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 蘇錦樑
2016-03-05

湛昌叔:

        您雖遠在多倫多,但多年來心繫香港,對香港社會的一事一物仍相當關心。相信你定會留意到,立法會最近有關修訂《版權條例》的討論。

        立法會在昨日的會議上,仍然未能就《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取得任何實質進展,有議員更在政府和建制派作最後努力之際,提早動議休會待續,煞停條例草案的審議工作。

       條例草案,是政府和各方持份者努力多年的心血結晶,如今胎死腹中,我實在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回望條例草案的歷史,這套立法建議,是10年前開始孕育,過程中雖然遇過波折,但在各方努力下,我們在2014年終於尋找到共識,成就了一套成熟、合理和平衡的方案,提交予立法會考慮。

        立法會專責處理法案的委員會,在2014年7月開始審議條例草案。一直以來,不同的議員對條例草案的立場雖然不同,但仍然能夠以事實和法理為基礎,理性討論。

        直到2015年12月,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之前,議會內的討論,可以說是風平浪靜,亦沒有議員表明反對二讀辯論。在各方努力之下,條例草案,理應順產。

        無奈,泛民議員在最後的立法階段,被民粹脅持,向社會上不理性的聲音「跪低」,突然「轉軚」。一夕之間,所有泛民議員都以「拉倒條例草案為己任」。所用的方法,是不斷地點算人數,不斷地製造流會,不斷地發表一些「純屬臆測」的言論,散播恐慌。

        立法會大會審議條例草案的8次會議,其中流會了5 次。議會一共花了95小時審議條例草案。泛民的「拉布」行為,已經虛耗 66小時,令到真正可以審議條例草案的時間只有 29個鐘。

        如今條例草案難產,香港各方,都是輸家。不論是版權擁有人、使用者,又或者是聯線服務提供者,都無法得到法例賦予的保障。香港的版權制度,無法得到向前邁步的機會,對香港的經濟,特別是創意產業的發展,造成打擊。

        版權制度,對創意產業,至為重要。對香港要維持在知識型經濟中的競爭力,亦是關鍵。隨著條例草案的審議工作被中止,公眾對版權這個課題的關注,大有可能會慢慢消退。不過,版權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因此,這一次的立法工作無法完成,並不等於政府可以放棄更新香港的版權制度,更加不等於社會可以從此不提版權這個議題。

        香港社會在近年紛擾不斷,氣氛低迷。誠然,有部分市民對政府所提出的任何建議,都抱有懷疑的態度; 同時亦有市民對泛民「拉布」癱瘓議會,使社會不能正常運作的情況,感到極之厭倦。

        社會上對不同議題,有不同的意見和立場,其實十分平常。但是如果大家各持己見,堅持不退讓、不妥協、不肯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念,不單是版權制度,以至是其他具爭議的議題,香港也會因為無法取得共識,而不能前進。我在這次立法工作的最後階段中,對這一點特別感受深刻。

        在現今不利於坦誠探討敏感課題的氛圍下,理性持平的聲音,格外珍貴。我對所有曾經以理性和務實的態度,參與討論條例草案的人士,真的心存感激。

        香港絕大部分的市民,均希望社會能回歸理性,特別是立法會議員,作為「代議士」,更應該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依歸。政府也會繼續秉持開放和正面的態度,處理版權議題。

        三月初春,香港天氣乍暖還寒,但冬天總要遠去。萬物有時,只要不被一時的挫折絆倒,我對香港長遠仍心懷希望,下次見到您再和您促膝詳談。

        祝安好

 

                                                                                                                                   姪

                                                                                                                                     錦樑

                                                                                                                                                 二〇一六年三月五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