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樂施會香港項目經理 黃碩紅
2015-12-27

江嬸:

你好嗎?這段時間天氣反覆,你的舊患有發作嗎?你幹了十多二十年清潔掃街,長年累月要推著幾十斤重的垃圾車上斜下坡,手、腰、膝蓋也多次受傷,每逢轉天氣,舊患就會翻發,但是痛也是要頂著幹,你說一日仍有氣力,有手有腳,也要靠自己。

我每次聽到你這番話,除了敬佩,更是擔心。你也快將65歲了,應該到達了退休年齡,你大半生勤勞工作,理應安享晚年。但我知道你其實很憂慮,擔心多年來辛苦儲下的積蓄和強積金不足以維持基本開支,日後生活不知如何打算。

曾聽你說過,早幾年應有一筆數萬元的遣散費,當時你是政府的外判工,你的僱主在2012年尾未能獲得政府續約,因而要解僱所有員工,你說他用了一些方法逃避支付遣散費,雖然最後有勞資審裁署的介入,但因為「對沖機制」的存在,令僱主始終可以對沖了近萬元的賠償,令你最後只剩得六千多元的遣散費。

江嬸,不知有多少工友如你般勇敢,願意在遇上剝削時站出來,但只要「對沖機制」仍存在,如你一般的基層工友只會繼續受害。事實上,根據現時法例,若基層工友月入低於港幣7,100元,他們的強積金幾乎完全依靠僱主供款;但「對沖機制」卻容許僱主以其供款部分支付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令基層工友的強積金所剩無幾,失去退休保障。

其實,《僱傭條例》早於1974年加入遣散費保障時,已有對沖機制存在,這已是不公義的制度,在1995年制定為了爭取商界支持通過強積金條例,政府便將對沖安排加入其中,強積金才能順利推出,但就令「對沖機制」存在接近四十年。

強積金原意是保障打工仔退休之後的生活,但「對沖機制」卻蠶食了工友的儲備,令他們的權益大大受損。自強積金由2000年推出至今,已經有超過257億元僱主供款用以抵消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單在2014年,強積金被對沖的金額已經超過30億元。「對沖機制」的存在令工友一直深受其害,現在是適當時候檢討這個不公義的機制,讓強積金切實發揮功能,保障工友退休生活。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多次提及長者貧窮問題要正視和關注,亦指出現時有約二十萬在職家庭處於貧窮當中。他們願意自力更生,期望以工作收入擺脫貧窮。但當工友隨年漸老,失去工作能力,若沒有足夠的退休儲備,如何應付退休後的生活開支?

江嬸,香港有不少像你一樣的長者,辛勤工作,勞碌一生,勤勞工作,為社會作出貢獻。我最不希望見到他們在晚年要陷入貧窮之中,被迫跌入綜援網,由在職貧窮變成長者貧窮。

政府雖然剛公佈退休保障諮詢,但內容卻完全沒有如何取消強積金對沖制度,也沒有提及取消對沖的時間表。我希望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應率先取消強積金對沖,保障政府合約工及外判工的強積金權益,向全港所有僱主樹立良好榜樣。與此同時,我們會努力爭取政府與勞資雙方磋商,尋求一個解決方案,最終以全面取消對沖機制為目標。

最後,我們希望政府多感受如你般的基層工友的辛酸,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這不公義的制度,讓所有打工仔退休生活獲得保障。

祝你生活愉快

                                       

碩紅上

 2015年12月26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