們的好奇心,以及自由探索的時間。

                                                                                                                   你的老師

                                                                                                                     張勇邦
                                                                                                                2015年10月24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