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路上的大選
2015-11-07

* 此系列獲「第20屆人權新聞獎中文電台報道 優異獎」。

監製:陳燕萍
編導:陸宇光
採訪:陸宇光、王磊

 

聲音版本



視像版本

11月8日將會是緬甸國會大選,是結束軍人統治之後的第一次大選。緬甸最大城市仰光,市內到處都可以見到各個政黨候選人的資料告示板,以及拉票活動。

執政黨「聯邦鞏固與發展黨」USDP開出綠色的雙層開篷車落區拉票,車頭放上總統登盛的畫像。一班穿著綠色衫的助選團,在上層載歌載舞。USDP以建設國家作為口號。支持者亦穿上綠色衫跟著合唱。

聯邦鞏固與發展黨2010年大選勝出之後上台,總統登盛雖然有軍方背景,但任內推行政治改革,帶領國家逐步開放。今次大選,他們遇上勁敵、昂山素姬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挑戰。

NLD的助選團穿上紅色T恤,又豎立紅色的黨旗,將社區染成一片紅海。很多支持NLD的民眾,都在車窗上、店舖門口,貼出NLD黨徽和昂山素姬的畫像。

今年緬甸國會大選,是NLD相隔25年再次參選。他們在1990年大選獲得大勝,但軍政府不承認結果,並軟禁昂山素姬,2010年軍政府交出權力,釋放昂山素姬,之後NLD獲准註冊為合法政黨,才可以在今年捲土重來。

其中一位來拉票的候選人叫Pyone Cho。

Pyone Cho: Our party has the motto for running the election: Time to change. To change the system and policy of the country. (我們政黨的競選口號是︰是時候要變了。意思即是,要改變國家的制度和政策。

 

今次全國幾乎所有議席都有NLD候選人競逐。他們如果勝出,將會籌組新政府。

“Our party also declares in the election manifesto: For the peace and the ethnic issue, to amend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n we need to form the system to protect of the rule of law for everybody.”

(我們政黨亦在政綱裏面提到,要達至種族關係和平,要修改憲法,以及我們要訂立法治制度,保障每一個人。)

Pyone Cho胸前掛上了全國民主聯盟的黨徽︰紅色底色襯托一隻黃色的戰鬥孔雀。戰鬥孔雀是1988年緬甸學生運動的徽號,後來全國民主聯盟用了來做黨徽。而Pyone Cho,正是當年其中一名學運領袖。

 

當年,軍政府領袖奈溫將軍,廢除部分紙幣,令很多人的積蓄一夜之間化為烏有,觸發學生舉行反政府示威,當時正讀大學的Pyone Cho與其他大學生合組聯盟。

1988年8月8日緬甸爆發全國大罷工,被稱為8888民主運動。後來軍隊向示威者開槍,數以千計人被殺。Pyone Cho,亦先後坐了三次監,一共坐了20年。

2011年現任總統登盛上台後,進行政治改革,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釋放大批政治犯,包括Pyone Cho。他出獄後,看見緬甸有很多改變,但另一方面仍然存在很多問題。

 

Pyone Cho: At the beginning of taking the power, U Thein Sein government said that they will absolutely fight poverty. Our people facing difficult daily life. After free from prison we can learn many issues and many conflicts in different areas just like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And illegal land grabbing. And the big one is the peace issue. (在上台之初,登盛政府講過,他們會徹底打擊貧窮。但我們的人民仍每日面對著艱難的生活。我出獄後,也了解到很多不同的問題和衝突,例如人權被侵犯,土地 被非法徵用,而更大的問題,就是和平問題。)

所以,他決定,從做學運領袖,嘗試轉型走入國會。

“Under the means of democracy, we must participate in the process of political changes. And then we should apply the experience of my life in politics. Most of the student leaders can grow in every soil, if we need for our people.” (透過民主的方法,我們必須要參與政治轉變的過程。我的人生經驗,正好用於政治之上。我們這班學運領袖,只要人民需要我們,我們就可以在不同的土地成 長。)

 

