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資訊科技商會主席 黃岳永
2016-01-17

親愛的Adam: 

恭喜你及團隊,新Startup 成立及運作已近一年,在善用嶄新智能流動工具,建基於大數據,雲端運算,及全新的因材施教教學理念下,短短十一個月內,我們從概念到研發,到現在有十幾間學校參與先導計劃。香港的管理及創作團隊,配合國內的幾十人開發團隊,並得到Cyberport 的創業孵化器Incubator支援,使我們成為首批進駐「前海」的香港Startup,亦得到不同的策略夥伙近百多人在前線協助推廣我們的產品,總算見到一點成績,似乎你的產品在香港的教育科技Edutech 領域已能爭一席領導地位。作為一位同行的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我樂見其成!但是不要自滿,現在我們進入Pre-Series A 的階段,將會是更加困難的挑戰,香港很多創投公司就是在這裏卻步而失敗。

你問,特首本周在施政報告提出設立20億的創科創投基金,仍在創業階段的你應否等候它正式出現?作為過來人,我認為要作兩手準備,先自己聯絡潛在投資者,始終那20億還「十劃未有一撇」,因此不要浪費時間去等了,免得失了先機。雖然這個基金可以「買二送一」,讓投資者可以用較低的數額投資,可能得到更好的回報,投資的意欲可能提高,也或許會有外國的投資者進入。但你不知道這些投資者是誰,究竟何時出現也未知,不過樂觀一點看,這20億或許可以減少現有政府初創基金的問題。

「慢」是政府的最大問題,因為身份問題,政府不免審慎行事,多番審查,多番討論,多份報告,審核時間頗長。其實不少嶄新的意念幾個月後就落伍,所以若十個月、十二個月都未能獲得資助,就會「遠水不能救近火」,白白錯失了最佳的發展業務的時間。新的創科創投基金因為用配對形式,好處是速度會加快,會善用私人投資者在創業界的經驗,縮短政府的審查時間,避免資金遲遲未能到位,亦可「兩蚊變三蚊」,能讓資金更快進入創業者公司的口袋,希望是好事。不過,正如我常跟你說,理念是一件事,執行才是最重要,如何運行,令事件發生。這個基金的成立亦是一樣,雖然同樣的投資基金在台灣、新加坡、以色例也做過,但魔鬼總是藏在細節中,要看看做得如何才能評論是好還是不好。

 政府撥款20億支持初創是好事,除了有牽頭的作用,更代表官方承認初創對香港的重要性。我作為一名創業家,創業導師(Mentor)和天使投資者(Angel Investor),對這種良好的投資氣氛自然樂見其成。不過,我們不得不存有疑慮,因為現在只是講了一個方向,而不是一個「方案」。現在特首不斷提到「一帶一路的發展方向、中國投資者對香港公司的興趣、香港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等,我認為要細心去想這些是否適合我們?只靠口號是沒用的。

施政報告中提到「私人風險投資基金」,我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這些基金從何而來?如果政府能夠帶到世界上著名的投資者來港,舉例如Peter Thiel、Andreessen Horowitz、Y Combinator等等,他們投入的不只是現金,更包括他們的網絡及投資智慧,也能為Startup開拓世界性市場,這些是Smart Money聰明錢,我們應儘量找一些聰明錢。只是,根據政府近來的偏食習慣,很多時候投資方都是來自大陸,亦即所謂「紅資」。先不考慮「紅資」有沒有政治任務,單純考慮商業因素,也有擔心。香港也有一些出名的例子,有些小型創投公司碰到了國內的大型企業,他們口說是慕名來進行投資,但其實可能是來「偷橋」。有好幾個在網絡上出名的例子,令我們擔心那些公司走來視察新發明,又清楚本港創投公司的財政情況,然後拖延不回覆是否投資,一拖就幾個月,然後突然發現他在國內研發出完全是抄襲的產品,一下子有一億人使用。究竟這些是投資者還是大盜?因此,我們要考慮投資者是否可信,不論是內地還是外國的投資者,都要小心。

政府的20億創科創投基金可以引入不同的資本,包括「紅資」,當他們挑選初創時,政府理論上也要「參考」他們的意見,那麼他們又會怎樣挑選呢?挑選過程足夠透明公正嗎?還是只挑選他們有興趣或想支援的企業,使之慢慢變成資訊科技界的「蛇齋餅粽」?這一年內因為會有很多選舉發生,我都會擔心錢會否用來影響投票的方向等等。真的希望不會發生。

 

 

 

嘮嘮叨叨說了這麼多,其實討論的也只是一個問題:你信不信?不論創科局的新方案如何如何吸引,20億算多還算少,投資者是紅還是其他顏色;政治也好,投資也好,其實也只是一個問題: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政府?信不信投資基金?信不信他們背後的目的是為事情好?最重要是相信自己會令事情成功。香港人總是憑著這種自信,才能在多年來順利渡過不同的時代洪流、金融海嘯,SARS病毒,及現在的社會撕裂。我們與其順潮流去推,不如自己駕好船渡過海浪,令事情成功。我們要找自己的方向,憑自己的直覺。如果不信自己,香港人就甚麼也沒有。如果我們還是不停的說信英國人、中國人、美國人或是李超人,也只能靠自己。

話說回頭,當日你們放棄從事十多年的職業,毅然投身初創,擴濶眼光,憑着自己的膽色希望做好一件事,結果都是靠自己。不要放棄對自己的信心,要靠自己,香港人從前就信奉「小政府,大市場」,最自由的地方就是自由市場,得與失由自己把握。與其等政府用餘下的十多個月完成諮詢、討論、撥款,不如我們把握自己的路,把握自己的資源做好事情。 

至於這20億是否用得其所,我作為業界一員,自然樂見政府在這方面的投資,亦覺得有鼓勵作用,令到更多人覺得創業和創新是香港的未來,營造到的氣氛已經能夠幫到初創。我不期望創科局做散財童子,只希望香港人多多運用創意,把握機會,出去闖一番事業。我鼓勵每一個年青人都走出自己的安全區(Comfort Zone),大膽追求不同的事業,讓城市充滿反叛又創新的點子(idea),使我們新的動力走向前。 

                                                                                                                                                                                                                                                                                                                                  Erwin

                                                                                                                                                     2016年1月16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