一場88學運,孕育出不同界別的領袖。Pyone Cho走進政治舞台,另一名學生,就投身傳媒。

“My name is Soe Myint. I’m the founder and the editor-in-chief of the Mizzimia media.” (我的名字叫Soe Myint,我是Mizzima傳媒集團的創辦人兼總編輯。)

Soe Myint在88學運入面,為學生會刊物做攝影記者,曾經因為採訪示威而被捕。之後他離開緬甸流亡24年,1998年在印度新德里創辦 Mizzima,2012年在緬甸放寬對傳媒的管制之後,回國發展,業務包括日報、周刊、電視節目和網站。Mizzima這個字,意思是中立、獨立。

“Independent media is very crucial in strengthening democracy. Democracy and independent media is the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So I decided to be back because it could contribute to the nation building. It could contribute to strengthen democracy. And it could check the stakeholders of the nation building.” (獨立的傳媒,對於鞏固民主是非常之重要。民主和獨立的傳媒,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所以我決定回國,因為傳媒可以為建立國家作出貢獻。亦可以為鞏固民主作出 貢獻。而且,傳媒可以制衡建立國家的當權者。)

現任總統登盛上台後,解禁外國新聞網站,以及社交媒體。2012年, 政府又撤銷對出版刊物的審查,亦容許民間出版日報。以往的選舉,傳媒報道受到很多限制,到今年大選,Mizzima就在選前製作評論節目,以及進行民意調 查,這些以前都是不容許的。那麼,是否代表緬甸已經完全享有新聞自由呢?

“It is half glass full. we can write freely. We can report freely. Either in print or online. Not in the broadcast. But there are issues like the access to information especially from the ministry and military. There are issues like some journalists being sued because of their writings on some cases on defamation. So the freedom of media in the country is just half glass full. We got almost empty before 2010. Now we have some freedom. Limited. And then there is another half empty glass empty which needs to fill up.” (只是半杯水。我們可以自由地寫,我們可以自由地報道。但只在印刷或網上媒體。電台電視廣播仍不可以。還有很多問題,例如好難從政府和軍方獲取資料,又有 些問題,例如有記者因為報道涉嫌誹謗而被控告。所以緬甸的新聞自由只是半杯水。我們在2010年之前幾乎沒有水,現在我們有少少自由,但是是有限制的自 由。我們還有半杯空,要填滿。)

 

Soe Myint還做過一件事引來談論。就是1990年緬甸大選,軍政府不承認結果,但當時因為波斯灣戰爭爆發,外國傳媒不太留意緬甸。當時Soe Myint已流亡國外,覺得無地方表達意見,於是跟一位朋友發動劫機。他們手持笑面佛雕像,聲稱是炸彈,將一架泰國客機,騎劫到印度,終於有機會開記者 會,以及得到印度的庇護。回看今時今日,緬甸開放了,年輕人還需要這麼激烈嗎?

“Now it is very different. Now they are expressing through social media. They are having press conferences. They are having protests all over. They can do this by not taking risks like us to do hijacking. They can do now things very easily in the public domain. They don’t have to do that now. That’s good.” (現在很不同了。現在年輕人可以透過社交媒體表達意見。他們可以開記者會,他們在哪裏示威都可以。他們可以不用冒險去劫機。他們現在可以在公共空間內,很 容易就做到這些事。他們不用這樣做了。這是好事。)

 

臨近大選,作為傳媒人,又曾經參與學運,Soe Myint希望選舉可以自由和公平地進行,社會各界,從政黨、傳媒、公民社會,到國際組織,都可以參與其中,並重建互信。

“Because we have a huge issue of distrust among stakeholders including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eople, between the ruling party and the opposition party, between the military and people and opposition. That distrust must be reduced and that will reduce by having this election held successfully. So building trust is very crucial through the election.” (緬甸存在一個巨大的問題,就是缺乏互信。政府與人民,執政黨與反對黨,軍方與人民,都缺乏互信。這種缺乏互信,必須要消除,而消除的方法,就只有今次大 選能順利舉行。所以,透過選舉來建立互信,是十分重要的。)

 


【十萬八千里】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譚永暉、陸宇光
編導 : 譚永暉、陸宇光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緬甸大選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